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本王另送她一份大礼-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三章 本王另送她一份大礼

    第七十三章给皇上再加一道笃定,本王另送她一份大礼

    白清秋,原来真是你干的!

    真是好啊,太好了!

    白远涛治不死你,姨娘也治不死你,那这回呢,欧阳振兴的死,总可以让你死了吧,皇上可在呢!

    白清月带着满满的嘲讽,盯着恭敬的磕着头的白清秋,心中惊喜若狂。

    与她有同等想法的还有秦墨语,不管凌王妃是不是白清秋,她都不希望她活着,任何一种最低的可能性她都要狠狠的掐灭。

    白清秋这般,旁人眼里是死定了,可是放在聪明人的眼里,必定是有所转机。

    皇上目光带着久居上位的威压直直的在看着那个在殿前的女人,表面上依旧维持着皇上应有的情绪,可是谁又能知道他心底里那真正的想法。

    “主子,白大xiǎo jiě应该得尝所愿了吧。”

    暗中,岚翔说道。

    这一切的安排,从放那把火开始就已经进入白清秋和主子的算计之中,一步步闹大,线索一条一条的让他们抛出,最终惹到大殿,见到皇上,为的就是说明白大xiǎo jiě最后失踪,而后再引出安福堂。

    “得尝所愿?”

    君若凌露出凌厉的眼神,“只怕还早,若是皇上他想放那个人出来早放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也不会因为某人的一句话而有任何改变。”

    君若凌看了看那个女人,胆子倒是大,别人第一次见天颜,只会吓得发抖,而她却毫无惧色,看来,果然是天生的敌人。

    只是,小女人,你以后的路只会更加的艰难,因为他绝不会允许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敌人强大起来的。

    “走吧,为了给皇上再加一道笃定,本王另送她一份大礼。”

    说罢,君若凌身体便消失在刑狱司暗间,也就是张大人李成林方才所呆之处。

    任谁也没想到,那道暗格之中居然还会有人,也没人会想到,药罐子十二亲王有这般大的本事,能自由出入皇宫而不被人发现。

    “启禀皇上,若是臣女说了,皇上会原谅臣女吗?”

    白清秋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做了这么久的工夫,可千万别掉链子在这里,否则,一切白费。

    “白清秋,真的是你杀了欧阳振兴。”白清月锐利的尖叫脱口而出,那语气怎么听都带着幸灾乐祸。

    皇上眉头轻皱,未经他允,殿下之人岂能开口擅自说话?不过,他但并未降罪。

    “我的好三妹,你想得也太多了,你们不是想知道本xiǎo jiě失踪了一夜去了何处吗,本xiǎo jiě去了行云寺。”

    白清秋最后三个字说得极为清晰。

    行云寺?

    皇上双眼微眯,那儿可是老十二地方,她,怎么会去那个地方,是偶然,还是说跟君若凌有关系?

    不,这不可能。

    皇上刚冒出这个念头,便否认,君若凌怎么可能跟白清秋有任何联系?一个亲王,一个傻子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白清秋,你胡说也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啊,行云寺,也亏你说得出口。”白清月冷哼,见在皇上没有阻止,便越发的得意了起来。

    但也只有白清月这般想,任何人都不会这么想,在皇上面前,给你脸面可千万别得意,反而要更加的小心,在皇上面前胡乱插嘴,是要出大事的。

    可惜,白清月丝毫没有这般的觉悟。

    “白清月啊白清月,本xiǎo jiě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白府三xiǎo jiě了,我痴傻了十四年,对白府可以不闻不问,可是你又没傻,你居然对白府也不闻不问,真是真是让人寒心。”

    “你,你胡说什么,本xiǎo jiě什么时候对白府不闻不问了?”

    “那好,你告诉我,我们的祖母身体可好?你告诉我,我们为什么长这么大了见不到祖母?”

    什,什么?什么祖母?白府里,有祖母吗?

    别说是白清月,就是白清竹也怔住。

    可是皇上却比她们任何一个人都要震惊,龙袍下的手掌紧紧一握,原来,原来白清秋在这里等着他?

    欧阳振兴之死必然会引起欧阳申的极度愤怒,告上大殿,而后他这个做皇上的也不得不下令彻查,众京兆府到皇宫,这一步步都是白清秋算好了的。

    皇上何许人也,权势斗争的最高者,瞬间便想通了其中关节,手指紧握,他,似乎不能再留她了,可又不能这般明目上张胆的将她杀了。真是失策。

    身边的林公公蓦然感觉到到皇上隐隐透着股杀气,心中暗暗一惊,难道,皇上对白清秋起了杀意?

    不过,很快了然,那样一个身份,即是保障,同样,又是烫手山芋。

    白清秋自然知道皇上的变化,可是,她绝不会在这个时候退缩,继续淒淒然道。

    “皇上,各位大人,每当我看到别人的祖母带着孙儿出席各府宴会之时,我的心,没来由的很痛很痛,当时我还不明白,可是现在我明白了,原来,我是少了祖母。

    本以为,祖母早已逝去,可是有一天却让我发现,父亲和李姨娘急冲冲的走入白府后堂,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出来,经过本xiǎo jiě明查àn fǎng,这才知道了,祖母因身体不适,长年住于安福堂中调养身子”

    白清秋话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留给人们足够的想像空间。

    什么调养身子需要进安福堂长达十四年之久,又是什么原因让满口仁义忠孝的白远涛将自己的母禁押起来?

    若说这其中没有有猫腻,1;150850295305065只怕谁都不会相信吧。

    “所以,所以当我从马车内醒来之时,便直接前往行云寺祈福,保我祖母安康。这也算是痴傻了十四年的孙女的一片心意吧。”

    白清秋的话悠悠响起,声音如有魔咒一般的让将他们引到另一个情景之中,那便是,她没有杀欧阳振兴,她只不过是替久病的祖母祈福而已。

    没有吗?

    “不,不,你说谎,这怎么可能,你夺了秦府的魁,怎么可能一下子便想到去寺院之中了?”这画风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白清秋的话,她白清月一个字都不信。

    “没错,白大xiǎo jiě,你,可要拿出证据来啊。”皇上应声而道。

    又是证据?

    白清秋勾唇而笑,只是她的头始终未抬,不是因为皇上没让她抬头,而是她暂时还不想看到皇上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