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别让本xiǎo jiě失望,否则,老娘要扒了君若凌的皮-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五章 别让本xiǎo jiě失望,否则,老娘要扒了君若凌的皮

    第七十五章别让本xiǎo jiě失望,否则,老娘要扒了君若凌的皮

    “强盗,他简直就是一个无耻的强盗。”白清秋从牙缝里狠狠挤出这几个字来。

    好胸中有千万怒火涌上心头,目光之中全然是对君若凌的埋怨,太可恶了,真是太可恶了,居然将她好不容易弄来的一百两黄金给撸走了。

    “啊啊啊,不待这么玩人的?”白清秋粉拳锤在饭桌上,瓷盘中的水晶猪蹄震了震。

    “本xiǎo jiě变成穷光蛋了,你们也别想好过。”伸手将她的晚餐抓了起来,狠狠的咬了下去。

    兰香小新相互对视,目光中透着浓浓的笑意。

    “xiǎo jiě也只有在凌王面前才会变成正常的闺阁xiǎo jiě,有脾气,会发火,而且,还娇羞。”

    “是啊,没想到xiǎo jiě一下子竟长大了,我怎的感觉,我保护不了她了呢?”

    小新透着高兴又失落,以前的xiǎo jiě她可替她挨打的,可是现在,xiǎo jiě什么事都自己冲在前方,这让小新很心疼。

    “我们应该高兴才是,你不觉得这样的xiǎo jiě很让人敬佩吗?”兰香笑道。

    小新转了转眼睛:“兰香姐,xiǎo jiě身边都有男子了,那你呢,那天送你回来,又让将你抱走的男人,是谁呀?”

    轰。兰香的脸瞬间绯红起来,娇骂:“你个死丫头,你不是睡着了吗,怎的知道?哼,我告诉你,他,谁也不是。”

    “好好好,不是就不是,不过今日我可看到了,站在门边的那个俊美小哥”

    “好你个小新,居然敢调侃我,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二仆嘻笑打闹,兰香满脸朝红犹如天边彩霞般美丽,岚翔到达此处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让他心动的画面

    “兰,兰香”

    兰香一顿,熟悉的声音响在头顶,娇羞的转头一看,脸色顿时跨了下来,他,他,他竟然?

    “啊,痛,兰香,你,你干什么?”岚翔脚趾一痛,那只绣花鞋很快没入裙角。

    “哼,别叫我,我虽是个奴婢,可也是正儿八经的姑娘家,受不起你的,你的,你的”兰香半天都没说出口,最后恼怒的跺脚禀报xiǎo jiě去了。

    岚翔一脸懵逼,兰香她,她方才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一下子便变得这般凶了?就连一向亲和的小新好像也不高兴了。

    身边的女子暗暗摇了摇头,替他默哀了一把:“翔护卫,你到底要抱我到什么时候?我是不会轻功,又不是不会武功。”

    “哦。岚轩,你说兰香她是怎么了,怎的?”

    “不知道,还是快带我去见白大xiǎo jiě吧,若是耽误了主子的事儿,你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好。”

    岚轩看着这个傻人,人家姑娘看到你怀里抱着另一个姑娘,你以为她会高兴到哪里去?不过,他倒是很有眼光,兰香长得不错,可以做她弟妹。

    皇宫之事虽然过去不过两日,可是带来的副作用远远不止如此,刑部李成林借口体内湿气过重,待家修养,而案子由全然推给了京兆张天坤。

    “老爷,您这般来奴家院子里头,难道就不怕夫人生气?”美婢纤长的手剥了个葡萄,娇媚的伺候着。

    李成林一把揽过美婢细腰,“怕她?本老爷除了皇上,谁也不怕。小美人儿,你可是本老爷重金弄来的,为的就是让你好好伺候本老爷。”

    案子他不管了,所以,也该轮到他享受享受了吧。

    不过,李成林更高兴的是,秦府一连两日都递了贴子进来,说秦夫人想要进府,却被他一一1;150850295305065给挡了回去,不为其他,就因为他李成林自从与秦府交好以来,他都是以秦府马首是瞻,而这一次,总该轮到他发发威了吧。

    “呵,秦府二xiǎo jiě,真是多亏了你,本大人才有这个机会杀杀秦府之威。”李成林想想那日听到的,便感觉兴奋。

    秦墨语在皇上的威压之下不得不老实交代,她与欧阳振兴分开之后,便来到了登风阁。

    登风阁里有什么人,他们男宾有哪个不清楚的,凌王殿下身子不适,在登风阁里休息。孤男寡女,能有什么好?

    “那,秦夫人找你何意?”美婢问道。

    李成林冷哼:“何意?自然是将秦墨语办好事给摆平了,他们秦府不是有一个贵妃娘娘吗,怎的不去找她,反而找上本大人?那还不是怕将莲贵妃给连累了。”

    说起这个他便冒火,难不成,秦府就不怕把他给连累了?还是说,他这个刑部尚书对于秦府来说是个可以抛弃的?

    想到这里,李成林猛然想起白清秋在殿上说的话,秦府为了保护秦墨语可以推出去白府三个xiǎo jiě,那么同样的也将来也会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舍弃李府。

    李成林猛的站了起来,美婢一时不查竟被带倒在地,可是她却没胆子怪罪,因为老爷此时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暗中白清秋冷哼:“终于是想起来了,看来本xiǎo jiě洒的,还是有几分用处的。”

    战术,自然是攻心为上,而且要紧紧的抓住对方的关键点。

    秦府与李府最坚固的不就是他们的关系吗,可恰恰也是他们二府的弱处,只要给其中任何一个人种下怀疑和防备的种子,那么一但遇到什么事儿,这枚种子便会疯狂的生长,一发不可收拾。

    “白大xiǎo jiě果然厉害。”岚轩赞道。

    白清秋勾唇而笑:“别尽说那些个没用的,现在,该轮到你上场了,记住,别让本xiǎo jiě失望,否则,老娘要扒了君若凌的皮。”

    白清秋处于火冒阶段,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出差子。

    岚轩先是一怔,而后笑道:“是,白大xiǎo jiě,定不辱命。”

    岚轩二话不说戴上rén pímiàn jù,手指利落的在脸上一动,一个“白清月”瞬间出来了,随而,“白清月”双掌一推,李成林小院瞬间刮起一阵大风。

    风过之后,白清月高傲的站在李成林面前,唬了他一跳,险此栽倒在地。

    “白清月?你,你怎么可能来我的院子?”李成林大惊。

    “李大人在何必惊讶,本xiǎo jiě的能力远不是你所能看透的,此次来,只有一个目的。”白清月勾唇而笑。

    白清秋暗暗竖了个大母指,真是不错,声音语态像极了白清月,岚轩就是个人才。

    好戏好刚刚开场,秦夫人,李姨娘,白清月,一个也别想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