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太多的一次,让白清秋暗中起疑-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十七章 太多的一次,让白清秋暗中起疑

    第六十七章太多的一次,让白清秋暗中起疑

    欧阳振兴一事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半分减弱,反而是持继发酵,愈演愈烈。

    欧阳申自那日回去之后便一头栽倒,不醒人世,欧阳府顿时乱成一锅粥,京兆张大人因为近日来调查,几次亲下那道被烧毁的小院寻找线索,更是茶不思饭不想,最终因劳累过度,晕倒现场。

    骗子,骗子,都是一群骗子。刑部尚书李成林气得跳脚,一连摔几套茶具。

    什么晕迷不醒?什么劳累过度晕倒现场?他们两个明明就是想甩手不干,所有之事让他一并承担,承担?他如何承担得起?

    可就在李成林发火之时,忤作那边传来消息说,女尸查清楚身份了,可当李成林听后,脑门儿突突,这还不如不查。众人以为,那女子不过是什么农户之女死了也就死了,可偏偏

    “白府?”又是白府,李成林现在最不想踏入便是白府之地。

    可就在李成林下定决心动一动白府,一脚刚踏出李府之时,宫中小太监急急来宣旨,请李大人入宫。

    李成林心中大骇,久居官位的他瞬间感觉不对,一连塞了两锭银子才从公公嘴里套出来,好像,秦府之人也被请进宫了。

    李成林狠狠的吞了吞好几口冷气,脑子嗡嗡作响,居然,居然扯上了秦相?

    任谁都没有想到,欧阳振兴的死会与两大官居一品的大员之府有联系,此时,皇上该如何想,秦相又该如何去做,而他这个刑部尚书会不会被牵连?

    这一个接着一个问题如乌云罩顶般的压在头顶,挥之不去。

    哒哒哒,哒哒哒。

    一辆马车行在京都大街,李成林不好过,这车内的三个女子更不好过。

    “这是怎么回事,也不过才过了三天,怎的又传本xiǎo jiě去?而且还是进宫。”

    白清月三天都没睡好觉,三天都提心吊胆的窝在清月院不敢踏出来,她以为这样,等风声过了便没事了,可是没想到,三天之后被皇上传昭,就算是父亲,也拦不住。

    相对白清月的急躁不安,白清秋和白清竹倒镇定许多。

    “四妹,上回我还没来得及问你,当日我晕过去了,你怎的将我扔在马车里就这么不管了?你就不怕你家大姐姐我被坏人抓了去?”

    白清秋慵懒的背靠着身后软垫,淡淡说道,从她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喜怒。

    此话一出,白清月恬躁的声音瞬间消失。

    这,是整个事件的开端,可是她们如何能说是她们设计了她与欧阳振兴的“好事”,又如何能说,欧阳振兴的死与她们有不可推脱的责任?而现在,更闹到皇上跟前,若是一个不好,脑袋便要搬家了。

    白清月后悔了,不该这么着急出手,若是等她坐上太子妃之位再收拾,那样便稳妥得多,不是吗?

    “大姐姐,清竹也不知道,我当时只闻到一股说不清的味道,也晕了过去,后来,后来听三姐姐说是她发现我被人丢弃白府侧门,而后我便急急报与母亲,可是,找了一夜都未曾找到大姐姐”

    白清竹说话永远是低着头,永远是那厚厚的留海挡住她的目光。

    她一句也晕过去了便将自己撇了个干将,而又顺带着将白清月和李姨娘给提了出来,更人暗中质问自己又是一夜未归,不知所踪。

    白清秋勾唇而笑:“四mèi mèi生得一张好嘴,怎的以前我们都未发现呢,还是说,四mèi mèi与我一般,昏昏沉沉了十四年,这才清醒过来?”

    “大姐姐说笑了,清竹愚笨,不敢与大姐姐相比。”

    白清秋赞同的点点头,“你说得不错,本xiǎo jiě聪慧无人可及,否则怎会在秦府寿宴之上夺魁?不过”

    说到这里,白清秋顿了顿,意味深长的接着道:“听说今年御赐的东西非同一般,而是一道金口玉言,你们说,今年皇上会给本xiǎo jiě一个怎样的承诺?不然,本xiǎo jiě就为自己寻个好亲事,四mèi mèi你看如何?”

    寻个好亲事?

    白清竹猛的一怔,脑后一片蓦然。

    是啊,进宫也可行赏,她怎的就将此事给抛之脑后了?还有,还有那个男人,他今日会不会正好进宫?若是被白清秋瞧见,会不会再一次疯将自己强嫁于他?他长得那般的惊如天人,高大贵气,世上只有瞎子才看不见,若是如此,那,那岂不是又回到原点?

    白清竹脸色惨白死咬住唇,那她在秦府寿宴所做的这一切,要毁了吗?

    1;150850295305065“四妹,你这是怎么了?怎的听到我一说成亲之事你便不好了?”

    白清竹虽然极力隐忍脸上的表情,可是有些东西是绝不是她忍便能控制得住的,比如,血液,她的血液在她说到“寻个好亲事”时流动得更快

    原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自己当再次提起这几个字时,白清竹的心跳的确加快了。

    “没,没有,大姐姐怎会如此之想,我,我才十三岁,哪,哪里能想这个,更何况,我们的亲事,都是由夫人做主。”白清竹低声说道。

    一个庶女,哪里有资格给自己找一个亲事,不过,若是可以,她真的很想再见到那个男人,与他再共一世。

    白清秋若是知道白清竹此时想的,必然会骇然,因为,穿越者不止她一人,而她们的穿越之路,却又截然相反。

    “不会啊,只要争取,应该没什么可以难得倒的,只要四妹愿意,以你的能力,应该不难吧。”

    白清秋虽不知道她的底细,可是能利用白清竹而一连设计了两个嫡府xiǎo jiě的庶女,绝非等闲之辈。

    “是吗?”

    白清竹第一次没有反对白清秋的话,或许正如她说所,可以试上一试,因为,她有先决条件,不是吗?

    “大xiǎo jiě,二xiǎo jiě,三xiǎo jiě皇宫,到了。”就在此时,小厮隔着车帘禀道。

    三人依次下马,只是,谁也没想到,下马见到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

    “墨萧?”

    白清竹脱口而出,眼前男子俊逸无比的男子,不是秦墨萧又会是谁?

    可是暗惊的不止有白清竹,还有白清秋,第一次主动抬首,第一次让人看清她的眼睛,第一次听她以熟悉而又陌生的语调称呼一个外男。

    太多的第一次,让白清秋暗中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