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即来之则杀之,将会是她今后的主线之路-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三章 即来之则杀之,将会是她今后的主线之路

    第八十三章即来之则杀之,将会是她今后的主线之路

    一个年少热血的男子,如若在生命危急关头有一个美貌女子不顾性命之危替他挡上一剑,那,这个男子定然会对她另眼相看,甚至深深的爱上这名女子。

    高贵的太子又如何,太子也是青春期年轻少,也同样希望有一日会出现这名女子。

    所以,白清月这招置之死地而后生之计用得极好,就算不是太子妃之位,最少也是个侧妃,因为皇上,他不会对救太子之命的女人而小气。

    白清竹即将太子算准,更将皇上算准。

    “大姐姐,这棋,还要下吗?”

    白清竹忍不住得意的笑容,一连破坏了白清秋两次好事,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加开心的了。

    纵横交错的棋盘之上,白子占了大半,更有几枚黑子岌岌可危,若是没有一个出奇制胜之招,白清秋必死无疑。

    “输?四妹从哪里看出我输了?就算这是你昨夜从侧面给白氏兄妹献的计,可也并不一定代表是好计,你我都知道,白清月的性子,岂能有太子妃之气度,再加上她本就是个庶女出身,身份卑微,就算是让她坐上侧妃之位,你又以为,她会就此甘心吗?”

    白清秋的话让白清竹身子一震,不错,就算是给她侧妃之位,以她那张狂的性子,又怎会甘落于人后?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你输了,不是吗?”白清竹强硬道。

    她成功的将白清月推向太子,而不是让李姨娘她们与秦府交恶,与太子无缘。

    “你急什么,宴会还没有结束,战斗依旧才刚刚开始,你怎知本xiǎo jiě会输?”

    白清秋黑子落下,棋局继续。

    “清流,对不起,本太子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也不知道那刺客怎的突然冲出来,剑招极为凌厉,根本就不像是一般的shā shǒu。”

    太子君又延想起方才,便惊起一身冷汗。

    “好了太子殿下,没什么对不住的,您是君,我是臣,就算是用我mèi mèi的性命去挡,也是理所应当。”白清流见太子话没说到正题之上,便又绕了回来。

    现在不是说刺客的时候,而是要让太子殿下对白清流产生愧疚和重视,这,才是此行的目的,也不枉白清月白白挨了那一剑,太医说,若是再深个一寸,白清月便真的回天乏术了。

    “你放心,本殿下绝不辜负令妹的救命之恩。”太子重重说道。

    听到这里,白清流立即感激谢恩,低头的瞬间,遮住了好事得逞的笑意,

    接下来,便是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那夜李姨娘的话如何转述给太子了。

    那日他虽进宫,可是走到太子宫前,却又硬生生退了回来,皇上不想让位的此翻大事,若是他直白的说了,说不定太子还不敢相信,为保秘密,把他杀了都有可能。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机会,很快便到来。

    徐太傅听闻宅院之内连续发生两件重大之事,便再也无心及笄之宴,草草作罢,当下便将自己关在书房久久不出。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各府夫人也不会多做纠缠,陆续回府,只是白三xiǎo jiě伤势过重只能暂时在徐府休养。

    李姨娘泪眼儿婆娑,这才不舍离去。

    她知道,以她的身份是不能进这徐府大门的,如今来了,也只不过是为了计划而来。

    本想讨好秦李二人,没想到半路之中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倒真是让人唏1;150850295305065嘘不已,什么闺中好友,一切都是空淡,重要之时毫不留情的要你命,这才叫可怕!

    “哼,看来外间传说,也不一定是真的。”

    长叹一声,又想到自己的女儿与太子能有如此进展,那道唏嘘之意瞬间便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秦夫人,李夫人立在暗处,看着那匹渐渐远去的马车,勾起一道冷笑。

    “原来,这才是白府的目的。”

    “让你我二人斗起来,无瑕顾及太子一方,原本内定的太子妃人选却被白清月的一剑给生生挡了回来。”

    “李琼花,你这招当真是毒啊。”

    难怪老爷让我将你往死里弄,原来目的在此。

    “湘云,你我姐妹二人,可不能轻易的放过她,白清月不是想嫁给太子吗,那么,我们便让这个位置拖后三年。”

    什么,拖后三年?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此事推后,还是三年之久?

    李夫人勾起嗜血的唇角:“这对于你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此时正值烈日当空,晒得人畜有些发昏,这样一道烈日之下,隐隐闪过一道血色,而抹血色改变的,又岂止是李姨娘的命运?

    只听,李姨娘的马车快要到白府时,突然两匹大马发疯似的嘶吼了起来。

    驾马的小厮根本无力拉回马,就在这个时候,马车车轴突然断裂,马儿向前狂奔,车厢犹如垃圾似的被狂拖走,车厢内的人被这次剧烈的震动给抛了出来,李姨娘的身体好巧不巧的砸一块尖石上

    白清竹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得无以复加,脸上全是不敢置信的惊悚。

    是的,是惊悚。

    白色棋子就这般毫无准备的从她打着在颤儿的手指中掉落棋满,砸在另一枚棋子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是你做的?”

    “这个问题问得毫无意义,是我做的又如何,不是我做的,又当如何?你还是想想,如何保住李姨娘这条命吧,腹内出血,可不是什么小事,大则损命,小则残废。”

    白清秋笑吟吟的看着那枚被砸开的棋子,伸手过去将其归位,又将不属于此棋局中的白子踢了出去。

    白清竹猛然站了起来,葱般的玉指指着白清秋。

    只见,白清秋风轻云淡的笑容里散发着浓浓的冷意,她相信,只要那根手指再进一步,哪怕是一寸,都极有可能保不住的。

    这个女人,她的凶狠毒辣早已领教过,前世,秦府那么大一个相府,说杀便杀,毫不眨眼。

    她根本就是个没有丝毫温度的冷血之兽,可怕又让人愤恨。

    “你等着瞧,我们的恩怨不会因此而停歇,不死不休。”

    白清竹撂下狠话转身便走出青风亭,只是在她走出第三步时,身后却传来白清秋让人气得想咬牙的声音。

    “四妹,留下本xiǎo jiě的荷包吧,它与你便就此无缘了。”

    腰间荷包并没有什么,里面装的只不过是当季晒干了的花瓣,可是,可是白清竹却不想给,手,下意识的按了按,最终猛的抽出,扔了过去。

    “总有一天,本xiǎo jiě会拿回来。”

    拿回来?

    白清秋冷笑,你以为,她的东西会那么容易送出去吗,她的崇拜之物可是貔貅,只进不出的主。

    “不死不休吗?”

    白清秋很想知道她为何这般恨透了她,可是现在,她却一点儿都不想知道了,即来之,则杀之,将会是她今后的主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