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夫人有的是手段的-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七章 夫人有的是手段的

    第九十七章夫人有的是手段的

    没错,她白清1;150850295305065秋就是故意的,白府不是要主母吗,她再送白远涛女人,看隔应不死他。

    不是要斗吗,那就斗吧。

    不过,白清秋现在烦的是另一件事。

    “兰香,兰香,你看看那冰块是不是化了,若是化了可得给本xiǎo jiě补上。”

    南渊的夏季日头极为歹毒,院里刚刚浇下去的水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盆中的花草被晒得打不起精神,而白清秋,更是将屋子里的四角全部放上冰块以备消暑之用,可是这样,却依旧让她热得受不了。

    白清秋一把美人儿团扇打得呼呼作响,长长如丝般的头发高高盘起,露出娇美的脖子,并将衣裙全部脱了,只剩下那鹅huáng sè的肚兜和那被剪得极短的亵裤,今早看到xiǎo jiě这副打扮,将兰香小新吓了个半死。

    兰香一听,撂帘进屋,一股冷意扑面而秋,便查看放置于四角的冰块,这冰水才刚到缸底,离化还早着。

    “xiǎo jiě,已经是满的了。”

    “是吗?”

    白清秋伸着脖子看了看,果然没化,但看着那冒着冷烟的大冰块,白清秋将细嫩的小手摸了上去,顿时一股透心之凉席卷而上。

    舒服,真舒服,就如岚轩刚刚报来消息一样,让人感觉到浑身上下充满惬意,通体爽利,听说,杨姨娘行动了,还闹得满府皆知,真是不负重望。

    要是每日都能听到这么好的消息,再加上这么多冰块,就算是天气再热她也不怕了。

    “哎呀xiǎo jiě,可使不得,若是寒气入体那可怎生是好?”兰香一把用力的拉开白清秋,语气之中满是责怪。

    “兰香?别拉我,再让我摸一次,一次就好。”

    这天儿,真是要了她老命。

    白清秋与别人不一样,夏天怕热,冬日又极怕冷,若是可以,她今晚就想抱着冰块入睡,可是她知道,兰香小新是绝对不允许的,说什么身子娇贵,万一落了寒症什么的,她们在这方面说什么也不会任由她性子来的。

    “xiǎo jiěxiǎo jiě,好消息好消息,那,那个老爷老爷他”

    就在此时,小新跑得满脸通红,可当进入屋内之时,却又被这时里的寒气给打了个哆嗦,不由得责怪起兰香来:“怎的这般冷,快,抬走两盆,不然寒气入体可不是桩小事儿。”

    要抬走她的冰块?这怎么行?

    白清秋立即拉住小新,“先说正事,姓杨的是不是也上了白远涛的床?”

    小新睁大双眼,拼命点头,“是的是的,本以为贺氏是个厉害的,可没想到,那个杨氏更加的厉害。”

    昨日老爷酒醉将贺氏给上了,今儿个一早便对满院子的人宣布要抬了贺氏做平妻?!

    消息一出便将整个白府给炸开了锅,第一个反对的便是白清月,说什么也不肯让贺氏进门。

    因为相国寺她已经领教了贺碧如的厉害,那种一句话,一个神态便轻意的将她这个白府xiǎo jiě给弄得不知所措,相国寺中无论夫人还是和尚,一个个看她眼神的意思就是刁蛮无礼。

    可是,白远涛哪里会听她的,别说上头有皇上的命令,就说昨夜便让他尝到了别样的兴奋也是不会不娶贺氏,若说在那方面他不算是少男,可不知怎的,与贺氏在一处,便能让人回味那种年少时的激荡来,让人欲罢不能。

    白清月气得大骂他老糊涂,白远涛铁青着张脸便下令禁了她的足,当晚,白清月但将清月院砸了个稀巴烂。

    而且不止如此,听说琼雅院的李姨娘躺在床上将药齐齐打翻,靠近的丫鬟婆子纠住便往死里打,闹得是鸡犬不宁。

    “杨氏可比那个贺氏厉害多了,今儿个一大早便领着那个杨昭在院子里消暑,迎头便遇着老爷,老爷也不知怎的脚下一滑,当下便将杨氏误推入一莲池之中,老爷吓了一跳亲自送杨氏入院,可是后来”

    小新越说声音越脸色也越红,后来便听到从里面传来一阵阵极为不雅的声音,外头的丫鬟婆子们听了赶紧出院。

    若说手段,看来这个杨氏不比贺氏差,就算老爷抬了贺氏为平妻,这杨氏最少也是个姨娘吧,毕竟是要了人家“清白”的身子,但是问题又出现了,杨氏来时带了个孩子,还是个少年郎名叫杨昭,他,又该如何安置呢?

    “自然是当作养子来对待,总不可能将杨昭归入贺氏名下作嫡子吧。”兰香说道,接过白清秋手中团扇轻柔的打了起来。

    “唉,若是杨氏没有这个儿子该多好,就能与贺氏一拼了,到时候,可就轮到我们看戏了,xiǎo jiě,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用女人对付女人的方法?”小新最近鱼头吃得比较多,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变得聪明了。

    “不错,有进步。”

    白清秋将从冰水里劳出来的晶莹紫玉葡萄又扔了一个进嘴,冰冰凉凉的甜味瞬间占剧了她的口腔,美美的吃了下去,接着又道。

    “可是,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以为本xiǎo jiě找来的只是一个丧了夫寡妇吗,她的历害和隐忍可不在贺碧如之下,而且,她比贺氏更有一万个理由让自己接近白远涛。”

    白清秋绝美的脸上勾起一阵让人发寒的笑容,君若凌送来的消息太及时了,这个杨氏绝对是个人物。

    而另一处,一座并不算精美,但又不知华贵的院落之中,房门紧闭,外头的人根本听不到里屋的任何动静。

    贺氏修得整齐指甲不具冰寒的一点点的剥着大冰块,面无表情。

    “夫人,难道,就任由着那个杨氏被抬进门不成?若真是如此,那可真就打了我们的脸了。”

    贴身丫鬟翡翠说道,她能毫无顾及的在贺氏面前这般说,足以说明她在贺氏心中的地位。

    身后曹嬷嬷端了甜瓜的干净的帕子送到贺氏面前,对着翡翠开口而道,“这你可就错了,杨氏再如何抬,那也只不过是个姨娘,还能大得过夫人吗?若是再不喜,以后收拾她的地方多了去,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人抓住小辫子?”

    “曹嬷嬷说得不错,这白府的水可水比贺府的浅,杨氏不足为患,倒是那个大xiǎo jiě,是个人物,这白府之中能与之斗上一斗的,只怕除了她便没有别的人了。”

    贺氏精明锐利的目光看着手中刚刚剥下来的冰块,将其捏在手心。

    “不过,再厉害,也终究是个少女,更何况,既然我为白府平妻,自然就会有很多东西是白府主母该做的事。”比如她白清秋的亲事。

    贺氏手指再次紧握,顿时感觉到那冰块在她的体温之下融化成水,再次张开之时,已经看不出原先的任何模样了。

    翡翠和曹嬷嬷相视一笑,就知道夫人有的是手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