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让他们知道,本xiǎo jiě是如何的受重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六章 让他们知道,本xiǎo jiě是如何的受重视

    第七十六章让他们知道,本xiǎo jiě是如何的受重视

    “清月,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李姨娘苦口婆心,连日来她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紧紧的守在白清月的院门之前。

    自从那进宫以来,白清月便死死的将自己关进院子里,谁也不见,就连饭食也只是由婆子送至院门退出十步之外。

    李姨娘原以为她只是生个闷气,原想着让她清静也好,可到了第三天还是这般,李姨娘便感觉不对了,急急赶来对着院门大叫。

    “不是?不是这样,那又是怎样在?父亲为了不得秦府,竟将女儿推出去,白清秋和白清竹那个贱人就罢了,可是,可是你们居然,居然”连她也不顾了。

    白清月想到这里便感觉整个身心都是冰冷的,原以为白远涛有多么的宠爱她,可一到关键时刻,居然是这般的毫不留情。

    好,既然白远涛和李琼花这般的无情,也别怪她白清月翻脸不认人,太子,太子,只要她能够成为太子妃,那么这一切的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可是,可是她一个闺阁xiǎo jiě,又如何能成为太子妃?

    “清月,清月,你听我说,我真的试过了,我还去找过你哥哥,让他出面在太子面前说救你的,可,可是”

    就在此时,白清月听到了李姨娘正中下怀的声音,眼前猛的一亮,对了,她的好哥哥白清流,目光一闪,嘴角勾起冷笑,她知道该怎么做了,李姨娘她一定有办法的。

    可当李姨娘听到白清月的要求,脸色瞬间白了又白,她,她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她还能做太子的主?

    “这个我不管,是你们欠我的,所以,我的这点要求,你一定要做到。”白清月说完便,砰的一声,再次关紧院门。

    白清竹站在高高的凉亭之上冷笑的看着李姨娘青红交加的脸,心情瞬间爽朗了起来,对着身边的罗姨娘轻声道。

    “看到了吗?这就是压在你头上十几年的夫人,这般的脸色,这般的行为,跟狗又有什么区别?”

    罗姨娘看到了,可她更看到的是自己的女儿:“清,清竹,你”变了。

    她没想到,女儿第一次拉她出来逛园子却是让她看这个?说不震惊那是假的,清竹她,她怎的知道夫人和三xiǎo jiě会有这么一出?还有她的表情让她感觉到害怕和陌生。

    “娘,我不得不变,在这个世间,若是一成不变,你只会被人吃得死死,甚至惨死,还有你也要变,不要怕,明白吗,李琼花根本算不得什么东西。”

    白清竹她重来一世,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她们头上,别说是李姨娘,就是白清秋她也不会放过。

    “不,女儿,你别这样,我的女儿向来是乖巧懂事的,你,你怎的突然?”

    “乖巧懂事?呵呵呵,娘,乖巧懂事能换来什么,是能换来你的好日子过还是能换来女儿的终身大事?不,不要我不要再乖巧懂事了,我只要奋力反抗,好了,若是你不想与我一道,那么,你今日我给你看的,全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白清竹见罗姨娘丝毫未动,那模样就像只知道躲在脚落里瑟瑟发抖的老鼠般,不禁冷哼,愤然而去。

    白清秋那日提了句罗姨娘,她还以为白清秋会对她下手,这才有了这么一出,不过,应该不会,因为罗姨娘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罗姨娘睁大眼睛,呆愣的看着女儿远去的身影,伸出的手想抓住,可依旧是慢了一步。

    “罗姨娘,这桂花糕,还要给四xiǎo jiě送去吗?”丫鬟手中提着食1;150850295305065盒开口道。

    桂花糕是她早就准备好的,因为清竹她爱吃,可是还没等她送出手,她便走了,一时间,罗姨娘有说不出的难受来。

    天下间的母爱各种各样,有的为了满足女儿的要求奋力去做那些不可能的事,哪怕前头是个死字,有的为了保护女儿,情愿一生低声下气受尽嘲讽却一声不坑。

    那她呢,她白清秋的母亲又是如何保护她,爱她的?

    白清秋透过白纱的窗棂看着窗外夏日风有一阵没一阵的吹过,她的心也如这风般,似有似无,永远不知道下一阵将吹往何处?

    “大xiǎo jiě,下一步,我们如何部署?”岚轩恭敬的问道。

    她们的一举一动全然被白清秋掌握,君若凌给她的岚轩很好用,做什么事都轻而易举了起来,只要微微一个变妆,任谁都察觉不到。

    “如何部署?”

    白清秋清冷的眸子再次勾起邪恶的光芒,“当然是让他们知道,本xiǎo jiě是如何的受重视了,几天之后李成林那边也会有所动作。”

    只是没想到,秦府寿宴除了能让她交上叶二娘之外,还另外让徐太傅看中,就是被君若凌称赞巧夺天功的,那块用胡瓜雕刻出来的莲花,好巧不巧的上端在了徐太傅的面前,徐太傅饭也不吃,眯着双眼睛爱不释手。更有好巧不巧的多方打听到是出自于她的手,于是此事便记在了心头。

    而徐太傅的孙女徐xiǎo jiě再过几日便是及笄,而这,便是徐太傅亲自昭见的一个大好机会,同样,也是白清秋的大好机会。

    这一切的一切难道都只是个巧合?白清秋摇头,她更相信,所有的巧合都是人为的。

    白清秋目光深远的笑了,“岚轩,你说你家主子,是不是神人啊,怎的每一步都算得这般精?就是一个小小的玩意儿居然能入徐太傅的眼,真不知是我的福气还是我的福气。”原来,这就是君若凌说的要送她的大礼。

    岚轩嘴抽,若是她所听没错的话,这话里话外都是在说她福气吧,转头看向兰香小新,你家xiǎo jiě从来都是这样的吗?

    兰香小新立即侧过不看,岚轩了然。

    “来吧,干活儿了,记住你们接下来要做每一件事,丝毫不能让她们察觉到有任何不对,明白了吗?”

    白清秋站起身来,犹如要干一场硬丈般的说道。

    “是,xiǎo jiě,奴婢定不负所托。”

    兰香,小新,岚轩齐齐点头,三人热血之气瞬间被白清秋点燃,jī qíng高昂,这是xiǎo jiě第一次主动进攻,绝不能有丝毫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