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君若凌,你特么变态,居然给本xiǎo jiě送肚兜-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四章 君若凌,你特么变态,居然给本xiǎo jiě送肚兜

    第八十四章君若凌,你特么变态,居然给本xiǎo jiě送肚兜

    不好了,这回真的不好了。

    李姨娘重伤,从李府进进出出的大夫根本不顶1;150850295305065用,而且每个人都只有一句,好生照应,准备后事吧。

    这话直接气得让白远涛想shā rén,什么叫好生照应又准备后事了?若是李姨娘出了半点事,那,那他又要如何向皇上交代?

    虽说他们是夫妻,可是因为什么而走到一处,他心里都清楚的很。

    若是李姨娘死了,那么这白府对付白清秋的人又少了一个,若他不在府中,这白府还不鸡犬不宁,任她白清秋造次?

    白远涛坐在书房,手扶疼痛的脑门儿,暗生悔意,当初根本就不该接了桩子破事儿,可又一个回念,若是不接,他也得不到一个尚书之位。

    “父亲。”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白清流急忙走了进来,“父亲,太子殿下得知此事,请派了余太医过来,此时正在为母亲诊治。”

    “真的吗?”白远涛激动的站了起来,眼睛发亮。

    他,好像又有救了。

    “没错,余太医在的医术高明,平日里也是他给太子请的平安脉,父亲可以放心了。”

    不仅是白远涛放心,白清流也放心了。

    当听到李姨娘在白府门口突然出事之事,便抓住机会时适的露出惊慌之色,让太子发现不对,当太子再三逼问之时,他便重重跪下,将皇上并无承位之意透露出来,还请自死罪。

    太子当时的脸色便如一道惊雷劈了一般怔在当处,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白清流算死了,依照太子的性子,不但绝不会杀他,而且还要重用于他,而且对皇上的成见也就此开始了起来。

    这,也正是他想要的,只要皇上死,太子继位再正常不过,而他白清流,自然也是功不可没的。

    不得不说,李姨娘的重伤,是件让他极为开心之事。

    在余太医的全力之下,李姨娘终是保住了一条性命,可是下半身却不能动弹,须真的小心照料。

    原来那一摔,竟将李姨娘背后的骨头摔了个粉碎。

    消息,很快就在李府中小范围传来。

    “不能行走,这还不如死了算了。”兰香哼道。

    李姨娘这般下场,她是开心的。

    “死?xiǎo jiě不是说过吗,最便宜的就是死了,让李姨娘痛苦的活着受罪不是更好吗,当真是报应不爽,谁让她以前那般的对待xiǎo jiě?”

    小新将针刺在了绣绷之上,绣着花,这是块嫩红色的肚兜正好配xiǎo jiě这般年纪使用,她可要好好的做,别家xiǎo jiě这个年纪的肚兜都一大柜子的,可是她家xiǎo jiě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件。

    “这花是什么花,我怎么没见过?”

    “我也不知道,昨儿个xiǎo jiě不是赢了四xiǎo jiě吗,就是那荷包上的花,见着好看又奇特,就给绣了上去。”

    怪不得,她瞧着这么眼熟悉,原来是这样。

    而另一处,白清秋看着手中昨日赢来的荷包,里里外外她都翻遍了,甚至连一片片干花瓣都铺平,也没有发觉异样。

    “白清竹不像是无的放矢的人,我明明看到她走之时那紧张的的模样,这绝对不是有意做给我看的,一定有原因。”

    可是,是什么原因呢?

    白清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荷包,始终不肯放过,荷包上那朵淡色的紫荆花盛怒开放,四朵花瓣之对称而开,并着四朵水嫩的绿叶,鲜活极了。

    “xiǎo jiě,你怎的躲在屋子里叹起气来?奴婢老远都听见了。如今这白府可是极为热闹,你也不抽个时间去看看。”

    当她完成任务回到白府之时,隔着院墙都能听到李姨娘鬼哭狼嚎之声,那叫一个惨烈,按理说,白大xiǎo jiě应该这个时候再狠狠的上前踩上一脚,痛打落水狗才是。

    “落水狗是要打,可也要找个合适的时机,你没听院里的人说吗,白清流将太子的专用御医都弄来了,这个时候过去,岂不是间接的得罪太子?”

    她才没那么傻,这个时候上前拉个仇恨回来。

    白清秋抬了抬眼皮,见岚轩提了个包袱过来,而后又将目光重新落在了荷包之上,活像是要从荷包内烧出个洞来。

    见白清秋丝毫不好奇自己拿来的包袱,岚轩打趣,“xiǎo jiě,您难道就不想知道奴婢这包袱里装的什么?”

    连她都开始好奇了起来,主子到底要将什么东西交给白大xiǎo jiě?提着一点重量都没有,可是,又感觉好像很多似的,而且,她还能闻到从包袱里传来的淡淡花香,就像是xiǎo jiě洗澡时用的玫瑰香一样。

    “你早晚会打开,我又何必急着知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破解荷包的秘密,而不是破解包袱的秘密。

    回想昨日,她明明安排的李夫人陷害秦夫人逼害李姨娘,从而挑起秦夫人对李姨娘的愤恨,因为上次在宫内,秦墨语险些huǐ róng就是白清月造成的。

    秦夫人的厉害手段她是见过的,李姨娘和白清月绝对逃不过,她的目的是将李姨娘给整死,对此,白清秋是做好了长期勾陷的准备。

    可是,没想到白清竹的出现让事情有了转机,迅速将事件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当听到来人禀报,秦夫人推李夫人下水,她也着实吓了一跳。

    这白清竹倒是有些本事,竟然能将她的计划改变,原本以为,她别有图谋。可是谁也没想到,秦夫人李夫人暗中联手将李姨娘给整整了。

    想到这里,白清秋真想仰天长笑,真是天助我也。

    “大xiǎo jiě,你怎么知道李姨娘是被那二人做下的手脚?”

    “因为除了她们两个,我便想不出更合适的人选。不过,到底是谁暗中帮了我一把呢?”

    白清秋又陷入了另一个问题之中,不过,她的目光转向岚轩,只见岚轩不自在的微咳。

    “说吧,那家伙让你来干嘛。”

    “咳咳,主子说,将这个包袱拆开,主子便让属下告诉白大xiǎo jiě。”

    岚轩已经习惯了,也只有白大xiǎo jiě会叫主子“那家伙”,不过,若是当主子真正站到她面前,白大xiǎo jiě一定会露出狗腿般的笑容。

    白清秋目光看了着那个青色包袱,变得危险了起来,君若凌绝对不会给她什么好东西,这是一直以来的定律。

    不过,最后还是耐不住心里的那份好奇,小心翼翼的将包袱打开,不过,却换来白清秋比李姨娘还要大的惨叫。

    “君若凌,你特么变态,居然给本xiǎo jiě送肚兜?”

    紧接着,一张白宣纸上龙飞凤舞的字,更让白清秋哭了。

    他说,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