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她更喜欢的是亲手的虐人,那样才有快感-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五章 她更喜欢的是亲手的虐人,那样才有快感

    第八十五章她更喜欢的是亲手的虐人,那样才有快感

    李姨娘,彻底残了

    无论如何,这短时间是绝对嘣哒不起来,这是白清秋想要的结果,然而她想不到的是,暗中帮她的人,居然会是秦府大公子秦墨萧?

    他暗中写了张纸条,利用与徐府公子交情让丫鬟送了碗汤药,而汤药碗底便是一张纸条,其上只书了两个字。

    “中计。”

    “可是主子却将纸条换成了这个。”岚轩将那张真正的导火索送到了白清秋的面前。

    展开一看,分明是同样的字迹,却有着不同的意思:“白府李氏?”

    白清秋猛的站了起来,脑子里将所有的事情串连在一处,李夫人落水之时,众人看到的是秦夫人伸出去还未收回的手,然而秦墨萧看到的是李姨娘暗中下黑手。

    秦墨萧即不想自己娘亲受那平白之冤,又不想牵连他人,只中计二字便其二人嫌隙化解。

    他的行为总体来说是善良的,可是却被君若凌这个腹黑的生生利用了一把,将不同意思的纸条送到了秦李二夫rén miàn前。

    那秦李二人如何会放过算计自己的人?暗中在白府马车上动下手脚,让马刚到白府门口发狂,而车轴只怕也给锯断,所以,李姨娘才会生生的从车厢内被甩出去,无论结果如何,都是秦李二人想要的,也是她白清秋想要的结果。

    兜兜转转,居然又回到了原点。

    “哼,李姨娘还没有死,可是秦夫人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白清秋敢万分肯定。

    岚轩不解:“为何?”

    “因为,白清月替太子挡了一剑,就算不是正妃,皇上和太子也会想尽办法给她一个侧妃之位,可是这朝中上下哪个不知道,这太子妃的人选必定是那秦墨语,秦夫人又岂会善罢甘休。”

    白清秋将微温的长发缠绕指间玩弄,轻笑道:“身为一个母亲,一个相府主母,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存在,更不能让太子与秦墨语成婚之前先一步对任何女人有任何的好感。

    这,势必会影响到秦府将来的位置,因为,太子终其有一天会继位成皇,而秦墨语那个时候便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话说到这里便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唯一挡住太子与白清月在一起的办法,便是李姨娘之死,她这一死,白清月便要守孝三年。

    “三年很长1;150850295305065,谁又知道这会发生什么事呢?”果然是宅斗高手,居然短时间内能想得这么好的高招。

    白清秋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事情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完美,值得庆祝。

    岚轩看着白清秋在倒棉软的薄被之上,晶莹剔透雪白粉嫩的肌肤,穿着鹅huáng sè绣着百合花的肚兜竟是那样的yòu huò人,饶她是个女子,也不禁想要上去拥有一翻,何况是男子,主子眼光果然独道。

    “白清秋,白清秋,你这个贱人,快给我出来,滚开,你们这些个贱婢,胆敢拦我?小心本xiǎo jiě一个个的揭了你们的皮。”

    一道极为尖锐,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白清秋提唇而笑:“好久没有听到这般熟悉而又让人怀念的声音了,走,去看看这个为太子挡剑立了大功的女子是不是真的如传说中的那般英勇?”

    说罢,白清秋满血腹活般的从大床之上嘣了下来,二话不说便就要冲出去,相对于暗中布置,她更喜欢的是亲手的虐人,那样才有快感。

    岚轩呆愣,而后一拍大腿大叫不好:“xiǎo jiě,等等,您穿的可是肚兜啊。”

    “白清秋,你这个野种,今rì běnxiǎo jiě若不从你身上拿走点什么,绝不善罢甘休。”白清月咬牙低吼,此时,娇美的脸上满是怒火。

    她原本好好的在徐府养伤,太子殿下隔着在屏风对她轻声细语,温柔之极的关怀她的伤情,又从宫中从皇后娘娘那处要来祛痕膏给她用。

    这般大的荣耀,白清月自是沉迷其中,她的一生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过得快活过,如同掉进蜜罐,甜得她浑身发软。

    可是,可是不到一夜,这柔情蜜意便被一个震天般消息给打破了,该死的李姨娘,什么时候不出事,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为了表现她的至情至圣,只有满脸担忧又梨花带雨般的坚持回府了。

    一路上,白清月不用想便知道,此事定然是白清秋做的手脚,因为只有她才会想尽办法破坏她当太子妃的路。

    当看到一个随意披着长衣的绝měi nǚ子走出时,白清月的怒火瞬间点燃。

    “白清秋,你这个贱人,让你活着十四年已经够便宜你的了,你却在这里恩将仇报将我母亲的腿废去,哼,今日我若是不断你双腿,你便别妄想着出这个院门。”

    以前她还嫉妒她是白府嫡女之身,可是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个野种?比她这个庶女还不如,当真是老天有眼,她真想仰天长笑表达此时的心情。

    “恩将仇报?”白清秋蹙媚,低吟着这别有深意的四个字。

    “画春画秋,去将她给本xiǎo jiě绑了。”

    “是,三xiǎo jiě。”

    新来的两个有丫鬟画春画秋,立时冲了过去,身形一晃,转眼间便来到白清秋面前,暗力一劲便将白清秋生生扣住。

    白清秋双眸一沉,长长的睫毛尖儿闪着冰冷,原来是个练家子,难怪白清月会这般嚣张了。

    “哈哈哈,白清秋,你也会有今日?别以为本xiǎo jiě只有一个冬青,那没用的丫鬟死了是她活该,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不过,这两个可就不一样了,我哥哥亲自给我找的,怎么样,是不是不得动弹,任人宰割了?”

    白清月感觉人生从来没有如此美好过,既能与心爱男人共处,又可狠虐白清秋。

    “你这个贱人敢设计陷主母,至其重伤,简直天理不容!画春,去将先断她一腿,若是不服管教,便再断她另一条腿,若是再不认错,那么连她的双手也给我废了吧!”白清月再次喝道。

    她竟有些享受起这种权利来了,一声令下便可将不喜之人置于死地,一声娇柔便可与心爱的男子共处一室,她越发的渴望这种高高在上的权利了。

    “是,三xiǎo jiě。”

    画春手臂一震,五指成爪,猛对着白清秋膝盖骨凌厉打去。

    暗中的岚轩大惊,习武之人都知道,那个地方对于人体的重要性,若是那处被毁,便再无站起来的可能。

    白清月果然够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