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君若凌,你混蛋-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章 君若凌,你混蛋

    第八十章君若凌,你混蛋

    “啧啧啧,真是让人想不到,她白清月也有上吊自杀的时候?”

    白清秋全身泡在花瓣浴桶之中,想想今日之事便觉万分心爽,虽然李姨娘门关得很快,可她还是看到了,脸色被勒得发紫双目翻白,若是来晚一步,白清月可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岚轩,没想到你的易容术到了这样的境界,慌张之下将白清月的绣凳给踢了。”

    “今天大家的任务都完成得不错,值得嘉奖,值得嘉奖。”

    “还有兰香,这花瓣摘得不错,要是白清月发现她种的玫瑰全没成了秃顶,那就真的好玩了,哈哈哈。”

    屏风那头再次传来白清秋兴奋的声音,外头的三丫鬟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没想到昨日里还一副指挥大军的模样,今日却如孩子般的高兴得直跳脚。

    “难道,你家小1;150850295305065姐就不怕被白清流反击吗?毕竟白清流是太子身边的人。”岚轩说道。

    “xiǎo jiě应该,有打算的吧。”小新兰香说道。

    “好吧,先不说这个,兰香,你的手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被花刺刺伤了。”

    “刺伤了?我看着都很严重啊,我这里有金创药,给你用用,我的私藏,就是岚翔也不一定有我的好。”

    一提到岚翔,兰香顿时不好了,“我,我还要替xiǎo jiě加花瓣,我走了。”

    岚轩手僵在半空喃喃:“她这是怎么了?我,我有说错什么吗?”

    “我想,不是你的错。”

    小新若有所思,兰香应该是不喜欢提岚翔吧,那日抱着岚轩出现,她便总是走神,否则以兰香那般细致的人怎会被花刺刺伤?

    “你的丫鬟对我的护卫好像别有用心。”

    君若凌修长洁白的大手玩弄花瓣,比女子还要好看的手,鲜红娇艳的花瓣,形成一副好看的图画。

    白清秋目光转移,极为不悦:“我说凌王殿下,别总在本xiǎo jiě沐浴之时到访,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极不合规矩吗?”

    “还有,不是我的丫鬟对你的护卫别有用心,应该是那个岚翔对我的丫鬟芳心暗许。”

    这都什么人啊,主子没半点主子的模样,属下也没半点属下的模样,以后,她要叮嘱兰香,可别轻易被男子给骗了,若是要交往,须先将存款交出来,否则别到时候人没有捞到,财也没有捞到。

    “白清秋,你胡想些什么?什么人,财的?”

    君若凌又一指弹在了白清秋洁白的额头之上,真是哭笑不得了,真想看看她这小小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

    白清秋暗暗吐舌,没想到将心里主话给说出来了。

    “君若凌,很疼的,本xiǎo jiě还未及笄呢?”

    “那又如何?”

    “你不知道我还要说亲吗,若本xiǎo jiě毁了容,你让我如何嫁人,还有,赶紧给我出去,要是让我未来的夫君知道了,一定会不高兴的。”

    这个君若凌,平日里不老是规矩不离口吗,怎的到他这里,规矩就成摆设了?当真是宽于律已,严格他人。

    未来的夫君?君若凌欣挑眉。

    “白清秋,你的全身哪点没被本王看过,你以为,还能有别的男子会要你吗?”

    “你?哼,你全身上下,我哪点也没看过,你以为,你将来的王妃会要你吗?”

    白清秋怼了过去,她打不过他,难道也说不过他吗?

    “本王的王妃,自然不会介意。不过,白清秋,若是你胆敢露任何肌肤给男人看,本王定要你好看。”

    不知怎的,君若凌一想的有别的男人觊觎于她,心头一股无名之火猛的烧了起来。

    想他君若凌独过了十五年,从未想过会有一天目光会绕着白清秋,今日原本不打算过来,可是,他却忍不住心头的那份**,所以从了心,却没想到,她沐浴。

    冒着热气的水中,透过花瓣,隐隐可见泡得粉红的滑嫩肌肤,他向来不近女色,可是这一次,他竟然有了反应,一个属于男子的正常反应。

    “什么给我好看,你不是应该给那些觊觎之人好看吗?”

    君若凌眉角微挑,“给他们好看?你以为,本王还会让他们活在世间?”

    白清秋一怔,她果然低估了这个男人的霸道,也是,依他的性子,绝对不会让那个男人好活,在心里叹了口气,就算是骂,也骂不过他。

    “君若凌,你可不可以先让我起身,我都快泡发白了。”

    “可以。”

    “真的吗?”白清秋猛的抬头,闪闪发亮的黑色眸子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漂亮。

    只是,还没等白清秋高兴得太早,便见君若凌紧握住她的手臂,猛的用力将她从水中提了起来。

    “啊君若凌,你混蛋。”

    “是你说要起来的。”

    “可是我没让你提出来。”

    “是你没说清楚。”

    “你?”

    屋外小新听着里着让rén miàn红耳赤的对话,真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而身边这个高如小山般的巨人,好像一点儿也没听见似的,脸上一丝异动都没有。

    岚宽不是没有异动,而是他不显色,脸红的时候脸上依旧那般。

    秦府,精美的院中,一道倩影立在花边,纤纤玉指将花瓣一片一片的撕下,每撕一片便将白清秋骂了个千遍。

    若不是她,自己又如何会进宫,又如何会在额间留下一道难看的疤痕?什么凌王妃白清秋,那白清竹是诓她的吧,一个身份不对,年纪不对的二人,怎能在一起?

    还好,还好她只是向莲妃娘娘透露她自己的意愿,还有白清秋大闹秦相府寿宴之事,莲妃一向敬重祖父,白清秋她,就等着莲妃的怒气吧。

    “墨语。”

    “大哥,有事?”

    “别去招惹白清秋。”

    “哼,你已是第二次对我说这话了,难不成,大哥你是喜欢上了那个夺魁的傻子?”

    “你胡说什么?”

    “你的事我不管,可是我的事,你也别管。”

    一个傻子而已,就算是夺魁又如保,就算皇上面前露脸了又如何,在她秦墨语的眼里,依旧是上不得台面的痴傻之人。

    “墨语,你以为凌王是那么好相与的人吗,可别到时候弄得秦府坠入覆灭之地。”秦墨萧痛苦而道。

    “覆灭?哥哥你可真会说笑,难道就能允你喜欢白清秋,便不能允我爱上凌王吗?别以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那日进宫看白清秋的目光都与别个不同。哼,凌王妃之位,我势在必得。”

    说罢,秦墨语绝然而去。

    秦墨萧深深一叹,仰望星空,这难道就是秦府人的命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