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那她,就真的是在找死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章 那她,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第九章那她,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白府厨房。

    每一个府,有一个重要的地方,一是库房,二是厨房,再就是账房,这三个地方都是历代主母必须掌握的。

    “张婆子,你没听丫鬟们说,昨儿个傻子大xiǎo jiě可是将小陆子给打了,今日你倒是有胆子给她这样的饭食,难道,就不怕大xiǎo jiě来找你算账?”有婆子说道。

    张婆子肥硕的脸一抖,冷哼:“一个傻子而已,难道我张婆子还怕她了?哼,这么多年,那个傻的吃什么,喝什么,可都是由我说了算,就算是老爷,也不曾过问半句。”

    看着张婆子得意的表情,众人明了,她是夫人的心腹,有谁敢惹?不过,这十几年间,她在这里也捞了不少好处,看她那越来越肥的体形都知道了。

    只不过可怜了那白府大xiǎo jiě,每日吃的,竟比她们的还不如。

    砰。就在此时,一道巨响从院外传了进来。

    张婆子脸色一沉,威严大喝:“是哪个大胆的丫鬟,敢在这里造次。”

    “丫鬟?张婆子,好好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本xiǎo jiě是你的丫鬟吗?”声音清冷无比。

    张婆子感觉心尖儿一跳,有种不好的感觉。

    白清秋扫了眼那只叫张婆子的肥猪。操蛋的,她白清秋就真的长了一副好欺负的模样吗?怎的连头猪都可以欺负到她的头上?

    从看门的小陆子再到清秋院里的冬梅,现在就连一个烧饭的猪也敢安排她的饮食?

    “哟,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白府有名的大xiǎo jiě啊,不知大xiǎo jiě来我厨房有何贵干”张婆子怪声怪气的说道。

    只是话还没说完,便听砰砰两声巨响,两个破盘子在她脚下狠砸开来,飞溅而起的碎瓷渣子好些都刺进了张婆子的猪蹄里,瞬间疼得嗷嗷直叫。

    众人心头一窒,她们的大xiǎo jiě好像不一样了,这慑人魂魄的气势还从来没有见过。

    “张婆子,你胆子倒是不敢给本xiǎo jiě吃这些东西?是我白府要倒了吗,还是李姨娘吞了我白府的买菜钱,让你们一个个的做不出手了?”白清秋大喝若是不给她们一个实实在在的教训,还真有当她白清秋是软柿子。

    吞了买菜钱?

    张婆子脸色一怔,她怎么知道的?难道,她们说的是真的,这个大xiǎo jiě不一样了?不过,想到夫人的交代,她便又硬气了上来。

    “哎哟,疼死老奴了,大xiǎo jiě,你可不能空口白牙的说这些个话,这是要”

    啪,一声清脆肉响。

    张婆子话还没说完,劈头一个“巴掌”落了下来,张婆子的脸上的肥肉跟着抖了抖。

    “大,大xiǎo jiě,你?”张婆子脸色铁青,她,她一个傻子居然敢打她?

    白清秋看了看手中刚刚自制的苍蝇拍,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是打人必备啊。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主子说话,岂有奴婢插嘴的道理。”

    “1;150850295305065可是”

    啪,又是一个狠狠的苍蝇拍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张婆子的另一边脸上,没错,打了你的左脸,还要让你送上右脸来给她打。

    “不懂规矩,难道发卖你们的人牙子就是这么教你的?还是说,我礼部尚书府的人将你带坏了?”

    白清秋的话狠狠的震在众婆子心头,是啊,主子说话,哪里有奴婢们插嘴的份?张婆子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了。

    “我”

    张婆子刚想张嘴,可一瞧见傻大xiǎo jiě手上奇怪的刑具之时,便又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手指紧握暗暗狠道白清秋,你发疯的时候不与你计较,可是,以后有她好受的。

    可是,张婆子怎么也想不到,她没有以后了。

    白清秋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我白府的厨房既然做不出个像样的饭菜来,要它何用,小新,兰香,给本xiǎo jiě我砸。”白清秋小手一挥,霸气说道。

    什么?砸了?她,她竟敢砸了白府的厨房?

    别说是张婆子反应不过来了,就是小新也愣住了,这,这真要砸吗,连她都知道一个厨房对一个府的重要性。

    “是,xiǎo jiě。”

    兰香快人一步,提起木棍对着厨房开始打砸了起来,她算是明白了,xiǎo jiě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是,xiǎo jiě。”小新也有了反应,虽然她不知道xiǎo jiě为什么这么做,但照做就对了。

    砰砰砰。

    砰砰砰。

    两个奴婢抄起木棍开始打砸起来,一时间厨房咣当声四起,水缸,饭锅,碗碟,还有烧火炉子甚至是刚刚送过来的鱼翅都难以逃脱二人棍棒,不多时整齐的厨房变得一片狼籍。

    张婆子大叫不好:“住手,住手,贱婢,你们快给我住手。”若是厨房出事,夫人第一个饶不了的就是她了。

    “你们几个是死人啊,还不快拦着点?哎哟喂,我滴个娘也。”张婆子猛拍大腿,一副哭相。

    “是。”众丫鬟婆子这才回神,准备上前阻拦。

    白清秋小小的身子往前一横,冰泠喝道:“我看你们谁敢?”

    哼,她白清秋要做的事,这天下间还没有人敢坏她的好事,她是疯子,她怕谁?

    “你?你个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别以为你是白府大xiǎo jiě还真当自己大xiǎo jiě的身份了,若不是夫人心善,哪里还有你白清秋的活路?”张婆子破口大骂。

    没她白清秋的活路?李姨娘她又何曾给过她在一条生路?若非她白清秋穿越,此时原主早已死透了。

    白清秋清冷的眸子扫射过去,一头肥猪也敢这般对说话,那她,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就一个眼神,张婆子便感觉身体如坠冰窖,不禁暗抽口气:“你,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我,我是夫人的”人。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便见白清秋将几枚针刺入那道怪“刑具”之中,针是以斜“十”字刺入的,犹如一个个倒刺,若是打在人的身上,勾起的将会是你的一层层皮肉。

    “不,不要,大xiǎo jiě,老奴错了,再也不敢了,还,还请大xiǎo jiě住手啊。”张婆子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后退。

    白清秋现是懒得开口了,有些贱皮子,不见棺材不落泪,一切都要用“棍子”说话。

    啪。

    “针棍子”落下,杀猪般的声音瞬间响起,震耳欲聋,卟,“针棍子”提起,嘶拉,勾起的果然是一层厚厚皮肉。

    “啊,啊,痛死老奴了。”钻心的疼痛让张婆子惨叫出声。

    众人吓得不敢出声,这,这太可怕了。

    “住手。”

    一声怒喝,李姨娘闻讯急急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