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踩上去,脚尖再狠旋两圈,那才叫一个痛快-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二章 踩上去,脚尖再狠旋两圈,那才叫一个痛快

    第九十二章踩上去,脚尖再狠旋两圈,那才叫一个痛快

    新的计划开始,新的对战又要开始,试问白府争斗何时休,答曰不死不休!

    南渊的都城,一大早便下起雨来,连成一条条直线的雨水将廓下的盛开的芍药花打碎,粉白色的花瓣落了一地。

    白远涛两边太阳穴贴着膏药,鬓边的华发中夹着几根银丝,看上苍老了十岁。

    白清月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太子宫接二连三的送药,伤口也好得差不多了,但她精神上相比之前差了许多。

    张姨娘,罗姨娘,白清竹比往常还要小心的控制呼吸,雨中的空气压抑得让人呼吸不过来,堂内的气氛变得紧张异常。

    “清秋啊,这事,便交由你去办吧。”

    白远涛暗暗顺了顺口气说道,声音中没了当初的狂妄,他算看清了,只要不惹着这个煞星,便什么都好说。

    “父亲,凭什么让本xiǎo jiě去办?那李姨娘不是没死吗,你让她去呗。”

    白清秋扔了颗紫玉葡萄进嘴,香甜的葡萄汁儿轻轻一咬便溢流在唇齿之间,不愧为南渊贡品,好吃。

    “你”

    白远涛见此,一个头又是两个大了,近日他在礼部忙得不可开交,那个大司仪也不知怎的,平日里由他负责西临国使臣一事,现如今所有的事却让他来做?他又如何能做得了?

    而且近日南渊国发生的事一桩接着一桩,欧阳振兴之死,李夫人落水,太子被刺,还有李姨娘的重伤。

    短短三四个月便发生这么多事,想想便让人感觉心中不安。

    是不是今年犯太岁了?

    已经有几个朝中官员私下商定让夫人,在本月初八之日进相国寺上香拜佛,求个心安。

    白府也不例外。

    不仅不是例外,而且还是重中之重,因为所有之事多少都与他们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上头那位虽然一句话没说,可是却让人压抑得紧。

    若是一个不小心,他便要身首异处。

    想到这里,白远涛的心再次狠了下来,砰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桌上,震得茶盏咯吱作响,大声怒喝。

    “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是我白府嫡女,就该负起你应有之职。”

    白清秋挑挑眉角,白远涛他胆子是越发的大了吧,几日不见脾气见长?

    于是,想也没想,白清秋紧接着同样的一个巴掌猛拍在桌子上,拍得比白远涛在还要响,还震人。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白远涛一跳。

    “逆,逆女,你,你干什么?”白远涛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

    “本xiǎo jiě又不是白府主母,干什么让我去?什么嫡女之职,这十四年来,你有将本xiǎo jiě当嫡女看待吗,哼,白远涛,别以为你是我父亲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告诉你,本xiǎo jiě可不是你说我便会去做的。”

    你硬,她比你还硬,你强,她比你更强。

    白远涛,李姨娘,两个渣子将她养在身边只不过是为了现在的位置、现在的荣华富贵,而当她防碍到他们之时,便又要无情的将她抛弃陷害,甚至是谋杀。

    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在这里对她吼。

    套用一句白清月的话,他就是一个野父,tōu rén孩子的贼。

    “你,你你你?”

    白远涛气得脸红脖子粗,就知道跟白清秋斗嘴只会让自己更生气,可是,可是他又不得不说,上面的计划,定然不能错过。

    强行忍下胸中那口怒气,等吧,等着吧,他已经感觉到了那人已经发火了,只不过是找一个除去白清秋的借口而已。

    “你,你说,你想怎样?”

    她想怎样?

    白清月听到这里,便又不得不说句话了,这个府原本就是母亲在管着的,可是今日父亲也不知发什么疯,居然要让白清秋去着手相国寺上香一事?

    不服不服,她就是不服。

    忍住胸口的那道隐隐作痛,开口哼道:“父亲,您可不止有一个女儿,一个痴傻了十四年的人,她又1;150850295305065有什么资格进相国寺?”

    若说这里最有资格的人,便是她白清月了不是吗,替太子挡剑,又成为皇后推崇之女,她的荣耀越来越明显,相国寺之事交由她,不是更好吗。

    此话一出,众人异样的眼色看了过去。

    没想到白清月自以为是了这么久,今日才算是说到了点子上,白远涛的表现的确不同了,难道其中真有猫腻?

    白远涛脸色怪异,有种计谋被当众戳穿了的感觉,几欲张口却吐不出一个词来反驳,他更没想到,戳穿他谎言的,会是一向看中的白清月。

    就在白远涛以为此事无法进行之时,白清秋不善的声音再度响起。

    “白清月,你有种再说一次。”

    浓浓的威胁将原本压抑的厅堂再加了一道肃冷,白清秋生气了。

    白清月的理智告诉她,绝不能屈于这野种的淫威,可是张口出来的声音却依旧带着本能的有颤抖。

    “白清秋,我有什么不能说的,本xiǎo jiě为救太子身受重伤,为白府争得脸面,而你呢,你又能有什么给白府的?相国寺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圣上朝拜之地,你,哼,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入国寺?”

    “我有什么资格?就凭我白清秋是白府嫡女,而你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白清秋仅一言便将白清月的七寸紧握在手,而后狠狠的刺下。

    她不是争功吗?那就让她争,看看到最后是谁在自取其辱。

    “你?”

    白清月咬碎一口银牙,胸中窒痛让她指关发白,目光里透出的狠意无比强烈,若是可以,她现就想将她给撕碎。

    自古嫡庶有别,嫡女嫡子无论他们有多么的次,可是血液里和骨子里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而庶子庶女,就算是能力再强,那也是庶,上不得台面,为太子挡剑又如何,还不是脱不了庶女的真实身份?

    虽然白清秋实际上不是白府的嫡女,可是白府给她的,就是这个身份,无论是谁,都不能将她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白清月,以后说话请你小心些,别说是太子,皇后,就是皇上来了,他也没有将本xiǎo jiě嫡女夺去替换成你的可能,所以,只要本xiǎo jiě一日是嫡女,一辈子都是嫡女。”

    也一定是永远压过她一头的。

    白清秋冰冷的字句一个个狠狠的砸在白清月心头,她手指紧握,指尖刺进肉里,凝出一道道血痕而不自知。

    白清秋勾起冷笑的唇角,什么是白清月最受不了的地方,她便越要狠狠将它提出来,而后在地上踩了又踩,最后还不忘用脚尖用力的旋上两圈,那才叫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