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白远涛当真是个绝情又无耻的男人-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三章 白远涛当真是个绝情又无耻的男人

    第九十三章白远涛当真是个绝情又无耻的男人

    轰隆。

    一阵声响雷震在头顶,雨下得越发的大了起来,串成粗线的雨珠溅起一道道雨雾,迷糊了亭子里众人的眼。几个丫鬟手忙脚乱的将亭边上的帘蔓拉下,将雨雾和那看不清颜色的白府后花园隔在帘外。

    白清竹低着头,随意挑了个位置坐下,当头顶上的声音响起这之时,才蓦然发现,自己又坐在了白清秋的对面。

    厅堂过后,这个白清秋,无故将她们三人找来是何意思?

    “张姨娘,罗姨娘,这几日在院中过得还可好?”白清秋声音慵懒的问道。

    在座的人,谁都不敢看轻白清秋,饶是一向看似懦弱的罗姨娘,手中的棉帕子紧了又紧。

    白清秋不是个好惹的角色,相国寺一行,最终还是由她掌管,一向高傲如斯的白清月不仅落了一顿狠踩,最后还让白清秋明明白白的赫令,相国寺之行不会有她。

    还有她们老爷,白清秋更毫不客气的狮子大开口的要了一千两银子,说是寺内香油钱什么的需要。

    一千两啊,算得上是一个府里三四个月吃穿用度,相国寺再大,谁也不会巴巴着捐个千两香油钱,除非真是发了疯。

    “大,大xiǎo jiě此话何意?婢妾不过是偏头痛犯了,不愿出门而已,可是,每日的请安婢妾也是做了的。”

    张姨娘最先开口,她的本份自然不会忘,所以,大xiǎo jiě要从这方面对她做伐子,绝不容易。

    罗姨娘紧跟着道:“婢妾虽未生病,也未请安,不过,婢妾也是专心的做了几个安神香包送给夫人了的。”

    白清秋勾唇而笑,看着这白远涛仅有的两个姨娘,一个是早年他的通房丫鬟,虽然已年过四十,但从白清竹长相看,罗姨娘年轻之时还是很漂亮的,再看看张姨娘,刚刚三十出头,肤白貌美不失风韵。

    看着这二人,白清秋脑后一道灵光闪过,别的府姨娘通房少说也有五六个,子嗣也少说有七八个了,可白府从上一代的三个死的只剩下白远涛一个。

    按理说,他更应该在开枝散叶的事情上努力的,可为何这府里的无论姨娘还是子嗣都少了近一半

    难道,另有隐情?白清秋的眉头微蹙。

    “大xiǎo jiě,若是不信,你,你问过婢妾的院子里的丫鬟便可了。”

    张姨娘罗姨娘急急而道,她们又不是白清月那个没脑子的,何尝不知道白清秋是个绝不能惹的?

    这一桩桩,一件件,大房那边可是一败涂地了,李琼花身边的嬷嬷死了,最后弄得自己也残了,她们只须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便好。

    只是她们这些个心思,白清秋何尝不懂,所以,才要给她们下下眼药。

    “哼,说得比唱的还要好听,本xiǎo jiě信你们才有鬼了,想置身事外又或是想从中捞取什么好处,那根本不可能。”

    什么?

    二位姨娘猛的抬头,目光闪动。

    “呵,大xiǎo jiě这是什么话,都是白府中人,有什么”

    “张姨娘,别来那些个虚的,咱也打开天窗说亮话,若是当年你未小产,只怕我的五弟都会满地跑着要糖吃了吧,说得好听每日请安,那只不过是你看看这杀子的仇人多给自己提一道醒罢了。”

    白清秋丝毫不客气的揭开张姨娘那道尘封已久的疤痕,再次血淋淋的撕开。

    就算是过了五年,张姨娘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晚上,喝了碗老爷亲自端上来的补药,半夜之时,药效便凶猛的发作起来,她的孩儿还未等医婆到来,便从她肚子里流了下来。

    直到今日,她脑海还时不时浮现出那触目惊心的一幕:满床的血水之中,赫然躺着一个如猫儿般叫唤了两声的男婴。

    他,他落下之时居然还是活的,可是任谁都知道,他活不了,活不了啊!

    张姨娘那晚是怎样的痛彻心非无人知晓,那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儿在血泊之中断下最后一口气的痛,绝非常人可比。

    孩子从落下到死去只不过是几息之间,她却仿佛过了几世那般长,也是从那时开始,她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后来她才知道,老爷之前去过了琼雅院,再加上那几日李琼花口头说是来关心她,实际上嘴边的笑容想掩也掩不住。

    张姨娘紧紧握着锦帕,手背青筋直冒,眼中射出涛天的恨意。

    李琼花她现在就算是残了,也抵不了她孩儿的逝去,所以,她每天都会去看上一眼,看着李琼花躺在床上不能行动又失禁的惨样。

    她,是替她在天上的孩儿所看的!

    “罗姨娘,你呢?”

    白清秋似没有看到张姨娘那副吃人的表情,接着问道。

    “大姐姐,我姨娘没有什么好说的,没有小产,也没有不甘。”白清竹突然说道。

    “没有小产,没有不甘?”白清秋冷笑,“白清竹,你太不了解你的母亲了,她有懦弱的外表,可是却有颗坚强的心,一颗保护她女儿的心。无论罗姨娘是如何的伏低做她只不过是想让李姨娘放过她的女儿,让她的女儿有好日子可以过。”

    罗姨娘听到这里,眸光闪了闪,慈爱的目光不自觉的看向白清竹。

    大xiǎo jiě说得不错,这才是她最最在乎的东西。

    “清,清竹”

    “不要叫我。”

    面对罗姨娘这样的目光,白清竹她受不了,她知道姨娘对她好,可是,可是她不希望罗姨娘这般弱,那样,那样是会坏了她大计的。

    “好了大姐姐,有话就直说吧,别在这里绕圈子。”白清竹不耐烦的说道。

    “行,那本xiǎo jiě便给你们提个醒,李琼花是姨娘,而且她现下又残了,白府之中不可一日无夫人,就像是这个天下,不可日无后一1;150850295305065般的存在,所以,你们好好想想,我们亲爱的父亲,你们的好夫君会找个什么样的新妇进来,到那个时候,白府如何被重新洗牌。”

    你们,局时又当如何?

    白清秋一番醍醐灌顶的话震在她们心头,三人惊得猛然抬头,无一例外的落在了一双冰寒的黑眸之中,强吸了口气。

    这

    没错,白清秋说得一点都不错,白府不可一日无主母,更不可能让一个双腿已残、浑身散发着臭味的女人当白府主母。

    所以,所以白远涛的相国寺之行,难不成就是为了寻找新的主母?

    一想到是这个可能,众人心头又是一寒。

    白远涛当真是个绝情又无耻的男人,若是自己有一日落得那般下场,他是不会又会如抛弃李姨娘般的抛弃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