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是你捧杀了他-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十六章 是你捧杀了他

    第六十六章是你捧杀了他

    该死?

    白清秋清冷的眸子微眯。

    “你说他们该死,可他们,却说你儿子该死。欧阳申,你知道吗制造这一切,杀死欧阳振兴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而是你这个自以为给了他一切的人,是你,是你杀了他。”

    白清秋此话一出,震惊了在坐所有,这怎么可能,欧阳申怎么可能杀了自己的儿子,虎毒,都不食子啊。

    是他杀了兴儿?

    “不,你胡说,我怎么可能杀自己儿子,我疼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杀他,白清秋,你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欧阳申满布血丝的双眼愤然大喝。

    “你没杀他,那你告诉我,你对他做了什么?”白清秋冷笑。

    对他做了什么?

    “当然是对他好,给他最好的东西,吃上等的食物,着最好的衣衫,从小到大,没让他吃半点苦头,他说练字辛苦,我便当下辞了先生,他喜欢练剑,我到下搜罗各种镶嵌着宝石的宝剑,他早早破了身,我便将府里的丫鬟给他玩个够

    我对他做了什么,我自然是疼他疼到了骨子里,难道,这天下还有哪个父亲像我这般对待一个庶子?”

    欧阳申大声说道,他对他够好了,可是,可是这些人偏偏要夺去他儿子的生命,该死,他们统统该死。

    听到这里,众人沉默了。

    不错,他是对欧阳振兴极好,可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养成了不学无术的纨绔,最终惹来大祸,死于非命。

    “你们,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做错了吗,难道,你们就不是这样的疼爱自己唯一儿子吗?”欧阳申莫明的慌了,他们的眼神有的是同情,但更多是叹息。

    “错了,大错特错,他们也有儿子,可不像你这般疼,他们会告诉自己的儿子,若是吃不了苦,将来也只会落于人下,若是你有喜欢的东西,可以自己去争取,而不是等着送shàng mén去。

    更会告诉他们,什么是错的,绝对不可以去做的,什么是对的,你该去做的,让他们做一个明辨事非,分清善恶的有用之人。这,才是一个父亲责任。

    人生下来,不过是犹如一张白纸,你在其上画什么画,染什么色,他将来,1;150850295305065便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你,欧阳申,你的画作,又当如何呢?”

    白清秋最后一问,打得欧阳申瞬间瘫软在地,身体的力量全然被抽了出去,白清秋的话久久回荡耳边。

    是啊,一个孩子自出生,便就是张白纸,所有的东西都是父亲长辈教的,欧阳振兴,便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从前他们倒还未感觉这问题的关键所在,今日被白清秋这般一个点拔,事件,瞬间清晰了起来,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便就是这个道理。

    “欧阳振兴是你捧杀了他。”白清秋最后一句说道。

    捧杀?

    “不不,我没有,我没有,你胡说,胡说,我怎么可能捧杀我的儿子,不会的,我没有害死兴儿,没有,啊”

    欧阳申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指认,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白清秋说得对,若非他太过腻爱,又如何今日会惨死?最终一声惨叫,身体一僵,砰的一声,直直倒地,口吐白沫。

    突如其来的倒下,让人猝不及防,张大人大喊:“快,快将欧阳大人扶下去,找个大夫来瞧瞧。”

    “是,大人。”

    两个衙差将欧阳申扶了下去,此间,只剩下张大人和白府的两个女子,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这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明明是爱子,最后却成了杀子,不得不让人唏嘘。

    暗格背后之人,开了口。

    “白清秋,呵,本大人算是真正见识到了此女的厉害。”

    李成林摸着胡子,轻叹口气,秦府夺魁,晴儿一败涂地,那也不是没有原因,只是,此女太过于凌厉,必,不是什么好事啊。

    太过于凌厉?

    白清竹低着的头如紧紧的看着淡绿色裙边的那一朵鲜艳的小花儿。

    她以后的凌厉只怕比现在更盛吧,一身戎装的她,手持利剑,将那些人一个个斩于门前,血流成河,包括她的夫君,包括她的孩子。

    白清竹手指深深的扣进肉里,流出鲜红的血,就像是那朵花瓣一般艳红。

    “李大人,难道,欧阳公子之死,就这样放过了吗?”白清竹突然说道。

    她相信,欧阳振兴的死与白清秋绝脱不了干系,若她所记不错,此时,她还没有与那个人相遇,因为,遇到那个人的是秦府二xiǎo jiě,二xiǎo jiě只见那人一个侧影便被迷得走不动路了,真是可笑。

    想到这里她就感觉到开心,若是没了那个人,她会怎样,还会不会那么嚣张,那么凌厉?没了那个男人,白清秋再能说会道,再懂得针术,也是白搭,因为,她已经想好了如何对付她了。

    “你,什么意思?”李成林感觉,这个白四xiǎo jiě很诡异,诡异得让人发寒。

    “没什么,只是,毕竟死了一个人,滋事体大。”白清竹声音不强,可是其意透出来的,足够李成林回味的了。

    的确滋事体大,若非如此,皇上又如何能让他接手此事,还不是怕京兆府揽不下来,又或者说,皇上的意思?

    李成林脑后一道灵光闪过,上回巫盅之术出在白府,皇上被他一阵胡说给压了下去可是脸色极不好看,而这回,事情又与白府有联系,皇上的意思难道是说,要给白府一个教训?

    思及至此,李成林背脊深深的打了个冷战。

    “白”

    “张大人,欧阳振兴虽然死了,可是他的身份绝不允许就这般不明不白的被烧死于废旧屋中,张大人,本xiǎo jiě给你一个温馨提示,还是将此事交于皇上定夺的好。”

    就在李成林开口之时,后堂处传来白清秋清冷得如山间深泉般的声音。

    “白大xiǎo jiě,此话何意?”

    张大人表面无异,可是内心,却如波涛般涌了起来,她不止是聪明,居然知道能够看透事件背后的东西。

    “哼,白清秋,你别在这里小题大作,你也说了,欧阳振兴是个渣子,死有余辜不是吗?又何必在此深究。”

    白清月是一万个不愿意这般做,若是让太子殿下知道与这种人有过纠缠,那可就糟了。

    白清秋玉白的手指理了理裙摆,摇头冷笑,“不愧为李姨娘的女儿,果然是一样蠢。”

    蠢?白清秋竟然敢骂她蠢?

    “你胡说什么,你才蠢”

    白清月立时大骂,可是白清秋根本不会给她这个骂人的机会,抢声而道。

    “欧阳振兴他再烂,也是一个六品大员的儿子,在京都之中天子脚下居然能出shā rén放火此等恶劣之事,这,可不是一句私人恩怨可以了结的,南渊律不容侵犯,皇上的权威,更容不得他人染指。白清月,我这么说,你,总该明白了吧。”

    白清秋乌黑清冷的眸子带着笑意扫了过去,白清月心尖儿一怔,慌乱的别过眼去,不敢对视。

    白清秋勾唇而笑,混水,才好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