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你家夫人落水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一章 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你家夫人落水了

    第八十一章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你家夫人落水了

    徐太傅嫡孙女儿及笄之日,白清月将自己里里外外全都打扮了一遍,什么样的衣裙配什么样的头面,再加上精致的妆容,倒真是倾国倾城了起来。

    今宴会的隆重并不压于秦相寿宴,因为为只有特定的人才会参加,或是胸有才华,或是在某一领域有过人之色,这些人与官职没有半点关系,更大多数是草头庶民,但这丝毫不影响太傅府的宴会的挡次。

    白清秋的贴子终是没有被要回来的可能,而白清流也不知发了什么疯,此次竟然亲身护送白清月?

    “大姐姐好兴致,独坐青风亭,是要看风景,还是想看看三姐姐她如何拿着你的贴子去太傅府?”

    白清秋原本感觉此处风景独好可是白清竹一来,便顿时失了兴致。

    “四妹,这与你有关系吗?”真不想与这种毒蛇之人打交道。

    “没有关系,只不过,我想不通,你怎的会将这么好的机会让给白清月?”若换作是她,她只会紧紧的抓住,这可是个露脸的大好机会。

    白清秋勾唇而笑,“果然是瞒不住你。”

    “如果你以为凭这个就能板倒白清月那可就错了,知道为什么白清流会护送吗?”

    白清竹还是那样厚厚的刘海,还是那样低低着头,叫人看不清面容表情。

    这样看似一个柔弱的女子,却隐藏着聪明、阴毒。

    如今,她二哥三姐也不叫了,更是直呼其名,可见她之前是多么的会做戏。

    “太子?”

    白清秋瞬间想到了这个人,这就没错了,白清月一直想成为太子妃,而白清流又是太子身边的人,这次他们去,可不就是算计太子吗?

    “不错,所以,我就要破坏一下大姐姐的好事,送三姐姐一个助力了。”白清竹冰冷说道。

    白清秋想破坏白清月与太子,那么她一定会反其道而行之。

    白清秋握住的茶盏一紧,长长的眼睫骤然盖住清冷的目光,“好吧,那么,我们看看这局端的看谁胜谁负。”

    上回欧阳振兴之事二人虽未说话,可是都知道属于她们之间的无形的战斗已经开始,一个出招一个接招,紧接着白清秋一个反击,赢了个不算漂亮的仗,而这一次谁会笑到最后?

    兰香,小新看着高坐于亭中的二人,短短几句话便暗cáng dāo光剑影,让人不寒而栗。

    太傅府,及笄之宴很快便要开始,各府夫人聚在一处欢声笑语,秦夫人而秦夫人对李府有所要求,很快便拉着李夫人到一旁说着她所求之事。

    李夫人暗暗一惊,她可从未接到过秦府任何拜贴,然想到昨府老爷与她耳鬓斯磨之时说的话。

    “无论秦夫人说什么,你只需打马虎眼便可,还有,若是白府李姨娘在,你便暗中设法制造秦夫人与李姨娘的仇怨,记住,切不可手下留情,定要将那李姨娘往死里弄。”

    她一听自己夫君这般凌厉之语,着实是吓了一跳。

    她原本是不愿意的,因为秦夫人与她可是手帕之交,再者加上二府紧密相连的关系,饶是她脑子再聪明也想不通夫君为什么会这般冤枉她?

    可是当听到夫君一句,若是不想李府惨遭灭门,你大可以心软。

    李夫人听到这句话,心尖儿打颤,一夜未睡。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让李成林说样狠重的话?

    可是,无论如何她都得去做,就算是嫡亲的姐妹,在这个时候也不能手软,因为,她的姓冠上的是李氏。

    “我的好姐姐,我家那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几日全宿在了那美婢院子里,我就算是见也见不到。不过你放心,墨语的事我一定会放在心上,毕竟,她是太子妃的唯一人选。”

    “好,那,那就麻烦你了湘云。”秦夫人感激道。

    为了女儿之事,她也算是费尽心力了。

    李夫人侧身过去,实在不知道如何面对了。

    “秦夫人,李夫人,原来你们在这里,真是让我们好找啊。”

    此时,一道身着万字不断的枣红色衣裙的贵妇人带着众夫人前来,看样子倒像是在找她们。

    定是得找,一个是秦相府主母,一个是刑部府主母,在这样的场合,她们二人一直是主心之人,无论是讨好还是真的想1;150850295305065与之交往,这二位夫人都是首选。

    李夫人目光微闪,她还不知道如何去寻那白府李姨娘,却没想到她自己送shàng mén来了,而她们所坐的位置,正好又是近水的长廓,人多好办事,立时挂起高傲的笑容,迎了上去。

    而那处,李成林心中也是忐忑不安,细细密密的冷汗出在背心,很快又被夏日的火热给烤干,里衣湿了又干,让他极为难受。

    “李大人,来来来,你看看徐老这字,这一横犹如房梁一般将整个字体抬了起来,妙,妙啊。”

    “是啊是啊。”

    这字画虽说极好,可他却无心欣赏,自那日白清月潜入府中对她说了那样一翻话时,便无时不刻的梳理着当下时局。

    白清月只不过一个白府庶出xiǎo jiě,有什么本事潜入他的院中,她的身后定是有武功高强之人,而那个人一定是白清流,要知道,白清流可是太子身边的人,有几个武功高强的暗卫,也不足为奇。

    还有这白清流,若是没有从太子那处听到什么风声,也绝对不敢让她的mèi mèi亲自来院中逼迫他。

    不过这白清月也是够狠的,为了打击秦府,竟敢将策划将自己的母亲推入水中,生死不论。

    李成林想到这里,脑门儿又开始突突了,白府之中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他曾经也怀疑过是白清秋安排的,可是立即否定了,因为白清秋还没有这个本事能控制白清月。

    白清秋自己也没想到,这么轻易便洗脱了嫌疑。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小厮神色慌张的冲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各位大人,有,有一位夫人落水了。”

    李成林听到这个消息,心顿时落地般踏实了,看来他的夫人成功了,成功的有将李姨娘推落水中了。

    “哎呀李大人,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你家夫人落水了。”

    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