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嘴不是白长的-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十九章 嘴不是白长的

    第六十九章嘴不是白长的

    若大的皇宫威严肃穆,大气磅礴,厚重的城墙映入眼睑让人有种透不过气的压抑,宫门重重,似乎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白清秋三人被宫中太监最终带入一座大殿,殿前巨大的牌匾之上“衍悔殿”三个大字苍劲有力,然而从黑色大门内传来的丝丝阴森之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而更搞笑的是,白清月居然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说想要回府,白清竹则不客气的提醒,这里可是皇宫,不是清月院。

    白清秋挑眉,白清月许是吓懵了,连白清竹此时略带嘲讽的口气都听不出来,不过,白清竹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吧,看她的头,比方才还要低了一分,心跳的速度也加在快了一倍。

    “好了,别说那些个没用的,即来之,则安之,进去吧。”

    衍悔?白清秋微微一笑,这殿可是够有深意的。

    领路的太监暗暗称奇,这位白大xiǎo jiě是痴还是假傻,换作任何一个人进宫,也不会这般自若,多少都有些紧张之态的,像其他二位白xiǎo jiě表现那才叫正常呢,不过那句“即来之,则安之”的话,听着让人的确是安定了不少。

    衍悔殿中,一张巨幅仙鹤唳鸣图置于正中,正前方一张八仙长桌的案台,台上置着惊木堂,若干令签,除此之外,便就几张太师椅分别落于左右两旁,气势威严。

    白清月狠狠的吞了吞口水,这架式,分明就是戏里唱的那种公堂,而且,还是皇宫里的公堂。

    此时,悔恨的潮水一波接着一波的涌了上来,她不该,真的不该利用欧阳振兴来对付白清秋,谁知他怎的那般短命,居然被人烧死在院。

    可是,现在她能有什么办法?母亲说到底只是个姨娘,能有什么用,而父亲在接到圣旨的那一刻,竟有种抛弃她的感觉。

    “呵,真是好笑。”

    白清秋看着白清月,此事是她开的头,可是,却不是她杀的,最冤枉的一个,而在这里,看上去却是最有可能的一个,你说可笑不可笑?

    “白清秋,你还有心思笑?快说,欧阳振兴是不是你杀的?”白清月将害怕瞬间化为怒气。

    白清秋随意找了个地方,就这般席地而坐。“白清月,我都不认识欧阳振兴,干嘛杀他?”

    “你?也许,也许”

    “没有也许而是一定,若是你不信,本xiǎo jiě可以对天发誓,谁杀的欧阳振兴,谁便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你说如何?四妹,你说呢?”白清秋微笑着说道。

    白清竹能说什么,只能紧咬住唇角,继续装弱罢了。

    白清秋发了个极狠的毒誓,白清月糊涂了,难道,真不是她杀的?

    “可是”

    “好了白三xiǎo jiě,你急个什么劲,人不是你杀的,也不是我杀的,你怕什么,倒不如老老实实的等着,等着皇上的圣裁,相信,皇上一定不会冤枉好人的。”

    这个蠢的,皇宫是什么地方,要是白清月再说错一句话,便极有可能留在这衍悔殿悔过了,她不是心善,而是主要人物还未到场,可不能白白的浪费了此次进宫的大好机会。

    欧阳振兴不能白死,死也要让她白清秋利用得彻底干净。君若凌给的皇宫地图中若是她所记不错的话,这衍悔殿的正门,应该是皇宫刑狱司。

    刑狱司不同于刑部,而是直接由皇上下达命令并且只归皇上一人所指挥的部门,换句话说,刑狱司是专门为皇上一人所设的私人刑部,就连李成林这样的刑部尚书也无权过问。

    欧阳振兴的死闹得再大,也不会让皇上亲审,因为,他还没有那个福气。再者那皇上是说见就见的吗,也只有像白清月这样慌了神的人才会相信。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可是此殿之中依旧不见半个人影,就连身边一个宫女太监都不曾见到,白清月已经开始急得团团转,白清竹也有些僵着些身子,可是,白清秋却自顾寻了个小尖东西,就在那漆黑的大柱之上写起字了。

    “还真是个傻子,居然有闲心刻字?”刑狱司小统领汪东平冷声一笑。

    可是李成林和张大人却笑不出来,若是他知道白大xiǎo jiě的厉害,便不会这么说了吧。

    “李大人,汪小统领,现在,可否开审?”

    在这里,京兆府张大人的官职和品阶最低,可是今天的主审却是他,这不得不暗暗叫苦了,皇上的意思不得更改,若是可以,他真想如欧阳申般昏迷不醒。

    “开审吧。”

    “是。”

    张大人松开手中画卷,站起身来,画卷晃晃荡荡的重新盖住了那个隐蔽的墙上小洞。

    京兆府1;150850295305065有暗格,刑狱司里更是处处暗格,外头的人说话行事,都要处处小心,白大xiǎo jiě做的事让人抓不住任何把柄。

    三人一入正堂,白清秋便将手中之物扔了出去,带头淡淡的微笑扫了另一个陌生的面孔,此人身形消瘦,面色凌厉,一看便知不是个好相与的,不过也是,刑狱司直属皇上,他理应该有傲慢的资本。

    啪。

    “堂下三人,见本官还不快跪下。”

    张大人猛的一拍惊堂木,震得白清月白清竹二人齐齐一跳,官威一放,立时跪倒在地。

    “大胆白清秋,你为何不跪?”张大人喝道。

    白清秋勾唇一笑:“大人,臣女是秦相夺魁之人,自然不能跪。”

    什么,夺魁便可不跪?这是什么道理?

    “张大人,若是放在往年,这夺魁之后的打赏之物理应送到本xiǎo jiě身上了,本xiǎo jiě自会将其随身携带,身上有皇上御赐之物,自然是可以免跪的,可是,不知为何,皇上今年却要别开生面的允本xiǎo jiě一个承诺,所以”还没到跪的时候。

    张大人,李成从,汪东平齐齐脸抽,原来,这白大xiǎo jiě的嘴,真不是白长的,能说会道。

    承诺是什么还不知道,若是她说一句将他三人的官职给撸了,皇上只怕也会因为金口玉言而答应了吧,不知皇上此时心情如何,若是知道有人这般投机取巧,会不会气得火冒三?

    皇上不气,气的人大有人在。

    莲贵妃身为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又出自于秦府,自然待其他人略有不同,可是,莲贵妃却明里暗里的预示着将秦墨语指于君若凌时,皇上想也没想便黑着在脸甩袖出宫,莲贵妃的脸色岂能有好看的?

    莲妃大怒:“皇上还是第一次这般甩脸色给我看,哼,本宫倒要看看,那个白清秋到底是个什么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