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不好了,三xiǎo jiě上吊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八章 不好了,三xiǎo jiě上吊了

    第七十八章不好了,三xiǎo jiě上吊了

    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计划,让小新姣好的脸上印上一个火红的巴掌印,说值得吗,好像不值得,若非她的实力不够,又如何会落得如此地步。

    “你放心,这一巴掌,本xiǎo jiě一定为你讨回来。”

    小新保护她少说也有十四年了,从她记事开始,她便在她身边,她自己就是个孩子,还学人保护她,真不知道她这份实诚从何处而来。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小新有任何闪失。

    白清秋说罢,便转身走出,接下来,该轮到她出场了。

    小新看着xiǎo jiě愤然而去的背影,心头涌上一阵暖意,不过:“xiǎo jiě,这都是小新愿意的。”

    而另一处琼雅院,李姨娘看着这张水印竹花的精美请贴,激动得浑身一震,纤手颤抖着打开,一股清香之味扑面而来。

    “这,这真的是徐太傅府上的贴子啊。”李姨娘狠吞了吞口水,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白清流同样的喝了杯清茶,俺住难得的兴奋。

    “没错,而且此贴之中所书的行楷小字,也是亲出于徐太傅之手。”

    有一种人的字,你看了一眼便无法忘记,徐太傅年近七十高龄,自从四五岁习字开始,这六十五年间便从未间断过,每日必书完三张宣纸。也正是因为他的坚持,所以他写出来的字,哪怕是一个点也会与众不同。

    不过,白清流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徐太傅虽年事已高,可他的风骨与正气就是秦相也要让他四分,在朝中,更是有不可磨灭的位置,若是太子能得其相助,无异于雪中送炭般的存在。

    皇宫之中,皇上子嗣单薄,除了太子便只有莲妃那个不满八岁的皇子,其余三者便都是公主,长公主前年之时被远嫁西临,而其余两个公主不是吃斋念佛,便是胡乱作为。

    只是,皇上一点儿也不着急子嗣之事,更早早的立了太子,按理来说,这应该是高兴之事,可若是身置其中,你便会发现,这个太子分明就一点儿实权都没有,不是在国子临受学,便是做些无关痛痒之事。

    太子他,早已不耐烦了,可,终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若是此次能与徐太傅交好,让其在皇上面前说上一二,说不定皇上便会交给他做些更实际的事情,比如监国。

    想到这里,白清流的激动不比李姨娘的少。

    “母亲,此张拜贴切不可落在白清秋的手里,否则,mèi mèi要是想出头,嫁个好夫君便难了。”白清流说道。

    他表面上是太子的伴读,可是他做着太子不能出面做的事,比如布置暗桩,比如牵线搭桥,这种事就算是死也不能向外透露半句的。

    “夫君?”李姨娘听到这里,脸色顿时尴尬了起来,清月她想嫁的人,是太子,这,这让她如何说出口?

    “怎么了姨娘,可有其他之事?”

    白清流眉头轻皱,当他一问出口便后悔了,白府宅内之事,他真的不想管。无论是白清月的欧阳振兴一案,还是白清秋脑子突然清醒,若是可以,他真想脱离白府这个累赘,一心为太子做事成为下一个开国世勋。

    李姨娘看着自己俊美能干的儿子,又想到白清月那句她的眼里只有哥哥之类的话,最终还是开口道。

    “清流,你看太子如何,清月她有没有可能”

    “母亲,你不会是疯了吧,你想让清月嫁给太子?”

    李姨娘的话还没说完,白清流便猛的打断,“太子是什人,也是一个小小的礼部尚书之女可以觊觎的?母亲,若是此事,我可以直白的告诉你,绝无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清月也是嫡女!她迟早都会以嫡女的身份入家谱!她也是琴棋书画样要精通的啊,再者说了你不是太子伴读吗,若是运用得好,抓住时机,这又有何不可?”

    “荒谬,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好,我不怕告诉你,太子心中早就有了人选,不是刑部尚书府的李晴儿,便是秦府二xiǎo jiě秦墨语,所以,你们还是收起那些个心思吧。”白清流冷哼。

    什么,太子心中早有人选?刑部,秦府?

    李姨娘惊得后退半步,怎的她一丝消息都未曾听到过?

    别说是李姨娘,就是门外偷听的白清月也被惊得脸色发白,又是秦墨语,带着极大的恨意,白清月离开琼雅院。

    她原本是听洒扫的丫鬟说姨娘抢了个不得了的贴子,像是徐太傅的,还说当日太子会亲临,于是她便欢喜的赶了来,可是没想到,听到的却是她不想听到的事情。

    “好啊,白清流,李琼花,你不帮我,我自己也有办法。”

    可是谁也不知道,她的办法,居然是

    “啊,不要啊,三xiǎo jiě别这样,快来人,快来人啊,三xiǎo jiě她上吊了。”

    没错,白清月扯了帘蔓,撕了条,就在自己闺房里打了个活结,将脖子套入。

    丫鬟瞬间慌了神,无意之中撞倒白清月踩着的绣墩,脖子一疼,长绫将气管阻断,白清月脸色顿时青紫起来,如快死的鱼1;150850295305065儿一般翻着白眼。

    而琼雅院这处,白清秋不管不顾的先将这里的精美盆栽砸了个稀巴烂,大闹一场,那种发起疯来的模样较之以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是白清流在这里,她也丝毫没有给半分情面。

    而且推桑之中,大xiǎo jiě竟然给了二公子一个有耳巴子,气得李姨娘冲上去就要干起架来,若不是身边的丫鬟婆子接住,只怕李姨娘又要吃亏了。

    “好你个李姨娘,你竟敢对本xiǎo jiě耍横,看我不教训你。”

    趁着李姨娘被拉住,她白清秋瞬间又赏了李姨娘几个嘴巴子,下手之重将李姨娘的脸都打肿了。

    小新兰香知道,xiǎo jiě这是在为二公子打了她而报仇,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这个时候白清流平白的受了一巴掌,饶是心中再有气,他也不能这个时候动手,这,很有失男人的气度。

    白清秋正是抓住了这点,才敢光明正大的对其动手。

    “不好了,三xiǎo jiě上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