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地狱里索命的恶鬼-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章 地狱里索命的恶鬼

    冬梅脸色惨白的捂住手腕,一根银叉直直的插在她的手上,滚烫的鲜血腕滴下。

    “你?你竟然敢?小贱人,你找死。”冬梅紧咬住唇,大怒起来,另一只完好的手想也没想同样挥过去。

    卟。

    银钗刺进肉里的声音再次响起,春兰倒抽一口气,大xiǎo jiě她,她的速度好快啊,不仅快,而且狠。

    “啊,啊啊啊,痛,痛死我了。”冬梅嘶声大叫,两只手腕诡异垂下,明明方才还在打人,可是现在,已经如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可怕,太可怕了。春兰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疼吗?疼就对了。”白清秋冰冷开口,面无表情:“冬梅,有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以前,你是如何在本xiǎo jiě头上作威作福的,而现在,本xiǎo jiě就要以十倍尝还回去。”

    什,什么?

    白清秋她,她清醒了吗?

    冬梅死咬住牙关,忍心住双腕传来钻心般的疼痛,心惊胆颤的看着白清秋,不,这不可能,一个傻子傻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夜就醒了,而且变得这般凶狠?

    “不,我,我要去告诉夫人。”冬梅下意识的想逃,逃出这个可怕清秋院。

    只是冬梅还没走出两步,小腿瞬间麻木,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冬梅根本做不了任何反应,砰的一声摔倒在地,又是一声痛苦的惨叫自冬梅口中发出。

    这一跤摔得可不轻,整个面部着地,而院子里的地面因长年无人打扫不仅杂草丛生,更是尖石矗立,温热的血从冬梅脸上缓缓流出,染进草里,有着让人可怕情景。

    春兰本能的后退一步,脸色并不比冬梅好看到哪里去,白清秋,大xiǎo jiě,那个痴傻的人儿居然变得这般厉害了。

    “冬梅,你以为逃有用吗?你在白清秋身边少说也有八年了吧,这八年你是如何对待她的,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白清秋一字一句说道,原主的记忆涌了上来,那一段段悲惨的过往历历在目。

    “冬梅,你可记得,八年前,那个极寒的冬夜,你将她屋子里唯一的炭火搬走,那一夜,白清秋冻到天亮,第二日便烧得不醒人世,好上天怜悯,死里逃生。”

    “冬梅,你可还记得,白清秋只要是好一点儿的饭菜都被你给吞了,这几年来,她吃的竟是比狗还不如的有粗食,心情不好,便指着她骂个狗血淋头,你可曾想过,白清秋,她是你的主子啊。”

    “冬梅啊冬梅,你不记得,可是她却记得,她是疯,是傻,那是因为没人教她什么不是疯,什么不是傻。”

    白清秋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打在冬梅心头,每一句话犹如一把锋利的bǐ shǒu一刀一刀的割着冬梅的痛肉,直到血肉模糊,鲜血淋淋。

    “不,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我没有没有”冬梅慌了,她没想到自己八年来对白清秋做过这么多事,可是,可是她一点都没有觉得过分。

    “没有?哈哈哈,冬梅,你的一句没有,便能够有妄图磨灭这一切吗?不,不可能,你的每一次对待,都是在白清秋的伤痛上加重一分,所以,这一次,你就一次性尝还给她吧。”

    白清秋乌黑的眼睛里透着的是浓浓的阴厉,就像是从地狱里索命的恶鬼。

    “啊,啊,不要,不要过来,大xiǎo jiě,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李姨娘,是她让我这么做的。”冬梅扑在地上,就地磕起头来。

    “哼,李姨娘让你这么做的,那李姨娘叫你去死,你会去死吗?别用李姨娘那渣女人做借口,是你生性就有恶毒因子,而痴弱的白清秋,就给了你恶毒的机会。冬梅,要怪只怪你自己。”

    白清秋冰冷说道,紧接着,目光变得幽冷了起来,手中最后一支银钗紧握在手,银钗尖部带着让人肌肤发寒的冷意,只见一道银光闪过。

    噗。

    血如喷泉般的自冬梅喉咙里喷射而出,冬梅连哼都未哼一声,身体僵直的倒在地上,立时失去生息。

    这

    春兰被这一幕震得脑子一片空白。

    被震的,不止是春兰,还有站树枝之上隐藏的两个男子。

    君若凌狭长的凤眸微凝,看着底下一幕幕,这个女人医术高超深藏不露,行为古怪言语污浊,可是手段狠辣杀伐果决,哪里有半点疯癫痴傻的模样?

    尤其是最后一句:“没有人教她什么不是疯,什么不是傻。”

    这一句不仅是对那个丫鬟说的,更是对整个白府的指控和浓浓的愤恨。

    “主子,这个白清秋说的话,怎的那般怪异?她自己不就是白清秋么,可为何口口声声说她、?”岚翔不解。

    “白清秋已非白清秋?”君若凌低喃。

    君若凌的话让岚翔更糊涂了,不过,他还有一问:“白清秋,为什么不将那个jiào chūn兰的丫鬟也给杀了?要知道,这个丫鬟也是李姨娘派来监视她的。”

    “shā rén,不一定就是最好的方法,更何况白清秋手底下正缺人手。”

    “可是,她就不怕春兰也生有背叛之心?要知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岚翔话未说完,便听到底下白清秋清冷开口。

    “春兰,看到了吗?接下来端的看你如何选择了。”是忠心于她,还是继续做李姨娘的眼线?

    春兰面若死灰的点1;150850295305065了点头:“大,大xiǎo jiě,奴婢”

    “你是个聪明人,我不需要你这么快回答我,想清楚后再来跟我说,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白清秋打断了春兰的话,接着道:“知道我为什么只对冬梅动手,而不对你下手吗?那是因为,虽然你将本xiǎo jiě的一举一动告知给了李姨娘,可是那日在白清秋饿昏过去的时候,你给她喂了碗热粥。”

    是的,就是因为这个,白清秋才放过春兰,那碗热粥是原主最清楚的记忆,也许春兰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原主却一直感恩有心。

    想到这里,白清秋有种莫明的心酸,谁说她傻她疯,其实她是最善良,最好的一个女子。

    “大,大xiǎo jiě?”春兰惊了,原来是一碗粥救了她一命。

    白清秋摆手止道:“好了,你现在什么也不用说。还有,在小新打洗澡水来之前,将这里清理了,我不希望她看到这样残忍的画面。”

    “是,大xiǎo jiě。”春兰恭敬道。

    “是,大xiǎo jiě。”春兰恭敬道。

    白清秋并不乎春兰是否会在这个时候给李姨娘通风报信,因为,冬梅死了,又有谁会相信,一个厉害的丫鬟会被一个傻子给杀了?

    但,这就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