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大姐姐,你输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二章 大姐姐,你输了

    第八十二章大姐姐,你输了

    落水的人居然是他的夫人?

    这是李成林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他不是让她推李姨娘下水么,怎么害人不成反而害已了?

    当看李成林看到昏死过去、满脸毫无血色的李夫人时,他的心再次提了起来,湘云可是曲州的将门之女,若是有个什么事,那曲府还不将他的李府踏平?

    这可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到底是哪个人,竟然将他夫人推入莲池?

    李成林又急又起,,“我夫人要是有事,一定要将主事之人揪出,千刀万剐了他不成!”

    他的表现让众人动容,果然是对极恩爱的夫妻。

    可是当主事之人被推出之时,李成林惊得张大嘴巴,喉间竟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活像是1;150850295305065吃了只苍蝇般难受。

    “对,对不起李大人,都是本夫人不小心李大人要打要骂,悉听尊便,我绝无任何怨言。”

    秦夫人脸色并不见得有多好看,隐藏在袖下的手指紧紧握住,她知道李成林并不见得有多爱曲湘云,可是他绝不会让她有事,曲州曲府,可不是他一个刑部尚书能惹得起的。

    可是,可是她又何尝不知道曲府难惹,若是可以,她一定希望那个掉进水里淹得半死的人是她。

    “你?你你?”

    李成林嘴呶了半天,才只挤出这三个字来,他能怪,能打能骂?显然不可以,虽然可以暗地里算计,但绝不能撕破脸皮,因为还没到那个时候。

    “李成林,就是个怂包,就算他知道是秦夫人推的,也不能如何,大姐姐,你说我这招棋下得怎么样?”

    白府青风亭中,两个娇小的身影对坐,石桌上的茶早已换成了黑白棋盘,棋盘星罗密布,正撕杀得你死我活。

    白清秋洁白的玉指夹住黑子,黑子闪着幽黑的光,顿时黑白分明,就如她此时的眼睛。

    “四妹,看人可不要看表面。不过,你的棋下得不错,居然将本xiǎo jiě意图识破,让秦夫人与李夫人落下嫌隙。”

    “咯咯咯,大姐姐你也不错啊,居然会想到通过李夫人之手让李姨娘和秦夫人结下仇怨,若真是如此,那白清流又如何会放过秦府,到时候两下相争,岂不是你这个渔翁得利?”

    白清月和秦墨语都得罪过白清秋,她怎会

    白清竹想到这里,抬起阴厉的眸子看了过去,只见白清秋肌肤胜雪,唇红齿白,如丝绸般的墨发随意垂落,果然是绝色佳人,难怪,难怪这世上的男子都对她钟情。

    哼,不过,她白清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白清秋再次逍遥于世,一定要将她踩在脚下,让她看清楚,谁才是真正胜利者!

    “四妹啊四妹,你虽然识破了本xiǎo jiě之计,可是你又如何得知,本xiǎo jiě不会翻盘?”白清秋笑吟吟的说道。

    翻盘?

    这怎么可能,这一局已经被她打了个死结不是吗,所有夫人都看到秦夫人那还尚未来得及收回的罪恶之手。

    “不可能!”

    “好,那我们再加个赌注如何?”

    “赌什么?”

    白清秋笑容不变,抬了抬下巴:“就赌你腰间的那个荷包,上回四妹送我的荷包,已经连同那具欧阳振兴的尸体一齐烧焦了。”

    “你果然够狠!”

    白清竹猛然抬头,眼睛里喷射出一道怒火,那件事上头的人已经怪罪她了,而她若是没有做出半点成效来,只怕那人不会轻饶了她,修剪整齐指甲深深的刺进了肉里,该死的白清秋。

    白清秋仍在笑,只是眼里渐渐含上了冰霜。

    太傅府的及笄之宴还未结束,后院之事虽然突发,可是徐府却已经做了最万全的准备,府医医术高超,就在李夫人身上扎下几根银针便幽幽转醒。

    李夫人睁开眼,便看到秦夫人满脸自责的表情,心中那份怒火瞬间窜了出来,可是嘴上却说。

    “别这样,我相信,不是你。”

    李夫人暗恨,没想到她要陷害她的,可事情却偏偏不如所想。

    “湘云,你信我便好,至于其他人,我都不在乎,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

    秦夫人静坐在此,脑子里千回百转,她当时只感觉袖内有东西在动,当她抬手之时,李夫人便无缘无故的掉入水中了,她更相信,应该是有人陷害于她。

    “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李夫人真的不想再淡,是她有负了老爷的嘱托,她只希望能度过此劫,仅此而已。

    可是,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小丫鬟端了浓药来。

    “李夫人,请用药。”

    两位夫有很奇怪,因为府医说过,根本无需用药,而这个时候徐府丫鬟却将药端来?

    “好,放下,你出去吧。”秦夫人说道,而后快速将那碗药端了过来。

    二人都是宅中高手,一个眼神便明白这药,一定有问题,可当端起药之时,一张折成四方的纸条赫然显现,但当看到纸条的内容之时,二夫人目光放射出的,是骇然的阴森。

    “原来是她。”

    “不好了不好了,有刺客,有刺客。”

    门外传来丫鬟们的惊声尖叫,甚至还夹杂着刀剑相撞之声,李夫人哪管那般多,推开后窗便见一道极黑的身影手持寒光宝剑正刺向一位身着huáng sè锦袍的男子。

    这是后厢院,推开后窗便能同时看到后院美景,然此是看到的不是美景,却是撕杀。

    “太子小心。”

    那刺客极为厉害,招招狠毒,招招都是杀招,似要将太子君又延杀死在此一般。

    众人齐齐暗吸了口气,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徐府刺杀太子,他,他难道就不要命了?

    就在此时,那刺客大喝一声,飞身而起对着太子便是一招天外飞仙,众人的心紧跟着凝结起来,饶是武功再高只怕也是躲不过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娇小的身子挡了过去。

    卟。

    利剑刺进肉里的声音。

    “大胆。”太子君又延亦被此时刺客激怒,双手运足内力,朝黑衣刺客狠狠拍去。

    “保护太子。”

    而此时,白清流也带着护卫赶了过来。

    刺客大惊,见刺杀未成,掷下一枚烟雾弹遁走。

    “太子小心。”白清流用身体抵住浓烟。

    “本太子无事,多亏了白三xiǎo jiě,否则”

    太子君又延看着怀里那个为她挡剑的女子,大为感动,虽贵为太子,众女同对他趋之若鹜,可是真心能为她挡刀剑的人,却只有他根本想也没想到过的人,白清月。

    啪。

    一枚白子落下,白清竹提唇而笑:“大姐姐,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