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到贵地-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章 初到贵地

    “老夫人!”

    “老夫人!快醒醒-----”

    一阵嘈杂声传来!

    “娘的,是谁在吵吵!”明中信艰难地睁眼望去!

    却见身前,一个丫环模样的女子正在推搡一位老夫人,老夫人牙关紧咬、紧闭双目,手扶心脉,一动不动歪倒在一旁。

    “哈-----哈哈,我没死!贼老天------,老子又回来了!你灭不了我!”明中信欣喜若狂!

    “少爷?您醒了?!----”小丫环瞠目结舌,瞪大双眼望着明中信!

    “少爷?”明中信不可置信地望着小丫环!

    不对,仔细查一查自身,我的手怎么这么小?

    重生?穿越?夺舍?

    “少爷,快来看看老夫人!”小丫环如找着救命稻草,扑上前拉住明中信。

    “老夫人?--”应该与自己这具身体有些关联,也罢,看看又如何!

    明中信上前看看老夫人,却见老夫人鬓发如银、慈眉善目,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单手捧心,眉间冒汗,嘴角流着唾液,此为胸痹心痛,咳唾,哦,其余却也看不出如何!

    明中信探手扶脉,准备诊治。

    咦!自己手腕为何有十几道淡淡的彩色圈印?!罢了,以后再探究竟!

    此时,小丫环却一脸惊诧地望着他,少爷什么时候会诊脉了?

    许久,“少爷----”小丫环试探着推推明中信。

    “哦,何事?”明中信睁眼看着小丫环。

    “老夫人如何了?”疑问?

    “噢!”

    指按脉门,寸口脉沉而迟,短气,手指按压胁支,老夫人眉头一皱,肌肉痉挛,呻吟出声!不对!肾脏也出现衰竭?!

    中毒?!

    “无碍,一时气急而已!”心中疑惑,嘴上却安慰着小丫头,明中信习惯性地调气凝神准备为老夫人舒理气脉。

    “呀------”经脉、头颅一阵痛楚袭来。苦也,这不是前世,自己是修真高手,此时体内并无半点真元,神识却困于识海,无法向外延伸一寸,哪能如往常般为人诊病、疗伤!

    心绞痛、中毒!

    无神识,无真元,这却究竟如何治疗呢?!

    无妨,还有一肚子的修真技法、药理知识!先解急症!

    明中信双手一阵揉搓,双手发热后,扶起老夫人,用大拇指按压在中指指端末处中冲穴,继而按压掖窝处极泉穴,又在第七胸椎棘实下陷处至阳穴,连续按压!

    “哼----”老夫人发出声音,眉宇间也舒展开来,汗也不再流出,脸色稍显红润!

    “少爷!老夫人好了!”小丫头惊喜地叫道。

    “别叫,哪有那么快?只是缓解而已,离好早着呢!看着老夫人!”明中信制止住小丫头,停手继续思索?!

    黑芝麻?**?那也得有啊!去哪找呢?

    根治!怎么可能!除心绞痛外还有中毒症状。

    那也得先稳住病情!找药。瓜蒌薤白半夏汤,还有血府逐瘀汤等,但此处无法熬制,对了,三七粉!

    “此时身在何处?”转头向小丫头问道。

    “我们现在在回家的路上,此时在一片峡谷之中!”

    “哦,那就无法购买了,看来得自己想办法了!”想着,明中信掀帘而出!

    “少爷!”一位白眉老车夫向他躬身行礼!

    “嗯!”朝老车夫点头示意,转眼打量周围环境!

    却不知老车夫心中如波涛汹涌般,少爷眼神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凌厉了!?

    明中信打眼望去,原来他们是坐着一辆牛车,此时牛车身在一片山谷之中,不见丝毫人個,碧绿的草铺满大地,风吹来青草的清香,空气是如此的清新,灵气是如此的逼人。曲折的小径弯延向前,伸向远方。左右两边却是一片茂盛的树林,大自然是如此的美丽。

    明中信下意识地运用真气,经脉中却空空如也。

    算了,救人要紧。

    “知道三七吗!”明中信向老车夫问道。

    “三七,那是何物!”老车夫一脸茫然。

    “看来只能自己寻找采摘了!”明中信纵身跃下,却是一个趔趄险些跌倒,毕竟不是以前的身体了!摇摇头,辨明方向飞身向前行去,却再不敢耍帅了!

    “少爷!您去哪儿?”小丫环急切地问道。

    “找药!”明中信头都不回地向林间行去。

    “找--药--?”小丫环、老车夫一脸黑线。回过神来,待想跟上少爷,却已不见了他的踪影。

    这却如何是好?在焦急的等待中,二人一会儿看看车内,一会儿望望少爷消失的方向。

    时间一分分过去,少爷却并无踪迹!

    “该死,早知道我就跟上少爷去了!该死,该死------”小丫环一边抱怨一边捶打着自己的头。

    “呵呵,你死了,谁来服侍我啊?!”一阵朗笑传来。

    “少爷-----”二人齐声叫出,望向发声处。

    扑哧,二人一齐笑倒在车上。

    原来林间,一位头戴杂草、灰头土脸地少爷出现了。

    “死丫头,还不接过去!”明中信一脸笑意地望着小丫环。

    却见,明中信手拿长衫,裹着一堆根叶。

    “这是----”小丫环接过衣衫,望着明中信眼中一片疑问。

    “治老夫人的药!去拿个容器来!”

    老车夫迅速移到车后取出碗,递给明中信。

    却见明中信从衣衫中取出几片根叶,放入碗中,拿着一根粗树枝,一阵敲击,根叶逐渐变细,零星有一些粉沫。

    “唉,无法彻底成粉啊!将就吧!”明中信去掉根枝,只留粉沫,吩咐道。“温水送服!”

    小丫环回身车中听命行事。

    “少爷,老夫人什么时候能醒!”小丫头抬眼望去,却见明中信早已斜依车中睡去。

    “少爷太累了!”小丫环轻手将一件纱衣盖在明中信身上。

    天色渐晚,二人不敢前行,怕惊扰二位主人,只能停歇在此。

    车外,老车夫警惕地打量着周围。

    车中,小丫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呼吸渐趋平缓,眉宇间也再无痛感。看来并无太大问题,醒来是迟早的事。

    转眼望去少爷,却见少爷黑亮的眼睛正在望着自己。

    “少爷,您醒了!”小丫环一阵欢喜。

    “小丫头,为什么不走!再晚,林间可不安全啊!”明中信说道。

    “我们怕惊扰了老夫人,病情加重!”小丫环急切地解释道。

    “好了,老夫人已经稳定住了,让福伯赶车走吧!”

    牛车一动,向前行进,想来,福伯已经听到了明中信的话。

    车中,一阵寂静。

    明中信陷入了深思。

    睡梦中,明中信已经融合了身体主人的灵魂,但有关信息却少得可怜!翻捡记忆:此人身份也叫明中信,明氏住在sdl县即古平原郡鬲县)。鬲在东汉时为侯国,上古时有鬲氏住地。明氏平原鬲人史称世家大族,始祖百里孟明,明氏在于汉朝帅部治兵,文武光于秦代。代表人物有西晋明褒,明普,明预等,有东晋末年及南北朝时期明玩及其子孙僧胤、僧绍等,明俨、明亮、明丕、明协,文才武功均一时之冠。明氏的婚配往来都是世家大族。由于北魏的入侵,明氏散居多处。历经数十代明氏逐渐衰落,至今明中信这一嫡系人员凋零,上有三位姐姐,仅他一个独男,三位姐姐均已出嫁。祖父讳文亮,是一位进士,官至侍郎休沐,父亲讳书源,位列老大,是一位举人,恩荫知县,却英年早逝,下有三位弟弟,均属庶出。明中信为遗腹子,母亲难产早逝,至今家中仅余老祖母明兰氏,二人相依为命。

    明中信于今日之前,一心只读圣贤之书,浑浑噩噩,不知东西。家中产业一直以来都是祖母操持,近日生意不好做,而庶出各房均惦记着家产,祖母自知一天天老迈,想着为孙儿考虑以后,前些时日为获取支持回到娘家,却不想娘家小一辈在暗中对明中信欺侮、调笑,甚至施以棍棒,致使明中信头颅受伤,晕厥过去。明中信受气受伤,娘家长辈却并未给予公道,却一味的冷嘲热讽,还暗中有龌龊,老夫人在一气之下,对明中信稍以包扎就驱车带着晕厥的明中信赶往家中,行至此处,越想越气,再加上车辆颠簸,旧病复发,昏厥过去,如果不是明中信醒来,估计此时老夫人已经魂归地府了!

    想及此,明中信就一阵咬牙!这笔债迟早要讨!

    小丫环叫兰儿,一直伺候自己,老车夫是福伯,是自己家的老管家。至于其他信息却只能慢慢打听了。

    还有,以前身体主人根本未曾涉猎医术,为何今天能够对老夫人进行诊脉呢?这是个问题。

    如何解释呢?对了,只要说是自己以前呆在房中翻看古籍,强行记住了一些内容,一朝醒悟,记起了一些医书,今日才得以施展。反正此前明中信一直就以书呆之名闻于乡里!对,就这么解释!

    隐隐间,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明中信圆目一睁!却原来是兰儿在看自己。

    哦!眼中神光一敛!

    “啊!------”兰儿一阵惊叫。却是眼中神光吓了她一跳。

    明中信飞身上前用手唔住了她的嘴,“好了,兰儿,别叫了!”

    兰儿点点头。

    “没问题?”明中信用眼神再次确认后,松开了手。

    “行了,兰儿,给我说说到底出了何事!”望着惊魂未定的兰儿,明中信唯有用这招转移她的注意力。

    “什么?少爷!”兰儿弱弱的问道。

    “为何老夫人娘家对我们是这种态度!”

    “那是因为--------”小兰待要讲缘由。

    突然,明中信以指比唇,轻嘘一声,低促的道:“噤声!”

    怔了怔,小兰随即屏息静气,侧耳聆听。于是,她也听到了一些杂乱的声响——奔跑声、叱喝声,而且,在叱喝的声响里,竟然是女子的尖细腔调!

    这些声音来自道路上,正由前面迅速朝这边移近!继而,“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