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这就是代价,惹她白清秋的代价-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七章 这就是代价,惹她白清秋的代价

    第八十七章这就是代价,惹她白清秋的代价

    人最可怕的不是心,而是**,是**在控制你的心。

    虽然白清秋曾经在巫盅之事上有替她们说过话,也不过换来她们的片刻感激而已。

    只要白府的风向一变,她们的心便紧跟着一变,这就是白府丫鬟们婆子们的心。

    白清月救了太子,这意味着太子妃非她莫属,若是有幸能跟在太子身边做事,年轻的,保不准能上个太子的床,年老的同样希望能做个宫嬷嬷,让她们也摆弄威风。

    所以,众人冲上去之时,那股子凶狠的劲活像是白清秋杀了她们爹娘一般。

    “这,是你们自找的。”白清秋清冷的眸子里闪着细碎的寒冰,嗜血的唇吐几个让人胆寒的字句。

    纤长的手中长鞭紧握,触动手中机关,黑长的鞭子瞬间张开倒刺,这鞭子是连同那盒银针一起送来的,平日里不方便带,所以才搁置了这么久,没想今日它便要饮人血、开开荤了。

    “呵!”

    白清秋一声沉喝,毫不客气的甩鞭而出,最近的一个丫鬟脸中了个正着,强鞭扫过带起一阵血丝,力道之大,让人震惊。更可怕的是,黑鞭的倒勾之上隐约还能看到细长带血之物,那是肉丝,人肉丝!

    再看丫鬟脸上赫然一道深可见骨的鞭痕,脸部肌肉翻开,血肉模糊,她俏丽的脸瞬间被毁。

    这就是代价,惹她白清秋的代价。

    “啊!”

    一声惊天惨叫响起,可是白清秋不会因此而住手,更不会因此而手软,她们想要她的命,那她还客气什么,一个字,打。

    众人见白清秋嗜血的嘴角勾起冷酷的笑容,心尖儿齐颤,黑鞭之上的血还很新鲜,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同时也滴在了她们的心头。

    “你们这些个没用的,还愣在那里干什么,给我杀,杀了她,如若不然,本xiǎo jiě让太子将你们一个个活剥了。1;150850295305065”白清月嘶场声吼叫。

    丫鬟婆子身躯明显一震,脸色变了几变,方才还在幻想着杀了白清秋能够青云直上,可没想到不杀她,自己便会没命,这种天堂与地狱,她们只能选择天堂。

    “大xiǎo jiě,别怪我等无礼了。”富贵险中求。

    众人目光再次发起狠来,现在不是死了爹娘,而是杀自己的仇人,丫鬟婆子再次冲上前去,俗话说蚁多咬死象,更何况只不过是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女。

    白清秋话都懒得说了,手中长鞭紧握,脸色阴沉得让人害怕,那股强大的气息慢慢隐现,冰冷的目光看着那几个冲上来的小婆子。

    啪啪!

    鞭子再次凌厉的甩过,每一道鞭子的落下都能狠狠的勾到结实的肉,每一道鞭子的提起同样能够带起一片肉丝,每一次的下鞭都是白清秋狠虐渣渣的**点。

    这才是人生,这才是打渣的方法,爽到爆点!

    鞭子就像是一道道锋利的收割机,收割着这些贱皮子的血肉,鞭子不停,她们的肉便永无止境的少上一块,这又与那剥皮去骨千刀万剐又有何区别

    “啊,疼死老奴了!”

    “我的脸,我的脸没了!”

    惊恐之声四起,有的皮肉破出一个大口子,露出了森森白骨,就像是被野兽的爪子撕咬过一般鲜血直流,血肉模糊,丫鬟婆子们齐齐疼得在地打滚,嗷嗷直叫。

    白清秋就这么冷眼看着,手中的黑鞭沾染着看不清颜色的血液,粘稠的血不规则的滴落在地,形成一个个小血滩。

    打渣狠虐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一要打得狠,让她们终身难忘,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她们感到恐惧,让他们知道,她白清秋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是她们可以欺负的。

    叫吧叫吧,越是叫,她白清秋越是高兴。

    “大xiǎo jiě饶命,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这条贱命吧。”

    一众人捂住伤口,跪在地上痛苦求饶起来。

    后悔了,她们真的后悔了,不该因为贪得一时荣华而跟着大xiǎo jiě惹上这个大魔星。

    “饶?”

    白清秋目光冰冷的扫过这此人,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也太高估本xiǎo jiě了,我可不是那救世的菩萨,听你们一句苦求便放过!哼,若不是本xiǎo jiě的鞭子,只怕我的人头便在你们手中,换位思考,试问一句,假如今日跪倒在地的人是我,你们会饶了我吗?”

    白清秋字字带血的说道,声音不大,但足以震透她们的魂魄。

    dá àn是肯定的,她们绝不会饶了白清秋,只怕恨不得撕下她身上的肉来换取进宫的机会。

    众丫鬟婆子心尖儿打颤,看来,她们在真的是要死在这里了。

    “住口,你住口!”

    白清月惨白着张脸大吼,胸口的伤又瘾瘾作痛了起来,痛得她背手发冷,葱般的玉指颤抖。

    这些个丫鬟婆子都是没用的,胆小的,只不过破了块皮,怎的就哭着求饶了起来?

    白清秋不过是个野种而已,难道她们连这个也打不过吗?真是气死她了。

    白清月死死咬牙,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般如王者般的气势,这让她感觉到永远不能超越,永远只是她白清秋脚下踩着的一坨烂泥。

    “白清秋你这个贱人野种,凭什么住进白府,又凭什么顶着白府嫡xiǎo jiě之名活在这个世上?你可知道,你身上本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都是我的!你们还跪在地上干什么,快去将她给我杀了杀了!”白清月发疯似的吼叫。

    每当想起白清秋那张比她还要美的脸,看到她高傲得如公主般的气质,她的心就像是儿猫抓似的难受烧心。

    所以,白清秋,必须死,她真是一刻也等不及了。

    啪!

    黑鞭毫不客气的对白清月狠袭了过去,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黑鞭就在白清月的瞳孔里放大,她甚至连害怕都忘记了。

    “住手!”

    随着一个男子大喝,一道剑光闪过,砰的一声,两大兵器相撞发出声尖锐的声响,黑鞭飞震开来,白清秋立时感觉虎口发麻。

    一道青色身影从院外走了进来,脸色阴沉得可怕,手中长剑唰唰两声帅气收回。

    白清月脸色大喜,终于有人可以制住这个白清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