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既然开始了,便没有退步的道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四章 既然开始了,便没有退步的道理

    第七十四章既然开始了,便没有退步的道理

    要证据是吗,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她可不是张天坤,一被人问起证据便怂了下去。

    “皇上,您怎的也跟我家三妹一样了?”

    皇上跟白三xiǎo jiě一样?白清秋此话一出惊吓了在众所有之人,这,这如何能比?一个高高在上的皇上,一个不过是闺阁xiǎo jiě,白大xiǎo jiě这话是暗骂皇上只有xiǎo jiě般的智商?

    想到这里,不得不为白大xiǎo jiě的大胆紧捏着把汗。

    白清秋不管那些,继续说道:“这证据不是明摆着的吗,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行云寺的寺僧,再不济,还可以问一问张大人,衙差可是将我从那处请下来的。”

    此话一出,众人便生生闭嘴起来。

    案件到了这里,便再也无话可说了,皇上沉浸半刻之后,只道一句,交由京兆继续探查,便将今日之前所有之事揭了过去。

    众人齐齐松了口气,身上那道紧张之气平复了很久才站了起来,由宫人们引出皇宫。

    白清秋站马车边抬头看看天色,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大半天,可是,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却没有因为这次的布置而成功,暗暗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不行。

    “哼,白清秋,你可真行,居然敢在皇上面前提那种条件?”白清月怎么看她怎么不爽。

    秦府夺魁,皇上金口玉言,她却只提了一个“免跪”之事,难道她不是应该要求更高点吗?

    1;150850295305065

    白清秋赏了她一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便踏上了马车,绝尘而去。

    “你?”

    白清月气得直跺脚,这回,她白家三xiǎo jiě的面子,可真是全都丢光了,不仅如此,还得罪了秦府二xiǎo jiě,真是,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白清秋没心思理这些外乌七八糟的破事儿,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将白老夫人从那处弄出来,还有皇上今日的眼光,那分明就是要将她灭了的打算,可他又不能让众朝臣发觉,否则,杀一个朝臣之嫡女,那是会留下千古骂名的。

    背靠在马车壁上,抱着个软枕,将头埋在其中。白清秋知道,她以后的路越发的难走了,如履薄冰,稍有不慎,掉落的不仅是寒冰之中,而是万劫不复。

    兰香不敢打忧,静静的坐在那处只陪着xiǎo jiě,若非她们被阻宫外,她一定会进去在xiǎo jiě的。

    许是累了,白清秋竟埋软枕之中居然睡着了,她这一睡,睡得极沉连个梦都没做,甚至就连被人抱上大床都不知道。

    直到,咕咕肚子唱起了空城计,这才勉强睁开眼睛,可当目光接那个嫡仙般的男子身着宽松白袍,端着书在烛光之下细细阅读。

    “君若凌?不会吧,他怎么会在这里?看来我还是没睡醒,又或饿得头昏眼花了。”白清秋翻了个身,她暂时还不想看到这个人,这会让她感觉自己很失败的。

    “兰香,小新,本xiǎo jiě饿了,去给我弄点儿好吃的来,我要吃肉吃肉。”白清秋大声叫道。

    “吃肉?白清秋,你今日得罪的不止是皇上,只怕你以后吃青菜都要小心了。”

    嗯?

    这声音,真的是君若凌?

    白清秋一个激灵翻身而起,乌黑的眼眸里睡意全无,死死的盯着这个慵懒的男人,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你不是一直都说规矩的吗?你的规矩去哪儿了?”

    白清秋发髻凌乱,黑眸之中的还挂着未来得及退去的泪花,这是人睡沉一醒后才会有的,她本就绝美异常,此时泪眼蒙胧的她,越发的让人着迷了。

    “还是现在的你更美一些。”

    君若凌淡声说道,若是可以,他很想天天看着她起床的模样,没了周身的刺的白清秋,显得柔软无比。

    白清秋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先别说这个了,这次计划失败了,祖母她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出来,若是再提及,只怕南渊国的皇帝就真的要发毛将白府随便个罪名给全家抄了。”

    “既然开始了,便没有退步的道理。”

    君若凌此话一出,白清秋黑白分明的眼睛越发的亮了起来,猛的冲了过来,如狗似的看着他。

    “你有办法?”

    君若凌哭笑不得,也只有在谈她喜欢之事时才会露出这般狗腿的表情。

    “你以为,只有你们衍悔殿中是激烈的、紧张的吗?在外头,还有人比你们更加的紧张。”

    白清秋脑子里立即闪现两个身影,“你是说,李姨娘和秦夫人?”

    看着这般可爱又聪明的小女人,君若凌忍不住弹了过去,顿时便听到白清秋嘶的一声,可又不敢回嘴,只能在心里骂了一遍君若凌。

    “不错,就是二人。”

    白清秋揉着脑门儿,得意道:“女儿出事了,最关心她们死活的只有这母亲,而这两个人,又去找了谁来替她们的女儿开脱,又或者是,以正视听?”

    先不说白清月,秦墨语,光是这个身份便要值很多钱,秦夫人秦老爷和相爷绝对不会让秦墨语与欧阳振兴有过纠缠,哪怕是一丝纠缠之事落处外间,女子的用处,与男子考功名一样重要,若是利用得好,光宗耀祖都是极有可能的。

    那么,秦夫人会去找谁摆平这件事呢?

    白清秋脑子不停运转,莲贵妃?不可能,她毕竟是妃子,就算是极受宠爱,那也是后宫妃嫔,后宫不得干政,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定律,而且万一弄个不好,皇上发起怒来,就连莲贵妃在后宫的位置都要动摇了。

    “李成林?”

    白清秋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秦李两家向来同气连枝,这样的关系再加上刑部尚书一职,直接封锁消息,磨平此事也不是不可能,再加上她们进宫显有人知,只一句进宫看望姑姑莲妃,谁又真的知道他们在宫中干了些什么呢。

    可是,她又如何抓住李成林的小辩子呢?

    白清秋目光溜溜的转向君若凌这只大妖孽,发出银铃般的咯咯笑声,目光中透出来的是对猎物的锁定。

    岚宽岚翔站在门外不禁起了鸡皮,这白大xiǎo jiě的笑声实在让人受不了,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化成为大灰狼要将主子给吃了,不过,到最后谁吃谁还真不一定。

    “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凌王殿下能将上次巫盅之事给摆平,想必一定是有原由的,没有其他,照着上次的给我来一份,如何?”

    “可以,不过,你用什么来换?”

    白清秋:还要换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