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你说什么,君若凌出事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九十九章 你说什么,君若凌出事了

    第九十九章你说什么,君若凌出事了

    清秋院。

    “岚翔?你在这里干什么?”

    白清秋带着一身洒气回到清秋院,可是一入院看到的便是那腹黑之主的小跟班忤在这里。

    许是喝有了酒的原故,脑子一时有些抽,绕开他就想进房间。

    “白”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主子又让你送小册子过来了,那,让本xiǎo jiě猜猜,这回又是关于谁的呢?”

    “不,不是的。”

    “嘘,别说话,本xiǎo jiě聪明绝顶,一定能猜到。”

    岚翔心下大急,想也没想便大声喝道:“白大xiǎo jiě,我不是来送册子的,主子,主子他不好了!”

    “噗,你的主子不好了,关我什么事,对我吼个什么劲?岚翔,你信不信老娘我”白清秋话说到一半,猛然一惊:“你说什么,君若凌出事了?”

    君若凌怎么可能有事,上次不是用针将毒气控制了吗,难道又毒发了?白清秋脑子瞬间清醒过来,心狠狠一提。

    “不”

    岚翔话还没说完,便被生生打断。

    “xiǎo jiě,xiǎo jiě。”

    岚轩急急从院外奔了进来。

    “xiǎo jiě,如意院的曹嬷嬷方才传话下来,说明日一早让xiǎo jiě去福寿院给老夫人请安。”

    白清秋一震,贺氏居然在这个时候让她去请安?而且派的还是她身边的老嬷嬷传话,看来,她是准备对她动手了吗?

    “岚轩,你来这里捣什么乱,请安什么时候不可以请,非得要明日吗?”岚翔着急上火,主子还在那儿受罪呢。

    “你懂个屁,那贺氏是皇上亲自选的,那贺州一门全灭全是出自这个女人之手,你别看一个小小的请安,这里头的名堂可多着呢,还有,老夫人刚从安福堂里出来连白府情况都没有摸清,若是此时被最先被贺氏下了套,那么后头的局面如何扭转?”

    岚轩一席话说得岚翔竟无言以对,因为她说得没错。

    白清秋在白府的地位表面上像是提高了,可是实际上招来的却是更多人的嫉恨,全府上上下下哪一个不是巴不得她现在就死的?

    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若是错过了第一次机会,那么以后白清秋在白府也可以算是举步维艰了,那些人无论哪一个,都不会错过她不在场时的机会。

    岚翔哪里会不知道这其中关键所在,可是主子他,他真的很难受,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就此冒着被罚的危险来找她了。

    若说这世上能救主子或者,能控制碧落花之毒的人,除了白清秋便再也找不么第二人了。

    “对不起,是,是我莽撞了”

    “等等,带我去凌王府。”

    什,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君若凌不是毒发了吗,还不快带我去?”白清秋一脚踢在了岚翔小腿之上。

    “哦哦,好好,我这就带你去。”

    “慢着,xiǎo jiě?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错失此翻良机,也许,也许你就成了众矢之地了。”

    岚轩目光定定,xiǎo jiě做了这么多,目的不就是为了救出白府老夫人?可是白老夫人出来了,不要弄得到头来那白老夫人对她又起怨恨,那样,岂不是让仇者快?

    兰香和小新以同样的目光看着白清秋,这般浅显的道理连她们都懂,xiǎo jiě这般聪明,又如何不懂?

    白清秋举头看向黑幕上的那**圆月,月大如银盘般遮住了其余星星的光亮,可是她乌黑的眼眸内放射出的竟是比月儿还要亮的目光。

    “如果祖母真的那么以为,那也是我白清秋的命。可是凌王府,我一定要去,若是位置对调,本xiǎo jiě处于危难之境,你们是不是也会如岚翔般的急着请凌王相助?”

    这?

    众人齐身一怔,呆在当处,会,她们当然会。。

    “我相信,你们会的,而且会比岚翔做得更加疯狂,所以,这一次凌王有难,本xiǎo jiě一定会去。岚翔,我们走。”

    “是。”

    二人身影很快便消失于清秋院,xiǎo jiě的话着实让她们震住,半响回不过神来。

    xiǎo jiě是个重情重义的,虽然她这么说但是她们能感觉到,xiǎo jiě早就有定夺非去凌王府不可的。

    既然如此

    “兰香小新,xiǎo jiě将院子交给我们,那么,我们便不能让xiǎo jiě失望,还有,贺氏等人不是要请安吗,那我们便今夜感染风寒,给xiǎo jiě争取回来的时间。”

    争取时间?

    可是不等兰香小新回过神来,便见岚轩直直冲向屋内,将自己整个身体泡在了大xiǎo jiě降温用的大陶缸中,冰水将她身体淹没,那种透骨冷意瞬间席满全身。

    “岚轩?”

    二人鼻头一酸。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给我加冰。”岚轩咬牙而道,若是想骗过府里所有人,那么只有她易容成xiǎo jiě的模样生场大病,人是假的,可病,却一定要是真的。

    兰香小新狠狠咬唇,将泪抚去,“好,来了。”

    这样的主子,这样的丫鬟,无一不让凌王府暗卫震惊当场。

    有哪个xiǎo jiě会不顾自身之忧而毅然选择去救人的?虽说那人也是他们的主子,可是白大xiǎo jiě这身般大仁大义却是让他们万分感动。

    他们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清秋院,不让其余之人从此处探得任何消息。

    白清秋没有想到她的举动无意中换来了暗卫们的忠心,可是她现在却无瑕顾及,当见到君若凌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推开房门,一股热浪扑而而来,将她面前的空气燃烧干净,险些让她背过气去。

    这是夏日啊,屋子里的温度竟然比外头还要高!

    白清秋暗道1;150850295305065不好,“快,将所有窗户给我打开。”

    该死的,岚翔岚宽他们到底有没有生活常识,空气不流动对病人是极大的隐患。

    “是。”

    岚翔顾不得许多,赶紧开窗。

    “住手,岚翔,你难道要将王爷冷死不成?”

    此时,一个身着粉红衣裙端着浓浓黑药的女子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身子一挡便将岚翔挡住,目光愤怒的看着白清秋。

    “你是谁,这里可是亲王府,怎由得你如此乱闯?岚宽,还不将此女子扔出王府?”

    白清秋没功夫在这里跟她闲扯蛋,冷声哼道,“岚翔开窗,若是不想君若凌死的话。”

    说罢,便转身进入屋内,时不待人,毒,更不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