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她shā rén,她却放火-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十八章 她shā rén,她却放火

    第六十八章她shā rén,她却放火

    清竹之下,一对人影,男子书画,女子研磨,风儿乍起,正值竹花挂枝之时,竹花散落一地,也轻落在了那刚画好的百竹图中。

    男子说过,他爱竹,也爱兰,更爱天竺葵兰,所以,她拼命的以此花为题在裙摆上,帕子上都绣上,就为了得他一句,好看。

    他,是她的全部世界。

    可是,这一切,却被一个女人给破坏了,那一日,只记得院子里站着满满的兵将,而那个女人提着带血的剑,深深刺入他的胸膛,血,瞬间将蓝色锦袍染红,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她的心。

    而他却面带微笑着说,能死在你的剑下,他心甘。

    心甘?

    她脸色惨白,连连摇头退至最边。

    他心甘,可她不心甘,她不是告诉他吗,她有了孩子了,她就可与他有一个共同的血脉,她以为自己就会这般下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更为什么他的眼神之中看着她与她是截然不同的眼神?她猛然一醒,这不就是她平时看他的眼神吗,难道,难道就因为她是她的庶妹才抬的吗?难道,他喜欢的是她。

    她的心,顿时冰凉了起来,身体如坠深渊。

    “贱人。”

    “啊。”

    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白清竹丝毫没有准备,一头向侧狠狠栽去。

    而这个巴掌也将她打了回来,她,她方才干了什么?

    “白三xiǎo jiě,还是管管你的庶妹吧,这般不知廉耻的看着我大哥,哪里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模样?”秦墨语上好的蜀锦帕子掩住口鼻,一脸嫌弃。

    “白清竹,你听到没有,大白天盯着一个男人看,也不嫌丢人,哼,若非今日进宫有要事,本xiǎo jiě才不会让你与我行。”

    真是气死她了,白清竹这个蠢货,她难道就不知道这里是皇宫,而秦府大公子双岂是她能看的?真跟她姨娘一样,是个勾人魂的贱货。

    白清竹再次低下头,将所有之苦狠狠吞下,亦将滔天的恨意掩下,死死的咬住嘴唇。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很想再看看那个梦里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可她不敢,她怕看到他看白清秋那种眼神,那眼神就像是一把极利的刀子刺着她的心,刺得鲜血直流,体无完肤。

    白清秋没有放过白清竹脸上任何表情,哪怕是她低头之时一闪而过的眼中透出的极爱,极恨和极忍的目光。

    “白清竹?”

    白清秋低声喃道,眼睛越发的沉凝,这,绝对不是一个十三岁女子该有目光,反而像是经历过痛苦的人生才会崩发出来的。

    “白大xiǎo jiě,还未曾恭喜你在祖父寿宴之上夺魁。”

    秦墨萧带着淡淡的微笑上前而道,只不过在三步之外便停住了脚步,不远不近,即不唐突,也不疏远。

    白清秋抬眸勾唇,秦墨萧,秦府大公子,年方十八,生得俊美儒雅又才识过人,是南渊难得的翩翩佳公子。

    君若凌的情报系统果然厉害,连他进宫都能预测得到,只不过,他绝说预测不到她的四妹钟情于他,让一向深沉谨慎的白清竹瞬间方寸大乱。

    “秦大公子说笑了,不过是雕虫小计,若非二娘她看得起,本xiǎo jiě也不至于夺魁了。”

    白清秋不待他开口再次说道:“倒是令妹,长得真是国色天香,想必,她的琴棋书画也十分了得吧,若是她参加的话,说不定这头魁便是她的了。”

    突然提到秦墨语?

    秦墨萧脸色一顿,淡淡的笑容僵脸上,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白大xiǎo jiě夺魁,实致名归。墨语,走吧,皇上还在等着。”

    此次进宫,不同以往。

    秦墨语脸色同样不愉了起来,微咬着唇,娇哼1;150850295305065一声,随着秦墨萧离开,可是正当走到白清竹身边之时,却突然听到一声极细的话,让她生生震住。

    “你,你说什么?”

    白清竹暗暗阴笑,她听到了,于是恭敬的福了福身:“对不起秦二xiǎo jiě,是我的不对,不该这般无礼,还望秦二xiǎo jiě原谅介个。”

    秦墨语秀眉紧皱,她,她方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墨语,还不快跟上。”秦墨萧再次说道。

    秦墨语冷哼,甩袖而去,可是那,白清竹那句话却始终环绕在她耳边:凌王妃白清秋。

    凌王妃是白清秋?

    不,这不可能,像那样一个女子,怎么可能配得上凌亲王?难不成,难不成白清秋今日进宫会在皇上面前提及夺魁之赏?

    秦墨语嗡的一声脑子里一片空白,不,她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得逞的。

    “大哥,我,我们是不是该先去拜见莲贵妃?时辰还早,不是吗?”

    “利用秦墨语阻挡本xiǎo jiě当上凌王妃?白清竹,你不觉得这种方式很愚蠢吗?”

    白清秋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道。

    白清竹身体一震,而后又释然:“大姐姐,你真厉害,居然知道我说什么?”

    这样也好,她不用躲在阴暗面与白清秋周旋,这样光明正大,她和她都从一个没有势力的人斗起。

    “这很容易,四妹你不必惊讶,要知道,这世上的聪明人不止你一个,怎么,还要对我用药吗?不过,你那些药根本不管用。”

    “你,原来那把火,是你放的?”白清竹猛然而震。

    “可是人,却是你杀的,四妹,这里便是皇宫,你要不要将告发本xiǎo jiě呢?”

    白清竹背脊一惊,真的是她,原来她什么都知道,而自己却像是一个跳梁小丑般的在她面前嘣哒,咯吱咯吱,隐藏袖中的手紧紧一握。

    “告发?那岂不是连自己了搭进去了?大姐姐果然是棋高一招。”

    她shā rén,她却放火,那么,这性质便完全不一样了,难怪会闹到皇上面前,她能怎么办,只能替白清秋说话,只能将此事掩下去,否则,她死,她也活不成。

    狠,真是够狠有,她的大姐姐果然够魄力。

    “四妹,还要玩吗。”

    “玩,自然要玩儿,你我之间,还未分出胜负。”分出生死。

    二人身影并肩而行,说着只有她们才能听懂的话,隐隐间那种相互对立之势释放而出,那种潜藏的气势将周围人生生震住,而白清月现在就好像是一只被耍的猴子般,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