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小女人,本王给你的东西你便受着-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章 小女人,本王给你的东西你便受着

    第九十章小女人,本王给你的东西你便受着

    想要在白清秋手底下活命,那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对她下了杀心的渣兄妹,那就是更加的艰难了。

    白清秋一把扯过白清流腰间那块乌黑的令牌,而后说句,三万两黄金,改rì běnxiǎo jiěshàng mén去取。

    狮子大口般的声响震在白清流头顶,三万两,黄金?只怕杀了他卖肉也弄不来这么多吧。

    白清流顶着张敢怒不敢言的脸退了出去。

    而就在院门被关的那一刻,白清秋小的身体再也受不住,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

    “xiǎo jiě”兰香小新惊声大叫,吓得脸色发白。

    突如其来的倒下让人的心狠狠一提,二人想上前接住,无奈离得太远根本来不及。

    岚轩同样被唬了一跳,方才还沉浸在白大xiǎo jiě王者的霸气之中,可是下一刻却突然倒下,岚轻闪身过去就要接住倒下的白清秋。

    但,有一道雪白的身影比她还要快,稳稳的将白清秋娇小的身影接在怀中。

    “主子?”

    只见君若凌面色如铁的出现在她面前,岚轩见此心中咯噔一跳,白大xiǎo jiě晕倒,她身为暗卫责任重大。

    “待她醒来再作处置。”

    君若凌如寒冰般的声音响起。

    “是。”岚轩领命。

    主子算是开一面了,卟嗵一声跪房门之前,等着白大xiǎo jiě最后的处置,无论是何种处置,她岚轩都接受。

    兰香小新急奔了过来,看到的是冰冷的凌王抱xiǎo jiě回房。

    “岚轩?你,你别这样,快来吧,xiǎo jiě她不会怪你的。”

    岚轩摇头展颜一笑:“不,这与xiǎo jiě无关,是我没有保护好大xiǎo jiě,理应受罚,不过,以后我不知道能不能跟你们在一起来,说起来,还真舍不得。”

    保护不周,就算大xiǎo jiě罚过,她也要回暗卫处接受惩罚,只是,她以后再也不能与她们相处了。

    这些时日,是她岚轩一生中最开心的,外出执行任务时,兰香别扭的将糕点塞入她怀中,嘴上还说是多出来的,其实是她连夜做出来的,还有小新,趁她睡着之时缝补着破勾破的裙角,当然还有大xiǎo jiě,像今天这样怕暴露她身份之事绝不会让她去做。

    她们这样有心为她,让她心头暖暖,久不知亲人是何滋味的她第一次尝到了亲情。

    想到这里,岚轩鼻头一酸,两行热泪无声流下。

    “不要,岚轩,我们不要你走。”小新哽咽着拉着岚轩。

    兰香则是卟嗵一声与岚轩并肩而跪,小新有样学样,抹了一把泪同跪那处。

    “1;150850295305065你们”

    “你一个人的力量太我们与你一道,xiǎo jiě心善,不会不管的。”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姐妹亲情,并相跪地受罚,在这冰冷的白府,她们算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屋内,痛昏过去的白清秋在君若凌输送内力之下慢慢清醒过来,那团暖暖的气息自她的小腹而起,随着血液流转进入经脉之中,将她强行提出来的不属于她的东西给填了回去。

    白清秋乌黑明亮的眸子带着丝笑意打趣道:“我这才叫满血复活。”

    她能感觉到君若凌浑厚的气息将她受损的经脉修复,甚至她能感觉到任督二脉和百汇穴有某种东西将其冲破,周身仿若好像到了另一个境界之中,这副身体原本的隐疾也在这一刻消散得无影无踪。

    可是,他这样做真的值得吗?虽然二人从未交过心,但她知道,他们之间只不过是一场交易。

    他就是潜在水潭底部的鳄鱼,需要利用她扰乱南渊朝局的水,而她则就是那只清理鳄鱼身上小虫的鸟儿,需要依附他的力量找出白府真相,二人互有交集而又相互平行。

    一个亲王,一个傻女,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路要走,不是吗。

    可如今,他好像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内力的养成可不是一朝一夕,那是需要从童子五岁之时练起,每日须打座,宁神静气日积月累才行,可现在,他将那浑厚的内力拿来救她的命,这就完全超出双方交易的范围了。

    啪!

    君若凌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客气的弹在她光洁的额头之上。

    “不该想的不要想,小小的脑袋整天装也不着调之事,一个白府而已,若是不喜,大可以让它不存在,何须烦恼。”

    让它不存在?

    这话够霸气,但不适合现在。

    白清秋嘟嘟红唇,他说得倒轻巧,白府没了,她的事怎么办?难道要跑到临国去问,你有认识我吗?像这知白痴的事,她白清秋是绝不可能做的好吧。

    白清秋还没想完,便又听她头同响起一阵低沉之音再度响起。

    “小女人,本王给你的东西你便受着,一点点内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你这眉头蹙得再紧些,便成小老太婆了,原本就丑,现在更丑。”

    最后一句君若凌语调之中满是嫌弃,谁也不知道他的眼底深处那抹宠溺和疼惜。

    针刺百汇,那种疼痛又岂是常人所能忍受?强行将经脉中的东西以外力引出,便活像是从肉里深层的东西剥开,取出,再进行重新组合。

    这,比他的碧落之毒还要痛苦双倍。

    君若凌大手猛的紧握,顿时青筋直冒。

    白清秋她可以装作看不见吗,她可以无视君若凌对她的感觉吗?可为什么,她的心在这个时候悸动了?

    “我,我没事,我皮糙肉厚,你是知道的,在我还是痴傻的时候,也是这样被人打的”声音越说越因为这种理由连她都骗不过,何况是这个腹黑之祖的君若凌。

    “好,好吧,我承认当时是很痛,可是痛过之后不是晕倒了嘛,所以,也没啥。”

    “哎呀,君若凌,你到底要怎样吗?”

    每一次跟他一起独处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像是没穿衣服般被他看透,这样很不自在,她难道是心机还不够深沉,表情太容易被看穿吗?

    白清秋在任何rén miàn前都可以强势,都可以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竖起的坚盾无机可破,可是唯独在君若凌面前,她什么也不是。对于这样的自己,她懊恼,不喜,可又无能为力。

    “嗯。”

    “嗯?”

    “肚兜不错,鹅huáng sè的很配你的肌肤。”

    白清秋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衣裙被脱下,露出的是今早他送来的肚兜。

    许久过后,怒吼出声:“君若凌,你混蛋!”

    她想哭,想撒泼,想打滚,君若凌怎能如此,她的肉馒头还没长起来,甚至,大姨妈也没来,这个混蛋居然趁她受伤偷看她,他的王爷气质呢,他的高傲冷漠呢?统统被狗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