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对付女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五章 对付女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第九十五章对付女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白府上香,所牵动之人远远是你无法想像的,白清月,白清流,还有白远涛和大殿之上的皇上。

    而白清秋身为此事的主事之人,自然更是深陷其中,马车之上,岚轩将另一个红色小册子交到她的手中,翻开删子,一行蝇头小楷落入乌黑的眼眸之中。

    贺州贺碧如?

    “没错,xiǎo jiě,此人不一般,她年纪三十有五,原是贺州先知府之嫡女,因其父被门生陷害至死,并顶替霸占贺知府的位置,而她只不过是刚刚及笄,为了报仇竟能忍气吞生装成柔弱女子成为那门生的妾室。”

    岚轩说到这里顿了顿,因为她接下来的话,连自己都感觉有些可怕。

    “十六年后,那门生连同他生下的五子四女,全部暴毙,一门贺州知府,连同姨娘丫鬟小厮,甚至是府中鸡犬,连同院子里种下的花草,如同诅咒一般在那日全部枯萎,而且时至今都是刑部卷宗里的秘案,悬案。”

    什么?全部枯萎?

    兰香小新听了生生被震当处,倒吸口凉气。

    这,这怎么可能?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个女人该有多可怕?

    二人齐张着恐惧的大眼看着xiǎo jiě,那个贺碧如竟然可以花上十六年的时间成为仇人的妾室?而又花了女子一生最美好的时间去蛰伏,去报仇?

    众人狠狠的吞了吞口水,这心智,这谋略得有多深?若是将这样的人放入宫中,只怕连苏太后都难对付了,更何况,这个女人将来还是会成为白府主母?不用想她们都知道,这是用来对付谁的。

    “xiǎo jiě,怎么办?要不,要不我们先动手,杀了她?”

    “对对对,岚轩,你武功高,你去杀!”

    “怎么又是我?”

    三仆紧张之下竟说出shā rén的话了,看来此人未到,便先将她白清秋三个奴婢给吓着了,若是来到白府,那还不真如贺州一般被杀个鸡犬不留?

    “贺碧如?”

    白清秋不关心这个,她更关心的是,白远涛是不是真的没有脑子会将这个女人引进门?因为皇上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会让白府任何一个人活着,包括白老夫人在内。

    要说起这一切的起因,还在于她的身世,这个迷团一日不解,那针对她所做之事便一日不得安宁。

    “xiǎo jiě,xiǎo jiě,你也快想想办法啊。”

    兰香小新岚轩急了,她们在这里急得团团转,可xiǎo jiě倒好,居然如无事的人一般发着呆?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

    白清秋赏了她们一记白眼,“这有什么好急的,对付女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用女人去对付女人。明白吗,以后不要碰到这样的事情便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真是辱没了本xiǎo jiě丫鬟的名头。”

    女人对付女人?

    这是何意?

    “贺碧如出身贺州,那是因为她还没有碰到心机更沉,手段更狠辣的女人,换句话说,她没有碰到过小女人,所有的阴谋,宅后阴司,若是遇到了真刀真剑,那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若是惹毛了小女人,她手中的黑鞭可不是吃素的,再加上那时他输送过去的内力,足以将白府杀个片甲不留。

    君若凌躺在软榻之上,身上盖着暖暖的白狐制成的毯子,狭长的凤眸看着杯中清茶,修长骨感的手指放漆黑的小桌上敲打着桌面,发了出细微的声响。

    东方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有心思想这些,你倒不如想想如何将你体内的毒给清了吧,唉,那药王谷可真不是人去的地方,眼看着你的药快用完了,而我,却还没有拿到火龙草,阿卿,不如,不如你亲自去趟药王谷?”

    “我去?东方睿,你以为我君若凌没了他药王谷的火龙草,便受不住那碧落之毒吗?简直笑话。”

    “可是你现在的症状已经提前出来了,冬日里,体温比炉子里的碳火还要烧,可一到夏日,却比比严寒的冰还要冷,你这身子骨已经第六年了,难不成你还想让此毒跟着你一辈子,甚至继承给你的儿子?”

    东方睿真是被他气晕了,声音不禁越拔越高,当看到君若凌眸子一滞,眉头紧皱之时,他的声音又软了下来。

    “阿卿,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的意思是说”

    “行了,你回吧,此事,本王自有定夺。”君若凌沉声而道,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1;150850295305065

    “你?君若凌,你长点儿脑子好不好,那个白清秋她有什么好的,能让你在这个时候帮她处理白府那档子破事儿?难道你真的要因为一个女人而断送自己的性命吗?好,好吧,你想找死,我也不管了!”

    撂下狠话,东方睿气愤的踏出房门,可是,当走到门前之时,他还是忍不住说了最后一句,“你别忘了当初云姨的话,若是她还活着,绝不想看到你这样,这样的放弃自己。”

    放弃自己?

    君若凌从未放弃过自己,更从未不将母妃的话放在心里,他所做的一切可以说都是为了当年,为了替母妃报仇。

    为此,他不惜将自己心动的女子推向浪口风尖,推向刀山火海,又有谁能了角他此时的心?

    “主,主子,东方公子,走了。”岚宽禀报。

    君若凌暗暗将心绪平稳下来,“他,可有说什么?”

    “有,东方公子说,让属下好生照应着,让在屋里多放几个碳盆,还,还有,还有说如果府里不够银子,尽管去云瑞号支取。”

    这种兄弟,好得真是没话说了,方才还气乎乎的,可是依旧不忘交代主子身边的人。

    君若凌轻声而笑,就知道他会这般,东方睿从小到大就是一张刀子嘴,豆腐心,不过,他君若凌想做的,依旧会去做,但有一句话,东方睿说对了,他不想将自己的毒延续给自己的孩儿。

    “岚宽,出动麒麟阁火烧药王谷。”

    什么,火烧药王谷?岚宽狠抽一口气,那可是南神医住的地方,就算是皇上也要敬上三分的人,主子竟然要得罪吗?

    “是,主子。”不过岚宽依旧领命而去。

    君若凌凤眸之中透着冷冽,既然他们不出来,那便逼着他们出来,这世间的神医可不止姓韩的一个。

    这时,岚翔急急来报:“主子,白大xiǎo jiě,成了。”

    君若凌冰冷的神情终于化开了一丝笑容,小女人,真正非常人可比,从今晚后,这白府可就极为热闹了,谁生谁死,端的看哪个的手段更为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