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那么本xiǎo jiě便陪你玩命-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八十九章 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那么本xiǎo jiě便陪你玩命

    第八十九章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那么本xiǎo jiě便陪你玩命

    不可留,白清秋绝不可留!

    这是白清流脑子里回荡着最多的一句话,手心握着的剑闪着寒1;150850295305065光对着白清秋指去。

    设计太子,买通一个江湖刺客,抓紧暗卫换防的那一刻出手,白清月如愿以尝的倒在太子怀中,白清流看到这里计划已经成功近大半,再将自己手底下的太医推出去替白清月诊治,一切如想像中的那般水到渠成。

    可是,这个计划绝不能让任何人识破,更不能让任何人知晓,否则,他白清流饶是有再大的本事,也绝逃不过一个死字。

    “白清秋,太聪明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确实不是好事,可相对于一个办事露马脚的笨蛋来说,本xiǎo jiě还是当一个聪明的女人。”

    “果然是长一张利嘴,可是,也只能是止于今日了,你死了,本公子一定会为你办个体面的葬礼,也算是对白府嫡xiǎo jiě的尊重。”

    说罢,白清流提剑而上。

    尊重?

    那便要看看,这里到底谁尊重谁了。

    白清秋暗暗咬牙,抬手便挥舞着手中长鞭,鞭影闪动,凌厉的鞭风就在白清流面交织成一片鞭,鞭身原本就有机关倒勾,若是皮肤挂上一条,便能从你身上咬下块肉来。

    白清流没想到她竟会武功?这一招一式虽说不上哪门哪派,可是其霸凌之力却是虎虎生威。

    可是白清流这几年的剑也不是白练的,大喝一声,手腕一抖,强大的内力涌了上来,剑身立即发出慑人的寒光,白清流勾起的阴森笑容如一具死尸般的看着白清秋。

    “杀得好。”

    而白清月亦是强忍着一口气不晕过去,为的,就是看白清秋惨死剑下的情形。

    白清秋丝毫不惧,冷冷一哼,“今儿个便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内力。”

    白清秋纤指一翻,两枚银针如变魔术般的夹在指缝之中,红唇边勾起冰冷的笑。

    华阳针法中有云,奇筋八脉人人亦可获之,其力藏于五内,行于筋脉,得者灸然。

    “好狂妄的口气。”白清流双目一沉,大喝出声。

    可就在此时,只听卟卟两声,白清秋已然对着自己下针,那针下得极快,白清流根本看不见她下往何处。

    他看不见,可并不代表别人看不见。

    “居然是百汇穴?”

    岚翔大惊,这们穴位可是命门之穴,亦称作死穴,若是没有一定针法和功力之人,根本不会轻意动此穴,可是白大xiǎo jiě却,岚翔狠吞了吞口水,她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君若凌脸色并不好看,狭长的凤眸里透出的极大的寒意。

    “一个小小的白清流竟将小女人逼至如此竟地?太子的暗虎堂看来是真不想要了,岚宽,通知底下的人,明日一早,便让洪明将暗虎堂给本王烧了,一个不留,若是他做不到,别怪本王心狠手毒。”

    “是,主子。”

    主子动手向来不留一丝活物,岚翔暗暗为太子默了个哀,不过,那也是他自找的。

    此是,白清流剑尖已然而上,就在快要刺中白清秋之时,却发现一道极为霸道的内力从白清秋体内喷射而出,带着劲风直扑白清流门面而去。

    白清流竟被此风震退出去,还没等他稳住,空气中一阵强烈的波动,白清流个旋身险险躲过,可是他能躲过一鞭,却不能躲过第二鞭。

    “啊。”

    钻心的疼痛自手臂而来,鞭子已经狠狠的撕下他大片肉丝,鲜血从他指缝中奔流而出,白清流疼得冷汗直冒,可是此时白清秋却如杀红了眼一般,手中黑鞭根本不停,再次对着她狂扫。

    白清流暗道不好,凭空大喝:“剑奴何在。”

    唰,一个全身上下被黑衣包裹,手持三尺利剑的剑奴闪身,当的一声将鞭子挡开,他的周身散发着浓浓的shā shǒu之气,让人不敢小看,

    “去,将她给我杀了!”

    “是。”飞身而起,提剑冲去。

    哼,白清秋,你以为,本公子就这么点实力吗,他所掌管的东西远远比她们想像的要多得多,白清流嘴角再度勾起阴森恐怖的笑容。

    砰。

    一声巨响,白清秋长鞭卷起台阶之上一个陶瓷罐,对着剑奴当头砸去。

    陶罐哪有剑奴的头硬,当下便砸了个粉碎,而里面的东西顺着他的头顶流了下来,打湿他的衣服,沾染他的肌肤。

    “哈哈哈,白清秋,本公子看你是傻了吧,一坛子水也敢”

    白清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白清秋再将次卷起第二罐第三罐纷纷砸了过来,转眼间,整个清秋院便充满着火油的味道。

    白清流脸色大变,因为他的身上也染了不少,若是一个火星子下来,他便立即如欧阳振兴一般,变成一具焦尸。

    “你?”

    “白清流你特么给我闭嘴,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命吗,那么本xiǎo jiě便陪你玩命,只要这个火折子随意一扔,你我连同白清月我们都别想活。”白清秋冷笑说道。

    她的脸上发出的冷冽震住在场所有之人,包括那些瑟瑟发抖,被打得体无完肤的丫鬟婆子,也包括站在那处被银针制住的画春画秋。

    这里有谁敢拿命去赌去博?有谁能够真正的做到不怕死?

    不,他们都做不到,哪怕是这个所谓的高手剑奴也做不到,否则在他第一个被砸之时,便不会停住脚步了。

    白清流脸色铁青,狠吞了吞口水,“你想怎么样?”

    “白清流,你不觉得这话问得太可笑了吗,是你们想要我的命,现在我给你们我的命你却在这里问我想怎么样?白清流,你特么的脑子是不是秀逗了,连这么蠢的话也亏你说得出口。”

    白清秋毫不客气的怼了过去,眼睛看向他就像是看着一个傻子般。

    “你?”

    白清流败了,败在这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又杀伐果决的女人身上。

    白清秋呵呵一笑,仰起头看着不知不觉升起的繁星,觉得今天特别美丽,心情特别的爽,相对于谋,她更喜欢力量的感觉,那种亲手举起鞭子揍敌人,果然不同一般。

    只是白清秋那勾起的唇角,让白清流有种极为不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