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他有张良计,老娘也有过墙梯-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一章 他有张良计,老娘也有过墙梯

    第九十一章他有张良计,老娘也有过墙梯

    清秋院其乐融融,而清月院却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白清月重伤而归,胸口那道原本处理好的伤口再次撕裂开,硬生生疼痛中醒来,凄惨的叫声响遍了整个清月院,口中一直叫囔,杀了她。

    好几个丫鬟都被三xiǎo jiě给弄伤了,最后还是一个经验老道的嬷嬷熬了碗浓浓的安神药,强灌了下去,白清月这才安静下来。

    白清流心烦意躁,从清秋院出来之后,满脑子想的便是那块失去的进出宫令牌,还有那三万两黄金,真是个让人头痛的白清秋。

    银子倒还好说,可是令牌他又如何与太子交代?

    “二公子,二公子,不好了,夫人她,她不好了。”外头嬷嬷急急来报。

    白清流听罢,便感太阳穴突突直跳。

    真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是他又不能拒绝,因为那个人是生养他的母亲,可,也仅为如此。

    琼雅院,还是白府最大最精致的院落,夏初,院子里的花依旧开着,可是空气中传来的不是花香,而是浓浓的苦药之味,在这种味道之下,连花儿都无精打彩了起来。

    “夫人,二公子马上就来了,您别着急。”

    传来婆子焦急的安慰之声,白清流眉着一皱,若是可以,他现在就想回宫,远离这些个恼人之事。

    屋内,明亮的灯光照着一张麻姑献寿的大床,大床上,躺着那个脸色比白清月还苍白的李琼花。

    白清流神情突然恍惚起来,一时间有种悲凉之感,因为这个女人身边除了丫鬟婆子,便没有任何亲人在她身边守候,那个叫白远涛的男人口说在宫里准备西临国使者到来前的准备,根本不理白府之事。

    准备?

    一个只满口仁义道德,而却无半点作为的白远涛如何能胜任?若不那礼部司长能力超强,只怕白远涛连如何布置祭台都不知道吧。

    可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却意外的得到了皇上的重用?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地方。

    李姨娘那日说出了两个秘密,可是还有一个秘密却无论如何也没说出口,那便是她与老爷是为了看着白清秋而存在。

    不1;150850295305065是她不说,而是她没脸说出口,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和众人对她的追棒,早就将不堪的一面深深掩藏。

    “清,清流”

    一声微弱的声音响在屋内,空谷响音,白清流猛然收回心神,勾起一个儿子该有的笑容。

    “母亲不必担心,太子着太医看过,无事的。”

    白清流向前走了三步,却再也迈不出一步,鼻头微动,因为他闻到了一阵恶臭,是从她身上传过来的。

    白清流俊美的脸上立即冷了下来,凌厉的目光扫过守夜的婆子。

    那婆子紧缩着头,神色恐惧,她也是闻到了这股味道。

    揭开薄被一看,夫人,夫人竟失禁了!

    “二公子饶命。”四个丫鬟婆子在卟嗵一声跪地求饶。

    “哼,饶了你们,方才太医还说并无大碍,除了双腿不良于行,可事情还不过六个时辰,她,她却变成了这副模样?”

    白清流最后几个字硬生生的从牙缝挤出来,若是母亲有任何事,那他这个白府公子,真的别想出府门了!

    李琼花无论是残了还是死了,他都永远只能顶着“庶子”的身份!

    白清流脑海里突然响起白清秋的一句话,他是庶出,这个“庶”字永远的扣在他的头上。

    若是想改变这一切,那,那只有父亲尽快续弦,而他也只有想办法将自己的名字过入到新妇名下,那么,他白清流便就是名正言顺的白府嫡公子了。

    这个计划在脑海之中一出,便如春日里的野草般疯狂的长了起来。

    “续弦?”

    而另一处,皇宫御书房同样响起了林公公略微惊呼之声,林公公发现自己失仪,立即告罪。

    皇上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他一向自负,总是喜欢做意想不到的事,就如十四年前一般的出人意料,而现在,他正为自己十四年前的意外尽快弥补起来,若是西临国的人发现不对,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没错,白清秋此女若是痴傻,朕倒不怎么担心,可是坏就坏在,她居然清醒而且变得聪明,厉害了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那个白远涛和李琼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所以,他才要将一个厉害人物塞进白府,治上一治这个可恶的白清秋。

    林公公听罢,头垂得更低了,他不好说什么,更不会皇上面前说些他不爱听的话,因为林公公感觉这一切似乎太过于巧合了,只是皇上被白清秋气得失了方寸才没有想到而已。

    半月之前,白清秋可是大衍悔殿中提及了白老夫人被关安福堂之事,而如今李姨娘重伤在即,是绝对不宜做白家主母之事,正因如此,白府早晚会重新纳入新妇,新妇进门

    林公公想到这里,背脊暗暗发冷,新妇进门是要敬茶的,白老夫人未亡,这茶该她喝。

    所以,白老夫人又会重新回到众人的视线之中,而这,也是白清秋最终的目的。

    林公公不动声色吞了吞口水,白清秋不愧为她的女儿,才情,智慧堪称一流。

    皇上主意已定,只待合适白府主母人选,任谁都没想到,李姨娘之伤,倒是成全了数人,白老夫人出堂,皇上的重新部署,还有她自己儿子的舍弃以及主母的错失。

    清秋院,两道身影印窗棂之上。

    啪。

    白清秋合上小册子,册上墨迹未干,可是这里所记录的,绝对是让人惊掉魂魄的东西,白府的一举一动,皇宫中的一言一行都全然在这册上,一目了然。

    “这世界是公平的,想要得到某种东西,便必须用另一种东西来换。”

    她想要白老夫人,那么必然是要出现另一个女人顶替李姨娘之位了,这个人,一定比李姨娘厉害百倍,千倍。

    “即来之,则安之,这不是你说的吗?新妇进门是有所手段,可是,她也有自己的顾及。”

    君若凌将小册在烛火之上点燃,火由小到大猛烈的燃烧,而后却又突然变直至熄灭成一道青烟。

    白清秋笑了,黑眸闪闪发亮,竟比这烛火还要闪耀。

    “没错,他有张良计,老娘也有过墙梯。”

    不是骂她野种吗,不是想她死吗,那么这白府里的人一个也别想好过,全特么给我嗨起来!

    自信的笑容重新回到她绝美的脸上,君若凌狭长的凤眸透出满意一笑,这样的她,才最美。

    “做你想做,本王会如你所愿的。”

    一道直白而又宠溺的话,让白清秋心儿再度怦怦直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