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欧阳申你闹够了没有-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十五章 欧阳申你闹够了没有

    第六十五章欧阳申你闹够了没有

    衙头等四人看错白清秋了,她,就是有那么狠,而且狠得让人牙痒痒可又无可耐何。

    什么生死不论,什么交差了事?张大人听到这句话,真要生生气晕过去。

    饶是皇上也不会说这种话啊,不,不不,若是皇上听到这句话,定然将他这京兆府的官职给撸了,这叫办的什么差。

    张大人脱口大喝:“可有此事?”

    衙头四人开口便喊冤,“大人,白清秋她胡说的,我们没那般说,是她,是她拒捕在先,我,我等也是没办法,想,想将他拷了来1;150850295305065,而且,而且我们的银子全被她给抢走了”着实气人,那一百两银子还没捂热呢。

    什么,拷人?张大人听到这两个字便感觉头晕,其他的话他是再也听不进去了。

    “住口住口,是谁,谁让你擅自做主,将人拷来的?本大人不是说过了吗,只能请,请来审案,本大人的话你们一个个当作耳边风不成?”

    张大人气得脸色发白,那个白清秋是好惹的吗,你还当她是傻子不成?那个刑部尚书李成林是多厉害的人物啊,他官居高位,官拜一品都让白清秋给气回来了,巫盅之术,那般大案件是说消失便消失,可见此女并不是他们看到的那般简单。这下倒好,这不长眼色的衙头却将人给得罪了个彻底?!

    “大人,大人,这个,不是的。”

    “好了,什么不是的。”张大人立即喝断,“来人哪,将这四人给我拖下去,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啥,打板子?四人一听,齐齐傻了眼,早知如此,倒不如不接那人的钱了,如今钱没捞到,反而将自己给打了?

    “不是的。”

    “再多说一句,本大人便赶你出府。”

    此话一出,那四人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了,白清秋,那个还未长开的嫡女,果然够狠。

    狠吗?

    白清秋丝毫不觉得,若非如此,只怕吃苦头的是她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可是至理名言,她白清秋一向奉行。

    来时马车之上岚翔传了君若凌的话,要闹,便就要大闹,最好是闹到大殿之上,这样,她才有机会提白府之事,虽然是险棋一招,但,不试,又如何知道行不通呢?

    所以,自打进这个京兆府的门开始,便已然开始他们的拯救计划了。

    “张大人,有什么要问本xiǎo jiě的还请快些,身为白府嫡女,可是很忙的。”白清秋淡淡说道。

    张大人张了两三次口都不知如何下嘴,他又不是那四个蠢蛋,白白的惹了这么一个刺儿头。

    只是一边的欧阳申看不下去了,大声冷道:“白大xiǎo jiě不必做戏,我儿欧阳振兴被人,被人活活杀死焚尸,此等涛天大罪,你可认?”

    shā rén,焚尸

    “欧阳振兴被杀了,是谁这般侠义做此等好事?本xiǎo jiě倒是要见上一见,定然要制作一块嘉奖的牌匾,亲自送shàng mén去。”白清秋模样认真的说道。

    白清秋这说的是人话吗,他的儿子死了,她居然在这里叫好?

    欧阳申蓦的抓起手边茶盏狠摔了下去,砰的一声巨响,上好的青花瓷瞬间爆碎,茶水糊了一地。

    “白清秋,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说什么?我儿与你有何怨仇,你竟要如此毒杀于他,张大人,快,快将她绑起来,斩了,斩了”欧阳申布满阴霾的脸指着白清秋大喝。

    白清月见此,暗自发笑,优雅美的执起锦帕掩唇而笑,斩吧斩吧,没被烧死,就上砍头她也乐见其成啊,白清秋啊白清秋,看你的命到底有多大。

    啪。

    就在众人以为白清秋会跟白清月一般说拿出证据的时候,白清秋却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欧阳申的脸上。

    清脆的肉响震后堂,同样也震住了在场所有人,包括明里的,暗里的。

    “你”

    欧阳申瞬间被打懵了,活到四十多岁,从政近十八年,可是,可是还从未有人这般打过他,还是朝他脸上打。

    欧阳申难掩心中的震惊与奋怒,她,她居然敢在这对他动手?

    “你,白清秋,我,我要杀了你。”

    什么户部侍郎,什么官从五品,这里,他只是一个想替儿子报仇的男人,杀了白清秋替儿子报仇。

    “够了,欧阳申你闹够了没有?”

    白清秋冰冷的眼睛扫了过去,黑眸深处闪出一道锐利的目光,瞬间穿透他有心脏。

    欧阳申仿若身置冰寒之地,身体不禁打着冷颤,白清秋,她,她竟然拥有这样的气势?

    “本官哪里有闹,难不成,替儿子找出真凶,这也错了吗,错了吗?”欧阳申狠压下心头那种不适,硬声而道。

    白清秋冷哼,“不,你没错,替儿子报仇,这是一个身为人父应该做的,就像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一样的存在。可是你,欧阳申你扪心自问,你是一个人父吗,那欧阳振兴,又是一个仁子吗?”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一个只知欺凌农家女逼死百姓的有人,你以为,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又有何用,除了祸国殃民之外,他一无事处。

    所以他的死只会让民众拍手称快,让百姓为之叫好。这样的人,该死,压根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多呼吸一口空气。”

    白清秋大声说道,语气越说越重,气势越来越大,大得让欧阳申急急的喘着粗气,让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敢反驳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欧阳振兴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不是不知道,不学无术,欺男霸女,农庄女子吓得不敢出门,生怕遇到了这个大魔头,有些女子被欺凌而死,家人前来喊冤,可,还未走到京兆府前便被人杀了,尸体就那样的被扔在了乱葬岗。

    欧阳振兴用一句死有余辜的话来形容,也不为过啊。

    “不,不是这样的,你胡说,胡说。”

    欧阳申怎能接受这样的说词,怎能让死去的儿了背负这样不堪的罪名?

    “不过就是几个贱民而已,我儿贵为侍郎之子,如何玩弄不得?哼,他们居然还敢上告?本官可是掌管户部的,他们住在何处,本官一清二楚,本官绝不能让这几贱民破坏了我儿的名声,绝不能,所以,一切都是他们该死,该死。”

    欧阳申这话,可就诛心了,更寒了在坐所有人的心,哪里有人自私到这般地步?简直,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