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这份恩情,她白清秋得还-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四章 这份恩情,她白清秋得还

    第九十四章这份恩情,她白清秋得还

    相国寺之事势在必行,可白清秋绝不会让白远涛如意,更不会让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如意。

    不是要选新妇吗,那么怎么选,便由她来定。

    若是她所记不错,君若凌情报刚传来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消息,这个消息同样让一个绝妙的计划成形

    思及至此,提起毛笔沾上墨汁刷刷便写下几个不成形的大字,白清秋蹙眉,叹了口气,果然还得练。

    不过这是后话,现在最重要的则是,“岚轩,这张字条务必要交到君若凌手中,不得有任何闪失,明白吗?”

    “是,xiǎo jiě。”

    岚轩见白清秋脸色肃然,不敢待慢,接了小竹筒小心的放入怀中,领命而去。

    那日也不知xiǎo jiě如何说服主子让她留下的,她心怀感激,越发的对白清秋恭敬了起来,岚轩认定了她。

    若是岚轩知道,那日是白清秋牺牲色相换来的,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

    那天,她主动的送上樱唇覆了上去,得到的是犹如爆风雨般的疯狂掠夺,嘴肿得难以见人。

    “以后,有得忙了。”

    白清秋抬头看着窗外一轮被大雨洗过的圆月,看上去极为明亮而又一尘不染,将背靠木椅之上,任思绪胡乱飘移。

    她知道,李姨娘的伤带来的后果是什么,也许会引进一个比李姨娘更加厉害的角色,也许会将自己的处境立于危墙之下,可她觉得这么做,值得。

    纤长如玉的手指从书桌的暗格中取出那本小黑册子,这是君若凌第一次见面时给她的,上面内容让人永远不能忘怀。

    安福堂里的那个人,为了毫无血缘关系的她,宁愿被关十四年,甚至是忍受十四年的孤寂和煎熬,若是换作常人,只怕早就疯了吧。

    这份恩情,她白清秋得还,就算前途凶险,她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新妇?会是什么样的白府新妇在等着我?”

    月升月落,当蛋黄般的太阳再次升起在南渊上空之时,白府侧门吱牙一声开启,三辆马车陆续从府中牵出,小厮丫鬟们站立一旁严阵以待。

    白府近日发生的事让人心有余悸,早先随三xiǎo jiě进入清秋院的十几个凶狠的丫鬟婆子自从那日便再也没出来,她们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如明镜似的知道她们的下场是什么,想到这里,身体越发的恭敬了起来。

    一阵细碎而又稳重的脚步声后,一道素色身影便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白清秋本就绝美无双,今日的素色长裙更显得她清冷如傲雪之梅,此等之姿,才像是真正的官家大xiǎo jiě。

    白清秋乌亮的眸子带着凌厉微微一扫,朱唇沉声而道:“今日是本xiǎo jiě第一次出行,你们一个个儿的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若是路上,寺里有任何差错,本xiǎo jiě绝不轻饶,明白了吗?”

    “是,大xiǎo jiě,奴婢老奴明白。”众人赶紧回道。

    大xiǎo jiě的话,哪儿还有不敢遵从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了。

    白清秋再三看了看,这才满意点头,踩上马凳上了那辆最为显眼的马车,马车在一声鞭响之下,稳稳的朝着相国寺进发而去。

    看着那威严的排场,白清月死死握拳。

    “白清秋,你算个什么东西,说不让我去我便不去吗?哼,相国寺那么重要的一个地方,像这种好事,岂会让你一人独占了?”

    每年进香母亲也只不过是两辆马车而已,可是她却硬生生加了一辆,简让人不能容忍。

    “三,三xiǎo jiě,我,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一边的丫鬟壮着胆子问道。

    她真真是倒霉,居然会从一个三等丫鬟升为三xiǎo jiě的贴身丫鬟?更倒霉的是,居还拉着她设计大xiǎo jiě?纵然是要她的命也不敢与大xiǎo jiě对着干啊!丫鬟急了。

    白清月一巴掌呼了过去,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将丫鬟半边俏脸打得瞬间红肿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你怕什么,本xiǎo jiě早就准备好了,看到那三个驾车的小厮没,都是本xiǎo jiě的人,只要本xiǎo jiě的马车赶上白清秋的,到时候便来个偷梁换柱,便没她白清秋什么事儿了。我告诉你,若是敢再罗嗦,小心本xiǎo jiě现在便将你杖毙了。”

    白清月的话将小丫鬟震得浑身发抖,大xiǎo jiě是受了老爷之命去的相国寺,可如今半路换人,那老爷也会将她给杖毙了呀,这左右都逃不过一个死字在。

    “行了,若是你这次听本xiǎo jiě安排,你的卖身契本xiǎo jiě便还给你,恢复你自由之身,如何?”

    “真,真的吗?”

    “自然,你当本xiǎo jiě会诓你不成?”白清月冷哼,若不是身边无人可用,她也不会提了个三等丫鬟。

    白清月也不知从哪儿弄来与白清秋一模一样的马车,飞奔在着往相国寺的方向行去。

    暗中,一道身影快速闪过,瞬间消失原地,若是眼力好的人便会发现,此人往的方向正是被绣庄,那个曾经烧死过欧阳振兴的地方。

    白清流手指紧握,每呼吸一口气都感觉胸口的窒痛要加重一分,他的脸色更是阴沉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这都快一个月了,暗虎堂的事,竟真的一点线索都查不到?”

    绣庄罗老叹息着摇了摇头,“找不到,那把火烧得极为突然,而且,而且暗虎堂的人似乎一个个都,都中了软筋散。”

    中了软筋散?

    那也就是说暗虎堂的人就是一个个的被活活烧死的,对吗?

    白清流不敢想像,那样一个暗堂,居然会在一夜之间被人连锅端了,还是用火给端的,若不是那火势极大引起了庄民的注意,竟谁都不知道暗虎堂会被人给灭门。

    白清流胸中一口恶气难消,抓起手边茶盏便猛的砸了下去,摔了个粉碎。

    “查,再给本公子我查,我就不信,既然有人放火又怎能找不到一点的蛛丝马迹来?”

    为了此事,太子已经很不高兴了,这是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势力,花费的精力和银子数都数不清,可是一夜之间居然被人给烧了?呵,这任谁都会不高兴,都会发火吧。

    “主子,白大xiǎo jiě和白三xiǎo jiě都已出发去往相国寺了。”剑奴来报。

    白清流的表情变得越发的阴戾起来,“好,你去,多带两个武功高强的暗卫,将白清秋的人头给我取1;150850295305065来。”

    什么?

    白清流要杀白清秋?

    “二公子,这”

    “怎么,罗老,你对本公子的话有意见?哼,若说此事与白清秋无关,我才不信。”

    直觉告诉他,火烧暗虎堂的人,一定是白清秋所为。

    “二公子,你也太看得起白清秋了吧,就她一个傻了十四年的闺阁xiǎo jiě,也能有那本事烧了我暗虎堂?

    哼,二公子,莫不是太子怪罪,你便将此推到一个xiǎo jiě身上,此事,我老罗是绝不会答应的。若是要杀,你自己去杀,可没必要搭主太子的势力。”

    罗老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白清流被无故奚落,心头之怒越发浓烈起来,“罗老,你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敢与本公子这般说话?白清秋,我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