第六十四章 白清秋,你狠-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十四章 白清秋,你狠

    第六十四章白清秋,你狠

    京兆府,后堂

    “张大人,没有证据之事,可千万别乱说,就算本xiǎo jiě在秦府寿宴之上见过欧阳公子,可并不代表杀害他的,就是我?!”

    白清月大声说道,御林军在白府大闹一场,将她从清竹院拉了出来,若不是他们突然出现,白清竹就要被她撕碎,不过,她有的是时间治她。

    白清月现在一点儿也不害怕,白清竹为了保命,给她支了个招儿,只要一口咬定没有此事,就算是京兆府也拿你没办法。哼,别看白清竹平日里不言不语,关键时刻,还是有点儿脑子的。

    不过,若是白清月这种想法让李姨娘知晓,只怕手指头要戳穿她的脑门儿,她的又一样把柄落在了白清竹手中,此事,是一口咬定能逃脱得掉的吗,若是有人买通了白清竹,白清月她便完蛋了。

    “哼,白三xiǎo jiě,话可不要说得太满。”欧阳申阴沉着张脸冷哼。

    “欧阳申,你算个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从六品侍郎而已,本xiǎo jiě的父亲可是从一品的礼部尚书,说话,可要注意着些身份。”

    白清月越来越大胆了,这里又不是京兆府的正堂,也不算是正式的审问,而御林军也不过是震慑她们的晃子,好让她露出马脚来,好在她白清月聪明,没有上当,否则,便真的不好了。

    “你?”

    欧阳申手指紧握,他现在真的敢确定了,他的儿子指不定就是这个女人杀的,看她那副高傲的模样,定然是兴儿在调戏之时若怒了,所以,才一枚簪子刺入喉间,而后不解气要放火烧人。

    “欧阳大人,难道,我说得不对?还有,若是没有证据,别在这里胡说,张大人,赶紧送本xiǎo jiě回去,这里岂是大家闺秀能来的地方,若是被别人知道了,我的清誉谁又来保?”

    白清月根本不想呆在这里,此时的她也只不过是借着口气而已,若是再呆下去,身边又没个可以依靠的人,她早晚支撑不住。

    “想回去?白三xiǎo jiě,你以为这里是白府吗,任由你进出?”

    欧阳申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个女人走掉,就算是白远涛还不一样的被他一句避嫌给支走了?

    “你?”

    “白三xiǎo jiě,不必狡辩,定然是因为在秦府寿宴之上,小儿看上了你的美貌动了心思,而后你才会对小儿恨下杀心,否则,你又会不去参加夺魁了呢?”欧阳申厉声而道。

    秦相寿宴夺魁无论对于男宾还是女宾都极为重要,而且,此次夺魁者能得到的不是什么赏赐,而是皇上的一个口头承诺,金口1;150850295305065玉言啊,饶是你想进宫做妃子,皇上也会一口答应的。

    像这样的夺魁之赛,谁不想去,就连“药罐子”凌王都参加了。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今年夺魁实在是出人意料,女宾为南渊第一痴傻白清秋,男宾为南渊第一药罐君若凌?这样的组合,他们硬是消化不下来,同问一句,这怎么可能?

    “胡说,本xiǎo jiě不参加夺魁,这很奇怪吗?正巧,本xiǎo jiě身体不适。”白清月没想到,这个欧阳申能扯到这方面。

    “身体不适?哼,白三xiǎo jiě这骗骗其他人还可以,想骗过我,那绝不可能。”

    “你?”

    欧阳申步步紧逼,白清月脸色铁青,暗中小格间之人看到这里,将那副秋猎图悄声放下。

    这是一个巧妙的格间,格间只一块特质木板隔离,从这里可以听到那边的淡话,而那边,却听不到这里一丝的声音。

    刑部尚书李成林看着独坐在那处,一言不发的白清竹。

    “白四xiǎo jiě,你最好老实交代,若是白三xiǎo jiě支持不住了,她一定会将你抖出来的。”

    欧阳振兴之死,绝对不是一个女人所能办到的,更何况这件事,皇上既然过问了,那他,也没有办法拒绝,虽然,他极其不想见到白府中人。

    “李大人,我没什么可说的。”

    好一个招恐吓,只是他们用错了地方,白清竹丝毫不在意白清月说了什么,她有的是办法脱身,只是到底是谁在暗中助张大人?仅仅一天的时间,她暴露出了那么多线索吗?

    不,这不可能,她的计划是绝对周密的,还有,她只是杀了欧阳振兴,可没放这把火啊。

    白清竹想到这里,隐藏在袖下的手指紧握,若不是这把火,欧阳申也绝不可能上告御殿,她更不可能被气愤过头的白清月狠狠的修理一顿,该死的,到底是谁在幕后策划的?

    白清秋死了还会有谁跟她过不去呢?

    “白清秋,你,你居然还活着?”

    一道尖利的声音冲了南来,这是从隔壁传来的白清月的惊恐之声,白清竹猛然一怔,她,她怎么可能还活着,她不是让那个男人去杀她了吗?

    难道,难道他没有去?

    “我说白清月,你这是什么表情,本xiǎo jiě活着,你很惊讶是吗,难不成,你要害本xiǎo jiě没害成?”白清秋好笑了。

    “你?你胡说什么,我,我哪里想要害你,我是怕你是痴痴傻傻的撞到了不该撞到的人,被人教训了丢了白府的脸。”白清月硬着着皮说道。

    她瞬间有种不好的感觉,白清竹不是说,另一肯烧焦的尸体是白清秋吗,那,那如果她活着,那具女尸,又是谁?

    白清秋不理白清月青白相交的脸,突然转向京兆府张大人说道。

    “张大人,你的手下还真是不错,居然敢拿手拷拷着本xiǎo jiě,还说什么,生死不论,只要能带上堂便交差了事,本xiǎo jiě倒要问上一句,这,是真的吗?”

    一入后堂,她便先将事情搞搞清楚,衙差根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他们使坏,毕竟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据衙头说是个蒙面的女子给他们银子让他们这样做的。虽然主谋找不到,但她却能找到主事者的头头。

    白清秋随意找了个位置,自顾坐了下来,等待回复。

    白清秋此言一现,倒真是骇了京兆府张大人一跳,这,是怎么一回事?

    衙头四人猛的抬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白清秋,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