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这个字就是他们一生的魔咒洗不掉,逃不开-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八章 这个字就是他们一生的魔咒洗不掉,逃不开

    第八十八章这个字就是他们一生的魔咒洗不掉,逃不开

    夕阳西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日幕,今日的太阳似竭力的散发出最后一道光芒,那光芒犹如它吐出的最后一口血,将原本棉白的云朵染成可怕的红色。

    而这红色照映在白清秋绝美空灵的脸上,挺拔的身姿,嗜血的黑鞭,俨然一副女战神下凡般的高贵不可侵犯。

    白清流心神一震,这样的白清秋他还真未好好看过。

    本以为白清秋只不过是闺中女子,再怎的狠辣也不过是砸个茶碗摔个花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在清秋院中对清月动手!

    “白清秋,你真大胆,竟敢谋害太子殿下的救命恩人,若是她有个闪失,纵然你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白清流开口便将一顶巨大的帽子扣了下来,语气之中是那样的不客气,更是那样的绝然。

    白清秋勾起一抹淡薄的笑,她的好二弟,终于出现了。

    白府根本就是个不讲任何亲情血缘的府邸,一对兄妹张口闭口便就是要她的脑袋,他们有这个时间不去李姨娘边好生照应,却来找她白清秋的麻烦?

    血肉亲情在她们眼里竟是这样的薄凉,着实让人寒心。

    “哥哥,你跟她废什么话,杀了她,快杀了她!”

    白清月此时也回过神来,若非白清流的剑,只怕她就要huǐ róng了,想着,背后罄渗出一片冷汗,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白清流听此,暗暗叹息,难怪清月和母亲会败在这个女人手上,光是这份暴躁便输了一成,看那白清秋,饶是他说这般的重话,脸色依旧不变,这才是心思深沉之人。

    “清月,这里有我,你好生歇着,别牵动伤口,若是留了疤痕,可就辜负了太子的一片心意。”

    此言一出,白清月赶紧点头称是,“对对对,我不能牵动伤口,不能留下任何疤痕,太子殿下一定不喜欢。”

    白清月第一次这般听话,将身体靠在软轿之上,竟真的好生歇着了。

    “二弟真有本事,一语便戳中了三妹的弱处。只是,你真的以为太子会娶白清月吗?”

    白清秋笑容渐渐诡谲起来,看得白清月心肝儿齐颤,难道,白清秋她知道什么?

    “你胡说什么,太子怎么可能不娶我,他说了,此事一定要禀报皇上的。”

    “清月住口!”

    “我才不住口!白清流,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哥?你怎的不去杀了这个野种,反而来呵斥自己的亲mèi mèi?”

    “你”

    白清月的一句话将白清流生生呛在了嗓子眼。

    大掌紧握,他若是有得选,宁愿不要这个只能当姨娘的母亲,不要这个没脑子的mèi mèi。

    太子与她谈下的私密之事,是随意能说出口的吗,若是传出去,太子会作何想,皇上,又会做何想?

    “白清秋,你也休得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娶不娶的,这样的话岂是你们女子可以说出口的?太子的婚事,自有皇上定夺。”

    “白清流,你也别在这里跟我扣什么帽子!告诉你,别说是太子不在,饶是太子在这里这话我也要说!太子是什么人,人中龙凤,皇者之尊,而白清月又是什么人,不过是白府姨娘所生庶女!”

    庶女两个字白清秋说得极慢咬得极重,脸上的讽刺,嘲笑,鄙夷毫不客气的表露出来,这种目光告诉他二人,饶是你身后的人再尊贵,你们也逃不过一个“庶”字。

    庶出的子女,自出生开始,直到死的那一刻,也不能将牌位摆在祠堂的正中间,受万世子孙的香火。

    这个字就是他们一生的魔咒洗不掉,逃不开。

    白清流,白清月何尝不知道其中之意,所以他们选择各自不同的方法摆脱,甚至为此不惜如喽蚁般苟延残喘。

    “不,不会的,本xiǎo jiě我才不要过那样的生活。”白清月胸口越来越痛,从心脏处传来如针扎般的纠痛,一畜一畜的夺取着她的空气。

    “不是?哈哈,太子身份贵重,怎么可能娶一个庶女为妻?庶,奴也,一个奴才为太子挡剑难道不应该吗,一个奴才难道也妄想着与太子同床共枕?白清月,你脑子醒醒吧,别在这里以狐假虎威,其实,你才是最可悲的那一个。”

    白清秋将话说得极透,说得极为直白。

    他们,就是一个奴才,仅此而已

    “啊,不,不要,白清秋,你别再说了,白清流,快杀了她!”

    白清月再也受不了,大怒而起,抢夺白清流手利剑就要刺过去。

    白清秋勾唇而笑,等的就是这个。

    白清秋不退反进,迎着剑锋直奔过去,擦着剑刃,执起手中鞭柄对着白清月胸口那抹被血浸湿的地方狠狠打了出去。

    “卟。”

    一口鲜血自白清月嘴中狂喷而出,形成一道细碎的红色血雾。

    “清月?”

    白清流大惊,脚下重重一跺对着白清秋飞身出掌,虽然白清流武功不算一流,可是对付白清秋却1;150850295305065是绰绰有余。

    便哪知,白清秋咯咯一笑,“来得好。”

    话音一落,便一把纠住白清月的衣襟挡在身前,白清流吓得赶紧收回掌力,可是由于收回得太过于突猛,身形竟连连后退三步才稳住身形。

    “你”

    白清流一口老血呕在胸口。

    面对这样的白清秋,他竟毫无办法,真真是失策。

    “哼,白清流,是她先惹的本xiǎo jiě,所以,也就别怪本xiǎo jiě出手狠辣。”

    说罢,白清秋一掌将白清月猛推出去。

    若说白清月中剑是假,可是现在重伤却是真,身体如破布般被扔飞出去,白清流伸手接过。

    只见白清月气若游丝,脸上红润尽数退去,苍白得可怕。

    “哥,哥哥,杀,杀了她。”白清月痛苦的顿了顿,胸口的疼痛让她全身的筋脉都跟着绞动。

    白清流咬牙不言。

    白清月见此,竟吸着一口气,带血的手指一把纠住白清流青袍,“她她知道了我们设计太子,所,所以,白清秋,绝不可留!”

    最后一句话让白清流倒吸口凉气,这凉气也随之被吸入脑间,脸色同时跟着白了起来。

    这,可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