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皇上来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二章 皇上来了

    第七十二章皇上来了

    一场审判,已经变得越来越掌控不住了,一个礼部xiǎo jiě,一个相府xiǎo jiě就这般在公堂之上闹腾起来,互称都要杀了对方,面部扭曲,根本没有任何美感可言。

    张大人劝这边不是那边也不是,急得团团转,秦二xiǎo jiě若真是破了相,他,他怎么跟相爷交代?

    女子,除了清白,便数这相貌第一,每一个府里的嫡女,哪一个不是用在刀尖上,利益的联姻更有利于家族的稳固,何况秦墨语是相府嫡孙女,若说配上太子,那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张大人更是着急上火了。

    白清秋淡定的从地上起身,拍了拍裙脚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勾唇一笑的看着这场闹剧。

    “大姐姐,你的这招隔山打牛,着实不错,明明知道白清月恼羞成怒你却火上浇油,她怎能不气又怎能不对你动手,你也明明可以躲开,可你又顺便微秦墨语身上撞,从而挑起白秦二人之仇,啧啧啧,聪明,厉害。”

    白清竹不知何时来到白清秋身边,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道。

    白清秋双手抱胸:“你也不差啊,白清月和秦墨语能站在这衍悔殿受审,你可是大大的功臣,欧阳振兴再怎么纨绔,也知道什么地方该进,什么地方不该进,可是进来之后,就那么巧的先后遇上了白清月,秦墨语。

    我的好四妹,你这般的精于算计,罗姨娘她知道吗?”

    白清竹并不否认,欧阳振兴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个时候她亲眼看到了他是如何玩弄农庄之女的,下身血流成河,一把尖刀刺入其中,农女哪里是不堪受辱而死,分明就是被虐亡。

    所以,当她知道白清月要对付白清秋之时,她很好的利用了这次机会。

    可是罗姨娘?

    白清竹双眼微眯,“白清秋,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害怕了吗,罗姨娘那个没用的,只知道依附于李氏过活,哪一次不是被吃得死死的,我白清竹要做,必不会被这么一个没用的姨娘所束缚,所以”

    “呵。”白清秋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

    “我笑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什么意思?”

    白清秋笑而不语,她又不是百科全书,没有义务替她解答任何意思。

    “白清秋,别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我不会上当。”无论什么事,都改变不了她现在要做的任何之事。

    “住手。”

    就在此时,一声大喝,空气中随此喝声传来一道无形之力,此力道巧妙的将白清月秦墨语二人分开而又不伤其身。

    叶良收回掌力面色如铁的退至一边,林公公一声独有的法锐之声传了进来。

    “皇上驾到。”

    皇上?

    众人震惊不已,硬生生呆愣住了,这,这个时候皇上来了?

    “衍悔殿,何时变得如菜市场一般了?汪东平,你身为刑狱司小统领,难不成,就是这样为朕办事的吗?”

    随着一声威严震喝,一道明晃晃的身影迈着沉重步子的男人走了进来,顿时,殿中所有之人齐齐拜倒在地,包括白清秋。

    这就是龙威,这就是皇权,她不得不跪,可是这一跪并不代表她屈服,而是在没有真正可以抵抗的实力之前,不想被他抓住任何把柄在。

    白清秋暗暗握拳,君若凌说得不错,她实在是太弱了,弱提一捏就碎,弱得狐假虎威般的周旋于张大人,李成林和汪东平之间。

    她很想抬头看一看这个即想杀她,又想她活着的男人,可是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臣,有罪,请皇上责罚。”

    汪东平二话不说,请罪起来。

    ,一庄小事都办不好,联还要你何用?”皇上冷哼,神情庄严。

    底下之众紧缩着脖子,不敢开口,此时若是谁开口,谁便就是那出头之1;150850295305065鸟,只有被打的份。

    皇上沉着目光凌厉的扫了一遍跪倒在地的人,最终,目上光放在了那个白色身影之上,长长如丝绸的秀发披在身后,低着头看不清面容,可是他很确定,她,便是白清秋。

    “京兆府张天坤,案子进行得如何?”

    皇上话音有所回转,众人也跟着松了口气,可是谁都没有发现,皇上饶是对着张大人说话,他的余光也从未离开过白清秋。

    白清秋自然感受到了皇上对他充满探究和潜在不善目光,只是,她一点也不害怕,本以为她会有些紧张或拥有其他的情绪,但没有,仿若她天生就不怕他一般。

    “什么,秦二xiǎo jiě被打破了头?”

    思虑之间,白清秋耳边又传来皇上的惊声,这时,她想笑,这个皇上是真的关心秦府?秦墨语血都快流干了,他竟然才发现?

    白清秋目光微闪。

    不对,他不是看不到,而是看到了,而且还让秦墨语的血流得再多,伤口裂得更大,朝中人人都以为秦墨语会是太子妃最佳人选,毕竟,她是相爷嫡亲的孙女。

    可是,进宫之前发生的那一小段,白清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往这方去想,因为秦墨语在白清竹的指导之下成功的看上了君若凌那只大桃花,所以

    可,皇上,这又是因何而延误秦墨语的伤情,难道,是真的不想她当上太子妃,要知道,容颜有损便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她的。

    白清秋脑子在这里打了个结,皇上是不想她嫁给太子,还是不想她嫁给凌王?

    “白清秋,白清秋?”

    张天坤一声比一声高,暗暗发苦,这个白府大xiǎo jiě该不会初见龙颜便真的傻了吧?那可就真糟了。

    “张大人,何事?”

    白清秋这才回过神来,本能的问道。

    张天坤拼命忍住暴走的冲动,咬牙而道:“皇上问你,那失踪之后,白大xiǎo jiě去了何处?”

    失踪那日?

    原来,案子终于问到她这里了。

    那日,秦府二xiǎo jiě没有杀欧阳振兴,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为了一个庶子而毁了自己闺誉。

    白清月也不可能,起火前,白清月已然进了白府,而唯一可能的,就是她这个消失了一夜的白府大xiǎo jiě,再加上白清竹的一翻老实说话,她白清秋,就是这个凶手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兜兜转转,居然落到了一个最不可能之人的身上。

    可是

    白清秋却重新做了个极为恭敬的跪拜。

    难道,她是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