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白清秋,一定是故意的吧-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六章 白清秋,一定是故意的吧

    第九十六章白清秋,一定是故意的吧

    “成了”虽说只有短短两个字,可是其中的凶险也只有白清秋才知道。

    白清秋的马车在一个“人”字路口被有意引入,引向的是白清流早已布好的陷井,那里几个亡命之徒正等待着她的到来。

    江湖之上的这种只认钱不认命的人大有人在,白清流亦是花了不小的价钱,因为事急,只能由着他们坐地起价,足足花了他五百两银子。

    白清流原本以为他可以坐等白清秋被几人强轮又残杀的画面,可是结果,却不如想像中的好,甚至可以说是更惨。

    岚轩适时将那几个凶狠无比的,五花大绑的男子重重的扔在了白远涛和白清流的面前,那几个人被破布堵住嘴,只能发出唔唔的叫声。

    “父亲,你若是不想本xiǎo jiě去那相国寺,早说便好,为何要设计这样的一个陷井来毁我清白,要知道,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俗话说得好,虎毒不食子,但你此番作为,岂不是连一头畜生都不如了?”

    白清秋毫不客气的怒骂白远涛畜生不如,白远涛脸色青红交加。

    白清秋冷哼,有人想用更残忍的手段让她消失在这个世间,她却偏偏不如那人之意。

    只不过几个草包而已,她几针下去便将他们刺得哇哇大叫,跪地求饶。

    更重要的是,她并没有选择将这些人直接扔进那个的院子,而是找更高一层的人,让他背起这个黑锅。

    白远涛的目的不在暗地里弄死她,而是光明正大的弄死,可是却偏偏出了差子,自然不会给扰乱计划者好脸色看,如此,一来他们父子之间必然会生出嫌隙,二来也可以给白清流一个威慑。

    “白清秋,你到底在这里胡说什么?我又如何会故意陷害于你?他们,我可没见过,还有,你不是去相国寺了吗,怎会碰到这些个匪徒?”

    说到最后,白远涛的声音愤然拔高了起来,皇上都等着她的消息,但没想到,白清秋居然没去相国寺,那,那又是谁去的,贺碧如又会被谁给带来?

    白远涛不敢多想,只要看到白清秋没有按计划行事,他脑门儿突突得紧。

    “相国寺?”白清秋冷哼:“我亲爱的父亲,你也算是两面三刀了,你分1;150850295305065明早有打算让白清月去,又何必在人前做这样的伐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竟真的对我这个痴傻之女有所改观了呢?”

    白清秋狠狠的讽刺了过去,她白清秋是什么人,口无庶拦,开口便骂,根本不顾你是不是白府家主,不顾你是不是会被气死。

    不,也许她要的就是将你气死。

    可是白府之人又何曾想过,若不是他们逼她在先,她又岂会这般将你们往死里整。

    “你?”

    白远涛张着的嘴开了又合,合了又开,竟不知该如何接下她的话头了。

    “不好了老爷,老爷不好了,三,三xiǎo jiě回,回来了。”

    门房小厮急急来报,那个小陆子也不知死哪儿去了,几日都不见人影,他已向管家报备,可是管家却喝一句,做自己的事,少说些话,反倒弄得他灰头土脸了起来。

    白远涛心中本就有气,那门房正好撞枪口上了,抬起脚来朝着他胸口狠狠踢去。

    “贱奴,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什么不好了,老爷我还没死呢。”

    小厮一头栽了下去,带着哭腔而道:“老爷恕罪,三,三xiǎo jiě她,她的马车好像撞了个人,此,此时正抬着那女子进白府大门了。”

    “什么?撞,撞了人?”

    白远涛脸色瞬间退去血色,这个计划怎的让她撞上了?原本是想让贺碧如在相国寺给白清秋一个下马威,可是没想到被白清月给搅了?

    他不是疼惜白清月,而是不知该如何向皇上交代。

    白清秋看着他这副丑陋的嘴脸,眼内闪过一丝鄙夷。

    这个男人的自私自利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若是有人拦住他的前途,就算是平日里最喜爱的东西也可以瞬间将其抛弃,比如李姨娘,比如白清月,甚至是白老夫人。

    “父,父亲,哥哥,你可要替我做主啊!”一袭精美影带着长凄之声扑了过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白远涛第一次对着这个疼爱有佳的女儿怒喝而去,不是白清秋去的相国寺吗,怎的半途之中便又换了一个人?而且,而且连皇上都没有得到换人的消息,难道是有人将消息故意阻断了?

    想到这里,白远涛脑子一片空白,嘴里脱口而道,“到底是谁封锁相国寺的消息?”

    封锁消息?

    白清流极不自在,当然是他让十二剑奴封锁的,为了方便行事,将暗中暗卫一一拖住,可是没想到,那暗中之人居然会是父亲的人?

    可是没等白清流细想,见一个优雅素贵的女子款款走来,她,是谁?

    “民女贺氏碧如,见过白尚书,见过公子,二位xiǎo jiě。”贺碧如规矩的盈盈一拜。

    贺碧如?

    众人目光齐聚而去,只见她年纪三十多岁,眉间没了少女的纯真,反而是多了份岁月的沉甸,举手投足间隐隐透着份难掩的孤傲,但是又是人能恰好接受的范围之内,周身的气度竟不比秦夫人李夫人差,而且更多了份淡然之色。

    这样的女子,选得极好。

    白清秋清冷的目光打量着将来白府之主母,说句心里话,她比李姨娘更适合白府主母之职。

    “三xiǎo jiě,是我丫鬟的不对,不该冲撞了您上进寺的马车,不过,您放心,民女不会向白府要任何东西,只是我那丫鬟根了我十六年之久,着实不愿看着她的命就此损去,再加上民女身无分文,这才出此下策,还望白尚书不要介意才好。”

    一席话不卑不亢,进退有度,而且将事情首尾说得极为隐诲而又不伤任何人的面子,白远涛不禁多看了她两眼,目光便又如找到新宠般散发着喜爱之情。

    很快,白远涛在白清月的震惊之下将贺碧如留了下来,事情到了这一步,白远涛也丝毫没有办法,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过,白清秋却不会让他这般好过。

    “父亲,不好意思,我回来之时,马车也撞倒了一个人,是不是她也可以留下?”白清秋勾起红唇,黑眸闪闪发亮。

    什么,她也撞了一个人?

    白远涛嘴角胡子发颤,感觉背后阴风阵阵,白清秋,一定是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