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一句怎样的控诉和悲戚-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八章 一句怎样的控诉和悲戚

    第九十八章一句怎样的控诉和悲戚

    白府,婚事布置如火如荼,众人都以看好戏的态度观望着。

    贺氏以平妻身份入府,可入府当日,又会抬入姨娘杨氏,实在是有趣得很!

    不过,一门之府同时进驻两个女人,这不得不让人夸赞白大人有福了。

    最开心的人,要数白远涛,这么多年来,他也想妻妾成群,只是,他不敢。如今,后院忽然多了两个女人伺候,他哪有不高兴之理?

    只是,更高兴的不是他,而是白清竹。

    “大姐姐,你的心愿如今算是实现了,新妇进门,可是要敬茶的,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祖母了,可是,你却为何坐在这处?难道不想看看祖母?”

    白清竹如一道阴魂般的来到白清秋身边,只见白清秋随意的坐在青风亭,一袭宽松白裙更衬得她娇美无双,1;150850295305065白清竹不得不承认,她很美,美得让人窒息。

    “祖母既然出来了,自然是想什么时候看便什么时候看了,但独独却不是今天。”

    白清秋纤长如玉般的手指捏着酒杯,喝了口淡淡的果酒。

    这是她早在一个月前就弄好了的,味道香甜之中带着丝涩味,此酒不算顶好,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喝,最衬她的心情,甜中带涩。

    白清竹优雅的走到白清秋边,随意的坐下。

    不知怎的,今日她却不想与她斗,因为二人有着同一个心情。

    前世,她被抬为秦墨萧的姨娘时,祖母在她的嫁妆里偷偷放了三千两银子,也正是这三千两银子,她才度过了在秦府最艰难的日子。

    祖母今日能出来,她是高兴的,可也不愿在此时去见她,因为,今日也是那个男人的婚礼。

    前世,根本没有白远涛续弦这些事,难道是因为她将某些事改变了?

    “白清秋,你说,若是你我二人相斗,祖母知晓之后,会作何感想?”

    “能做何感想?宅子里的阴司她又不是没经历过”

    说到这里,白清秋顿了顿,仔细想来,祖母还真的未经历宅斗,因为白府向来是一脉单传,到她那一代该死的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就是她想斗也没人陪。

    “想到了?所以,大姐姐,你我最好不要在祖母面前露出半点痕迹来。”

    相对于懦弱无能的罗姨娘,白清竹更感恩祖母。

    白清秋目光转向白清竹,只见她略带着婴儿肥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好看的眼睛,肌肤白里透着红润,也是个上好的美人胚子,乖巧讨喜。

    可是她想不通,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她了,居然让她不死不休的与自己争斗?

    还有,白清竹似乎很了解白府里每一个人的性子,上到白远涛下到丫鬟婆子,她都游刃有余的行走其间,让人似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但又不能忽视。

    “我说四妹,这让我好奇,到底祖母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这般护着她?”

    “祖母对我做了什么你不必知道,你做的这一切不就是保护祖母吗?所以,你与我的心至少在这一处是一样的,不是吗?”

    “不错,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祖母身边做个好孙女,若是有谁露了馅,别怪对方不客气。”

    “这话,也是我想说的。”

    白清秋另倒了杯果酒,送到白清竹面前,“一言为定。”

    白清竹接过白玉小杯,碰了过去,“一言为定。”

    任谁都想不到,两个暗中斗个你死我活之人,会坐青风高台达成一致协议,可是白清秋却怎么也想不到,后续的发展根本不是她所想的那般愉快,甚至可以说,是毁灭。

    礼部尚书续弦的婚礼,宾客满堂、热闹非凡。

    白府老夫人第一次在众夫rén miàn前露脸,那浑身上下根本看不出是在院子里禁锢了十四年之久的人,脸上的笑容,语气中的气势,丝毫不比常年坐镇高堂的老夫人们差。

    拜完天地后,新妇捧茶跪在堂前,“老夫人请喝茶。”

    点了一下头,白老夫人接过茶杯。

    茶本是上等铁观音,是她的最爱,可是她怎喝得有些苦涩?

    几日前,白远涛忽然出现,说不日便要迎娶新妇,需要她喝新妇茶

    府中的风向,已经十几年未变了,如今发生的这一切,不知道是谁在背后驱使。

    “起吧。”

    一切思绪不过是转念之间,白老夫人很快又回复到正常,喝了新妇茶,说了几句吉祥之语,尤其是最后一句,克尽恪守,宜室宜家这两句咬得极重。

    贺氏心头一震,看来这白老夫人也不是完全的老糊涂了,不过面色如常的恭敬而道“是,媳妇知道。”

    直到这里,今日之礼才算是过去了。

    白远涛重新将白府进行了归整,主院改为贺氏的如意院,又添了老夫人住的福寿院和杨氏的清风院,杨氏之子杨昭同样改名为白清风,为白远涛养子。

    “养子?”

    杨氏脸上满布阴霾,手指深深的戳进了肉里,那股从骨子里发出的恨意犹如烈焰,滔滔不绝的升了起来,似要将这个刚布置好的新房给烧了。

    “嘶啦”一声,身上新做玫红衣裙全然撕毁,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娘,你这又是何必?”

    一个十二岁白净瘦弱的少年走了过来,伸出干柴般枯瘦的手,将玫红色衣裙捡了起来,眼光划过一丝讽刺。

    “昭,昭儿?你,你来这里干什么,太晚了,你该去休息了。”杨氏不想让她的儿子看到这不堪的一面。

    白清风微微一笑,“娘,你叫错了,你应该称我为五公子,而我,也叫错了,我应该叫你一声姨娘。”

    姨娘?杨氏被白清风的话猛的震退一步,手指一把扶住桌角死死的捏住,脸色瞬间退去血色。

    “昭,昭儿?”声音发颤。

    “姨娘,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今日起,本公子便是白府养子,白清风。”

    “姨娘”这两个字,再次被自己儿子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这个响亮的巴掌打得她晕头转向。

    他是她的亲生儿子,可是如今却只能叫她一声姨娘?这句话如一把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割断她与他的骨肉亲情。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她,她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他啊,可是他在自己成为白远涛姨娘之时,为何,为何却要这般的来伤她?

    白清风隐藏在袖中的手指紧握,从牙缝里生生的挤出一句话。

    “我,不需要名份,不需要任何东西,我要的,只不过是与娘相依为命,可是你,你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女人要求,要进这白府?要,要当这白远涛的姨娘?”

    若说有气,他更应该气不是吗?

    可是他,又能怪谁?这样一种不堪的身份,就是连科考都不能参加,更不能抛头露面,犹如洞中老鼠般的过活,可是他不介意,他一点儿都不介意,但为什么,为什么杨氏如今要这样做。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要将他生下来,何苦让他受这般的罪孽?

    罪孽?

    白清风这是一句怎样的控诉?又是一句怎样的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