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七十九章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第七十九章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什,什么?白清月上吊了?

    这枚如雷劈般的消息传入琼雅院,生生震住了李姨娘和白清流。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看看?若是白清月真的死了,你们就等着悔断肠子吧。”

    白清秋好心提醒,白清月现在不是死的时候。

    李姨娘立时便清醒过来,发疯般的推开丫鬟,跌跌撞撞的冲出琼雅院,哪里还有半点心思管白清秋?

    白清流暗中凌厉的打量着白清秋,白衣墨发,乌黑的眸子闪亲发亮,殷红的朱唇透着淡淡的微笑,再加上这精致的五官,当真是倾国倾城。没想到,数月不见,她竟如破茧的蝴蝶,与之前的痴傻判若两人。

    “我的好二弟,你不跟去看看吗?”白清秋笑道,纤白的手指就着一缕墨发绕着圈,看上去悠闲之极。

    白清流目光一沉:“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她,府中便算了,可是她却突然以秦府夺魁之势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还有那个欧阳振兴之死为被招进宫,李姨娘和秦夫人花了多少银子,想要暗中打通关节知道其中情况,并要将人保出来。

    可是到头来,却是三人什么事也没有,就这样出来了,虽说结果是好的,但那如流水的银子却是白花了,反倒是白清秋,一个铜板也没出,照样平安无事。

    难道,她真的只是走运而已?

    “你们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要是老娘我有那本事安排这么一场,早就夺了李姨娘的掌府之权,哪里还轮得到她本xiǎo jiě面前嘣哒?”白清秋冷哼。

    白清流一怔,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若是真的变聪明有能力了,还会让姨娘这般吃得死死,连请贴都保不住?

    不过。

    “徐太傅怎的会亲写请贴给你?”这才是问题关键所在。

    白清秋白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仙?哼。”

    白清秋见闹得差不多了,借口走出琼雅院,可是她方向不是回清秋院,而是朝着清月院走了过去。

    “该死。”

    白清流心头一紧,立即跟了上去,若是她再次发疯,又闹一回,那清月岂不是要遭殃?

    夜,很快便升了起来,黑色的大幕瞬间罩了住,今日的夜极黑,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初夏的虫子钻了出来,躲在暗出吱吱的发出细小的声音。

    “你们走,本xiǎo jiě再也不要看到你。”

    一个茶盏立时从门帘处狠砸了出来,夜虫见此不妙赶紧溜走。

    白清月脸色惨白又怒气攻心,本来是演场戏的,却没想到假戏真作了,若是李姨娘再晚来一步,她真的要吊死了。可也正是这样,李姨娘才有了下面这句话。

    “好,清月,你的心愿姨娘应你。”

    李姨娘一个咬牙应了下来,将所有的丫鬟婆子赶出之后再三确定周围没人之时,这才大胆开口。

    看着李姨娘这般,竟有种要发生大事的感觉。

    “清流,我知道你在太子身边,可是,可是你也别太指着太子过活了,一定要为自己的前程着想,因为皇上他”

    李姨娘此话一出,当真是将二震在当场,脑子里一片空白,尤其是白清流,嘴中喃喃:“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皇上竟然无意将皇位传给太子?”

    这个消息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打得他是外焦里嫩,脸色竟比白清月的还难看。

    “清流,清流你这是怎么了?”

    “母亲,你,你说的这话可是真的?”白清流手指紧握,指关发白,若她说的是真的,那他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岂不白费?

    什么从龙之功,什么青云直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空淡,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影,难道他白清流就只能做一个小小的礼部尚书的儿子1;150850295305065,还是一个嫡庶不分之人?他又有何颜面去面对国子监的那些个要员公子?

    想到那些人讽刺的眼神和明目张胆的嘲笑,白清流的心瞬间在滴血,就算是太子伴读又如何,还不是庶子一名?

    不,他不要,不要将自己落到这个地步,无论如何他要出人投地,让那些人见着他便卑躬屈膝。

    “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而且此事不仅我知道,就连你的父亲也知道。”

    当他们二人无意中发现这个秘密之时,便当下立誓不将此事透露出去,可是,可是为了女儿和儿子的终身幸福,她又不得不说了。

    虽然太子不能继承皇位,但皇上总会有老去的那一天不是吗,清月配太子也算是找到个依靠。

    白清流跌坐,目光转了几转,脑子快速旋转,从中找出可以顺利解决的办法。

    “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白清秋的身世,也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既然说了,李姨娘便将隐藏在心中十多年的秘密一齐倒了出来。

    什么?白清秋?

    她,她难道不是白府之女?

    一个接着一个的惊天秘密从李姨娘嘴里吐了出来,最后一个消息让白清月哈哈大笑,心里越发的鄙视白清秋了,一个野种有什么好怕的?

    直到夜深,白清流才从清月院脚步虚浮的走了出来,今日还好他来了,让他知道了这个惊天之事。

    “皇上,既然你不让位,那便只有用特别的手段逼你让位了,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档本公子的路。”

    说罢,白清流踩稳重而又凌厉的脚步往马房处,牵了头快马,趁着夜色急急进宫,虽然这个时辰已经下钥,可是他有太子亲赐腰牌,无论何时都能进出。

    “主子,要不要告诉白大xiǎo jiě,那丫鬟被盯上了?”岚宽说道。

    白大xiǎo jiě根本不是白府之女,这个他们早就知道了,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她的真实身份的秘密居然小新身上。

    岚宽脑子里便出现那个弱得不行的丫鬟。

    “不必,若是让她知道了,一定会将小新藏起来,若是这样,更容易惹上头那位的注意,现在,还不是真正面对的时候,此事,你们暗中调查便可。”

    君若凌摆手说道,难怪小新会那般不顾性命的保护白清秋,原来真的是另有隐情。

    “是,主子。”岚宽领命。

    “走吧,看看小女人是不是倒在床上得意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