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我白清秋,真为你感到悲哀-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章 我白清秋,真为你感到悲哀

    第七十章我白清秋,真为你感到悲哀

    “二妹,你这么做,就不怕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秦墨萧声音之中全是无奈。

    秦墨语丝毫不在意,“大哥,你这是什么话,虽说女儿家不由得自己的婚事,可是,我总归要争取的。再者说了,母亲可是透露过的,此次女宾夺魁者,便是要为凌王选妃的。”

    凌王,想起那样一个世间绝美之男子,她的心便怦怦直跳,光是一个侧影就已经让她失魂落魄了,更何况嫁给她,天天守在他的身边,那她,一定会很幸福的。

    “呵,你们看着办吧,不过,我还是那句,白清秋她,不好惹。”秦墨萧掩疲惫的眸子,他最不想看到宅子里的阴司之事,可是,他又无力阻止。

    此时,衍悔殿的审问已然进入到白热化阶段,一具烧焦了的女尸更将整个画面推至一个鬼诡的**,白清月本就害怕,可当尸体被揭开,便当场昏了过去。

    台上三位大人触不及防,一个礼部尚书的女儿晕倒,这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情急之下让宫女们抬出到一边掐个人中。

    “张大人,你说怎么办,这尸体虽说是冬青,可这并不代表shā rén的就是我家三妹啊,哼,可别是找不到凶手,就在这里胡乱指认了吧。”

    白清秋义正严词,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么的姐妹情深。

    “大胆,先有白清月1;150850295305065与欧阳振兴纠缠,再有死者丫鬟冬青与,与之苟合,白三xiǎo jiě一气这下将欧阳振兴杀死,这,这难道还不明显吗?”张大人又是一个惊堂木拍了起来。

    “笑话,冬青只不过是个白府小小丫鬟,白清月再怎么说也是个xiǎo jiě,她死了难道还要她这个主子替她报仇不成?

    就算白清月与欧阳振兴有纠缠,那又如何,欧阳振兴难不成只缠一个xiǎo jiě,而没有纠缠其他xiǎo jiě吗?若是每个xiǎo jiě与欧阳振兴有过交纠缠的,那其他xiǎo jiě是不是更有嫌疑了?一招祸水东引便什么事也没有了?

    哼,张大人,你们朝廷审案就是这样的吗,还真是让本xiǎo jiě大开眼界了。”

    白清秋毫不客气的讽刺过去。

    张大人,李成林被骂得脸色青红交加,二人都是朝上的老政客了,他们又何尝不知这其中道理,有纠缠的却不一定是shā rén凶手,一个丫鬟的死也不会让一个礼部尚书的xiǎo jiě去为她报仇,只是,只是他们是在尽力的保护着另一个人。

    “白清秋,你好大的胆子,这里何时轮到你说话?要说,也是白清月来辩解。”

    刑狱司小统领汪东平大喝。

    张大人,李成林听到这里反而呼出口中气了,怒气转移,总该不会惹知他们身上了,二人统一的齐齐闭嘴,也让汪东平尝尝白清秋的厉害。

    “汪大人,你这话可就说差了,若是你的手下被人冤枉你会看着不管吗?”

    “你?”

    “你不会吧,我姐妹三人,都是从白府出来的,只要一个有罪,你以为其他人还能好过吗,外头的人,宫里的人又会如何看待我白府女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白清月背上了一个shā rén的罪名,那我姐妹二人还要不要嫁人了,还要不要活了?”

    白清秋立即怼回去,哪管你是不是皇上的手下,哪管你们是不是有意在保护秦墨语?

    “你?”

    汪东平猛的站起身来,他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居然有胆子跟他对着来?要知道,刑狱司就是连李成林也要让上三分的地方啊,她一个小小嫡女,如何敢这般做?

    看到汪东平脸色铁青的模样,其余二人的心,平衡了。

    人哪就是这样,自己受气的时候,别人也别想好过,这个汪东平,平日也不是什么好鸟,架子摆的比他们的还要大,今儿个被白清秋那么一挤兑,真是解气。

    可是,白清月幽幽醒来,听到白清秋这般为她说话,并没有任何感激,就如她说所的,她名声不好,她也别想嫁得好,所以,她只会认为,这是在为她自己说话而已。

    良心,被狗吃了,说得也许就是白清月这样的。

    “张大人,李大人,汪大人,别以为本xiǎo jiě不知道,你们是怕惹事儿才不继续调查的,礼部尚书哪里有丞相之位来得重要,来得更不容有失呢,为了相爷的面子,你们只好拿我白府做伐子了。

    白远涛啊白远涛,你这般跟狗一般的为朝廷着想,更不惜为了保南渊的百官之首而亲自断送三个女儿的性命,我白清秋,真为你感到悲哀,本xiǎo jiě倒是有一道金口中玉言的保命符,那其他二人呢,竟真的是要为欧阳振兴填命了吗?

    李大人,张大人,你们可千万别有女儿,若是有朝一日秦相府再度出事,保不齐会将你们二人的女儿给推出来,赴白府后尘。”

    白清秋语气放柔和了不少,那一字一字咬得极为清晰,也一字一句让人理解得非常透彻。

    三人听到这里齐齐一惊,白清秋字里行间说的虽然是极为大逆不道的话,可是,你不可否认,她说得很有道理。

    皇上一直以来都极为照顾秦府,每年寿宴举办得犹如宫宴一般,就是今年,秦相寿宴更有太子殿下亲自督办,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皇上对秦府的极为重视,重视得可以将他们另外这些个朝臣忽视。

    现在是献女儿,下回可就要献儿子了,那到最后为保秦府一脉,是不是就该献上他们的性命?

    想到这里,他们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只感觉背脊发寒。

    “那,那你想怎样?”

    汪东平脑子一懵,脱口而出,因为他也有女儿,而且,他比儿子还要宠女儿。可当他问完这句话便后悔了,他怎的会问出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毕竟,他才是主审之一啊。

    白清秋勾唇,重重而道:“禀公bàn lǐ。”

    禀公bàn lǐ?

    三人又是暗抽口气,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之难?在他们来时,皇上已然透露出,要保秦府无恙的口气,若是此时将那人牵扯进来,那,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而这个白清秋,又是个刺儿头不好对付,若非如此,他们便早早的将这案子给弄了。

    正当三人焦头烂额,是不是要宣布退堂择日再审时,外头突然传来小太监的一声长唱。

    “圣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