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想要我的腿?那便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六章 想要我的腿?那便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第八十六章想要我的腿?那便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想要我的腿?那便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白清秋清冷的声音猛的响在画春头顶。

    画春心头一窒:“怎么会?”

    接下来,白清秋没有给画春任何思想准备,因为她的针已经开始动了。

    “咻”的一声,针破空而出,带着寒气疾疾划向画春漂亮的脸蛋。

    画春本能一仰,虽然避开了huǐ róng的可能性,但却错过了最佳的攻击时间。

    白清秋手下不停,绝美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纤细的手指疾速出动。

    卟。

    针刺入肌肤的声音,画春立时感觉全身不得动弹,1;150850295305065犹如被人点了穴道一般。

    “白清秋,你大胆。”

    画春的动作很快,可是白清秋出手的速度更快,快得让众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当画秋定睛,看到的则是画春带着满脸惊恐的模样。

    “找死。”

    画秋怒喝,想也没想凌厉的掌风对着白清秋拍去。

    白清秋勾唇冷笑,手臂一震。

    画秋顿时感觉虎口发麻,原本牢钳在手中的手臂已然脱离开来,紧接着,白清秋脚掌一跺,步伐轻快的横移半步,身形贴着画秋错过,两道秀眉轻撇而下,犹如利剑出鞘,原本柔美的脸庞变得冷洌,功击性十足。

    什么?画秋大惊。

    可还未等她回过神来,一枚冰冷的银针犹如灵蛇出洞般的沿着她手臂游去。

    “啊。”

    钻心的疼痛从肩髁穴席卷而来,一根银针没入肌肤直达内骨,不用想都知道,她手臂,无用了,因为除了那一点的疼痛之外,整条手都处于无感之中。

    这,才是最让她骇然的。

    “大胆和找死这两个词,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说的,要看对像知道吗?不要发威不成反被虐,那特么就真的是笑话了。本xiǎo jiě心地善良,今日只废你一条手臂,若有下回,本xiǎo jiě自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不欲生。”

    白清秋勾起嘴角,声音冰冷而又极具威胁力,似一道惊雷当头劈下。

    她们这才知道,这个白府大xiǎo jiě并不是如主子说的那般一无事处,她,其实是一个可怕的恶魔,出手狠辣又让人胆颤心惊。

    “白清月,这就是你刚找来的两个丫鬟?也不过如此嘛,本xiǎo jiě的一根针便能解决。”

    打击死人不尝命,纵然白清秋她只是险胜,可她不会蠢笨到真相说出去。

    自从来到这个会武功、能轻功的古代,白清秋深深的认识到,自己的针若是遇到强敌根本不管用,于是试着用针打通自己的奇经八脉,改变体质,结果,她很满意。

    “该死的白清秋,你别以为这样我就制不住你,来人,快来人。”白清月急得大叫,行动间竟牵扯到了伤口,痛得她脸色一白。

    那两个丫鬟是哥哥找来的,说是武艺高强,对付白清秋这个贱人绰绰有余,可结果呢,没两下便被制住了。

    蠢才,真是蠢才!

    不多时,十几个孔武有力的丫鬟婆子便涌了进来,一字排开,目露凶光,一副要你命的模样。

    白清月见到此阵势,伤口也不那么疼了。

    “看到了吧,现的白府是由本xiǎo jiě说了算,别以母亲废了双腿你便可嘣哒了,告诉你,你一日是傻,终生都是傻,别妄图想将本xiǎo jiě踩在脚底。”白清月得意说道。

    这个府邸还是她们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白府的风向再次齐刷刷吹向她这边。

    不说别的,光是她替太子挡此剑,便足以说明她将来的位置。

    这里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如何选伍。

    见此情形,兰香小新对视一眼,自动走到白清秋身后。

    “xiǎo jiě,我们不怕。”

    “要怕的不是我们,而是她们,兰香,小新,咱们来个关门打狗。”

    白清秋勾起邪恶的笑容在她二人耳边低语几声,兰香小新脸色一怔,不过很快又明亮起来。

    “去吧,记得多加点儿料。”最后一个料字白清秋说得别有深意。

    不是要玩吗,她白清秋玩得起,那她们呢,只怕没那个胆子和本钱玩吧。

    画春画秋离白清秋本就不远,她们的对话自然听到了,二人瞬间感觉毛骨悚然,齐齐狠吞了吞口水。

    她们似乎都低估了白府大xiǎo jiě,只怕连她们的主子也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实力和可怕,居然连这种招术都用上了,就算白三xiǎo jiě有再多的人,只怕也不能活着走出去了。

    砰,只听院门被兰香小新二人猛的关了起来,而后又快速躲入偏院。

    那砰的一声也将白清月的心震了震,瞬间又感觉身上的伤口嘶疼了起来,暗暗咬唇,努努力的将痛楚压下去。

    “小贱人,别想玩花样,现在整个白府都是我的人,你就是插翅也休想逃走!”

    白清月有种不好的感觉,可却说不出是什么,整个白府只要不瞎便该知道如何选择,所以,白清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出升天。

    啪。

    一道鞭子清脆凌厉的响在白清月头顶,她本能的侧过身子,险险的躲过那道足以在她脸上划下一道疤痕的鞭子,可是。

    “痛,白清秋,你。”

    牵动着刚刚才包扎好的伤口,几次三翻的情绪波动已经让白清月尝尽了苦头。

    可越是这样,白清月的心越发横起来。

    白清秋勾起优美而冷酷的笑容说道,“痛吗?我看你是一点儿也不痛,只不过是擦破了点儿皮,流了不到半碗的血,却骗得太子团团转,你的算盘打得可真响。”

    “你,你胡说,本xiǎo jiě本么时候骗过太子殿下了?”

    “我胡说?别以为你和白清流做的好事本xiǎo jiě不知道,那被丢弃在徐府莲池中的血包,你又做何解释?别告诉我,那是你来葵水时换下的经血。”白清秋毫不客气的讽刺过去。

    正所谓百密而有一疏,白清月若是真的重伤在身,又岂能蹦哒到她的院子里对她吆五喝六,再者,岚轩从那里捞出来的猪尿泡里还带着凝固时间不同的血液,这两样东西足以证明,刺客不过是演给太子看的。

    “你?”

    白清月咬紧牙关,此事除了哥哥便无第三个人知道,可是既然白清秋知道了,那便又多了一个杀她的理由。

    “你们给我杀,若是谁能割下白清秋的头,本xiǎo jiě赏她随我进宫做太子妃贴身丫鬟。”

    白清月一声令下,十几个丫鬟婆子竟发出野狼般幽绿的目光,顿时对着白清秋便狠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