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马平川-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章 一马平川

    此时阳光正好,一道明亮的光线透过窗口射了起来,浴桶之中一个娇小的身子隐没其中,点点水光眏着洁白柔嫩的肌肤竟然散发出莹莹之光。

    “舒服,这才是人生小新,记得将本xiǎo jiě的那只银钗给磨利点儿。”

    白清秋冲着屏风外头吩咐道。

    “是,xiǎo jiě。”小新回应。

    白清秋满意点头,这个李氏一点像样的首饰都没给过在原主,两枝根本不带一丝款式的银钗连大丫鬟头上的都比她的强,啧啧啧,这是有多恨?不过,银钗好像更有用。

    白清秋将身体沉在热水之中,瞬间感觉到周身毛孔张开,皮肤努力的吸收着外来的水源,她天生的好皮肤,精致的五官,唯一不满的就是这胸前。

    “一马平川,一点看头都没有。”

    在现代,她的身材可是凹凸有致,让男人血脉喷张的存在,白清秋皱眉,暗想着是不是得多吃点木瓜牛奶发一发?

    此时,屏风外传来春兰恭敬声音:“大xiǎo jiě,奴婢在园子里采了些玫瑰花瓣,助xiǎo jiě沐浴之用。”

    白清秋听到这里,勾唇而笑,春兰这是变相的向她低头,不过:“春兰,你既然做出选择,可是我却不能就这般完全的相信于你,所以”

    “xiǎo jiě,春兰的忠心,会慢慢给您看到的。”春兰再次恭敬的说道。

    白清秋挑眉,原本是“大xiǎo jiě”,现在直接喊她“xiǎo jiě”,看来,春兰比府里任何一个丫鬟都来得聪明,李姨娘啊李姨娘,你可损失一员“大将”啊。

    白清秋朱唇轻启勾唇而笑:“好,那本xiǎo jiě,试目以待。”

    只是下一秒,白清秋冰冷的目光扫过窗口,立即从水桶中跃了起来,里衣随意包裹,砰的一声,猛的推开窗户,目光就对面那棵巨大的树上搜索了起来。

    可是除了春风吹动茂密的树叶的声音,便什么也没有。

    “好强的感知力。”君若凌暗赞。

    只是,下一刻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白清秋,她到底还是不是个女人,就这样随意的包裹衣物便开窗?

    只见,白清秋完美的锁祼露在外,微微泡得发红的肌肤上还有未干的水珠,看上去极为诱人。

    “xiǎo jiě,怎么了?”春兰听着里屋动静,担心问道。

    “无事,只是想打开窗户透透气。”白清秋随口应道,但目光依旧没有离开那棵大树,秀眉微凝,低喃:“难道,是我感应错了?不可能啊,我明明感觉到那里有一道监视的目光。”

    砰,窗户再次关上,甚至还能够听到房内白清秋传来的不满之声:真是见了鬼了。

    岚翔嘴抽,竟然敢把他们比作鬼?真是大胆。

    “主子,白大xiǎo jiě真不简单,居然能够发现我们藏身之处。”

    “岂止是不简单,还聪明过人,竟然还懂得收揽人心。”君若凌饶兴致,但也只限于此。

    “主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您身体里的碧落之花,可不能再拖了。”

    此次来,是为了探查白清秋的底细,可没想到,居然让他们看到了白大xiǎo jiě不为人知的一面。

    “不急,不是还有十粒凝香丸么,足够了。”

    “可是主子,那凝香丸只能够坚持到今年的,明年的话,只怕,若是再无更好的有解毒之方,可就危险了,主子,不如属下将那白xiǎo jiě绑了来,不怕她不解毒。”

    君若凌冷声一笑:“怎么,你以为现在的白清秋,还是原一那个傻的不成不过,本王想要弄到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失败过,去,告诉东方睿,就说他的园子里少了几朵花,本王要看。”

    一马平川?君若凌勾起唇角,脚下一个轻点,消失原地。

    白府,另一处院落。

    淡淡的檀香从此处飘出,偶尔还能听到敲木鱼和念经的声音。

    屋内,神龛上一座白玉观音,香炉中三柱香冉冉升烟,堂下跪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贵妇老者。

    叮,一声钵响,身边老嬷嬷便熟练的扶起贵妇老者,顺便吩咐一边的丫鬟:“杏林,去端药过来吧,服侍老夫人用药。”

    杏林顿了顿,而后才慢慢道:“是,王嬷嬷。”

    待她走后,王嬷嬷狠狠的瞪了过去:“老夫人,这也亏得是您,要是老奴可受不了,那李氏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小城里的庶女,能进得白府大院算是造化了,可”

    说到这里,王嬷嬷长长的叹了口气。

    “会英啊,你跟在我身边少说也有三十年了,我都是半个身子埋进土里的了,宅子里的事我不能管,也不想管,李氏她就算是再派个眼线来,老身还是那般,只不过,苦了那个孩子了。”

    白老夫人满脸慈爱,提起那个孩子,眼底尽是心疼。

    “老夫人,你不必这般,老奴我可听说,今日一大早,大xiǎo jiě便将那个守门的小陆子给狠狠收拾了一顿,那叫一个大快人心。”王嬷嬷低声说道。

    白老夫人一顿:“哦?竟有此事?莫,莫不秋儿她,她又”

    “发疯”这两个字,白老夫人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不是,依老奴看,大xiǎo jiě是长大了,开窍了,竟连老爷也拿不住。”王嬷嬷满脸欣慰。

    白老夫人沉吟半响,最后开口道:“若真是如此,那就是老天爷开眼了。”

    然,此时白清秋早已钻入舒服的被子里,开始与周公的儿子下棋去了。

    人生得意之事,莫过于,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白清秋美美的睡了一个1;150850295305065好觉,就连中饭,晚饭都错过了,若不是小新叫醒,只怕她连第二天的早饭也要错过。

    不过,白清秋看着这菜色,错不错过都没啥区别了。

    “小新,这就是我白府厨房为本xiǎo jiě精心准备的早餐?”白清秋声音拔高。

    一个硬得啃不动的馒头,一叠散发着隔夜臭气的萝卜干。

    知道的人以为这是她的早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打发叫花子的馊食。

    “不行,老娘我非干死她不可。”白清秋火气噌的一下冒了出来。

    “xiǎo jiě,您别生气,奴婢这就去给您换。”小新,兰香拦道,厨房是李氏的心腹,万不可轻动。

    “不换,本xiǎo jiě倒要看看,是哪个烂人敢给本xiǎo jiě这个早餐标配,小新,兰香,端盘子,抄家伙。”砸厨房。

    白清秋愤怒的在针线篓子找出几根细长细长的绣花针,满意一笑,针尖在阳光之下发锋利之光,小新,兰香本能的缩了缩脖子,今天好像又有人要倒霉了。

    “是,xiǎo jiě。”

    兰香最先反应过来,恭敬而道,原本的春兰就白清秋一句俗气的话而更改了,什么春兰我还秋菊呢。

    “兰香,可是,可是抄什么家伙?”小新手足无措。

    兰香扫了眼院角的木棍:“拿那个,就算是不能给xiǎo jiě帮忙,但怎么着也要造个势。”

    小新重重点头:“嗯,好。”

    当白清秋再次回过头时,看到的便是两个丫鬟人手一根柴火棍,嘴一抽,若是李氏真的怕这棍子,只怕也不会横到现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