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本xiǎo jiě不欠你任何东西-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一章 本xiǎo jiě不欠你任何东西

    第七十一章本xiǎo jiě不欠你任何东西

    秦墨语立身站在大殿,一袭淡紫色衣裙将她衬托得娇美无双,让人眼前一亮,果然是秦府嫡出xiǎo jiě,光是盈盈站姿,便让人感觉优美异常,相较于白府三xiǎo jiě,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这不是比美的时候。

    张大人手中紧握着那道圣旨,圣旨上居然让他查明真相?

    这让他如何查明?损了一个庶子欧阳振兴,拔出四个一品府xiǎo jiě,还有他们,也紧跟着倒霉起来,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一定将他千刀万剐了。

    啪。

    一声惊堂木随之拍下,震得在场人心尖儿一跳。

    白清秋站在那处,听着殿前你问我答,秦语儿只道当时侧身避开,并未与之纠缠,而后却是死也不肯说出她之后的行踪。

    这让人极为恼火,同时也让白清月抓住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谁让她秦墨语不帮她的,若是肯帮,她又何苦去找那欧阳振兴,又如何会进到宫中,受这不白之冤。

    “是啊秦二xiǎo jiě,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倒是说说,之后呢,总不可能欧阳公子缠你久了,你不耐烦了,所以,才暗中杀了他吧。”

    “你?白三xiǎo jiě这是什么话,本xiǎo jiě可是秦府嫡女,怎能与纨绔子弟计较?倒是你,白三xiǎo jiě,若是我所记不错,你在女宾夺魁之前便私自找过本xiǎo jiě,要让我替你制造机会去毁白大xiǎo jiě清白的。”

    说到这里,秦墨语顿时了然而道:“该不会是本xiǎo jiě严词拒绝了你,所以,你才杀了欧阳振兴,将脏水往我身上泼吧?白三xiǎo jiě,你的心,也太狠了。”

    说到最后,泰墨语竟委屈的嘤嘤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模样倒真让人心疼之极,而这罪魁祸首便是白清月。

    众人异样的目光投了过去,一个胆敢在秦府寿宴之上设计自家嫡姐之人,又怎不会shā rén?

    “不,不,不是这样的,秦墨语,你胡说,我没有,我没有杀欧阳振兴。”白清月脸色惨白。

    “若是你没有,那烧焦的丫鬟尸体何解?”

    “那,那是因为”她怎么知道冬青死了?她以为,这丫鬟替她办事不利给跑了,暗中也派人追查,可是一点音讯都没有。

    “因为什么?因为本xiǎo jiě不肯帮你做那伤天害理之事,所以,你便让丫鬟勾引欧阳公子,最后,你又双双将其杀死,好嫁祸给我?”

    秦墨语巧舌连珠,飞快的语速之下倒将事人们引向了另一种可能。

    没错,就是白清月杀的,只为了泄恨。

    白清月懵了,这,这?白清秋不是说过,冬青的死,不足以证明是她杀的欧阳振兴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1;150850295305065秦墨语却,却好像说得那般有道理?

    目光转向白清秋,看着她,她是不是该说点儿什么为她辩解?不是说一容俱容,一损俱损的吗?

    她的目光一转,所有人的目光跟着齐转至白清秋身上。

    白清秋冷哼,人,就是有这么一种贱性,当替她说话的时候,她没感觉在间或有半点感激,反而认为那是你该做的,可是当她遇到同等问题的时候,却又希望你为她挡点儿什么。

    “三妹,看着我干什么?秦二xiǎo jiě在问你话呢?”

    她白清秋从来不做无用之功,先前的“荣损”之说,也不过是为了逼张大人将秦墨语纠出来而已,可是没想到,一张圣旨突然降临,这反倒是让她省了不少口舌,何况她白清秋也从来不是挡箭牌,白清月该干嘛干嘛去,何必惹到她?

    “你?”

    白清月没有想到,白清秋居然这么狠,狠到将她抛弃?这可是生死大关啊,她,她居然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本xiǎo jiě不欠你任何东西。”白清秋勾唇冷哼,乌黑清冷的眸子里散发着慑人之光。

    白清月她自己难道忘了吗?当初是如何的想要置白清秋于死地的,又是如何嫌弃她挡了她的太子妃之路的?

    若是秦府寿宴她的毒计得逞,她只有死路一条,若是欧阳振兴得逞,她还是死路。白清月留给她的只有死路,她又何必去做那农夫,救一条随时都会咬死自己的毒蛇?

    “你?你”

    白清月面如死灰,身体力量仿佛被掏空,姨娘不在,父亲不在,就连那个在太子身边呆了多年伴读的哥哥都不在,仿若世间所有人都将她弃之不顾。

    秦墨语,她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生在了秦府之中,投了个好胎吗,她有什么资格在这指控她?

    还有那个傻子白清秋,一日是傻,终生都是傻子,别以为夺了魁便有什么了不得了,若是有一天她当上太子妃,定要一个个将她们撕碎了。

    白清月感觉一道道刺骨的恨意从背心而发,越来越浓,越来越让她的胸口透不过气来。

    不,她不要在成为被人唾弃的人,她要成为太子妃,高高在上的将她们踩下去。

    “白清秋,秦墨语,都是你们,都是你们”

    白清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就近的白清秋狠推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根本没有任何防备,只见白清秋身体被推飞出去,而后又生生的撞倒了那边站立秦墨语。

    秦墨语嘴角上的讽刺还未退去,便见一道雪白的身影朝着她重重的砸了过来,顿时花容失色。

    啊。一声尖叫。

    砰。两个身影叠加在一处。

    秦墨语头部着地,顿时感觉一条浓稠之“水”从额间顺流而下,抬手一摸

    “啊,血?”

    手上一大片鲜红的血迹,刺痛了秦墨语的眼,此时额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她确定,是被磕破头了?

    头破了?

    那,那会不会留疤?

    凌王殿下他会不会嫌弃她?

    一连三个问题暗砸在秦墨语心头。

    “啊不要,白清月,你,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秦墨语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伸出尖长的手指,对着白清月便狠抓了过去,白清月看着发了狂的秦墨语心下大惊,本能的纠住身边的宫女挡了过去,那宫女反应也快,一把侧头,反手抱住秦墨语

    一时间,衍悔殿瞬间乱作一团,三位大人头痛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