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寻奸溯源(一)-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十章 寻奸溯源(一)

    却见,塔中出现一丝丝紫气,在空中环绕。

    这是,这是一丝丝功德气息,但此时顾不上了,还得尽快提升神识实力,否则搜神功法无法使用,也就谈不上寻奸了。

    明中信在塔中缓缓坐下,五心朝天,养神夺魄搜魂**运转开来,身上银针随之显现。

    明中信脸色一阵黑一阵白一阵紫,变幻莫测,身上银针忽隐忽现,银针色泽也在变化。

    塔外云气一阵翻滚,以他身体为中心,形成一个气旋,将云气不断吸纳,从银针处进入身体,气旋越转越快,银针抖动得越加厉害,身周被云气环绕,身影渐被云气淹没。

    久久,云气中一个身影显现,但云气环绕不散,脸庞忽隐忽现,明中信额头正中多了一个血月印迹,眼神如有实质,越发凌厉。

    现实中,“啊!”随时注意着明中信的小兰惊叫,只见明中信额头正中一个血月印迹也在显现。

    明中信缓缓睁开眼睛,扫了小兰一眼。

    小兰瞬间将惊叫压在口中,“好可怕,少爷的眼神怎么如此吓人!但却更加有型了!”眼中闪着崇拜的小星星。

    “好了,回魂了,过来,帮我布置一番。”

    二人将房中各样摆设一一移动布置。

    “少爷,众人带到!”福伯在门外回话道。

    “你先进来!”明中信吩咐道。

    “是!”随着应声,福伯走了进来。

    “啊!老夫人-----”福伯一进门,望着躺在床塌上,面色苍白如纸的老夫人,瞬间激动万分,扑向床塌。

    “福伯,冷静!!!”明中信上前阻拦。

    “少爷,老夫人她------”福伯面对明中信,泪流满面,问道。

    明中信拍拍福伯,“老夫人无妨,你看到的只是一个幻境。”

    福伯望向小兰。

    小兰肯定地点头。

    “这,这------”福伯哑口无言。

    “福伯,你不觉得老夫人突然病发此事蹊跷吗?本来我已经将老夫人的疾病稳住了,本来我不想打草惊蛇,祖母病情先瞒着众人,待我将生意布置完毕再秋后算帐,但却有人却不给我机会。为了以绝后患,下此毒手,我怕以后再出现更难预测的后果,令我遗憾终身,不能再忍了。所以我布置此幻境,是为了尽快揪出内奸,溯本求源,看看到底是何人要置我明家于死地!”明中信解释道。

    福伯眼中闪出狠辣的光芒,重重地点头。

    “但我之前的惊叫是不是已经惊动了他们?”福伯神色不定地问道。

    “无妨,此幻境内所有声音屋外无法听到。”

    福伯惊疑地望着明中信,少爷何时有如此本领了。

    “你先不动声色,按辈份分批一一叫人进来,我会用我的方法找出内奸。”明中信没有理会福伯眼中的疑问,吩咐道。

    “是!”福伯心领神会,迅速将狠辣惊疑的目光收敛。

    再看福伯,神色波澜不惊,不愧为老江湖,明中信心中暗暗点头。

    望着出屋而去的福伯,明中信迅速将神识布满了全屋,如此,进屋之人所有的神色、想法、情绪变化都将无法逃出明中信的神识观察。

    “老夫人,你死得好惨啊!”

    “老夫人,明家以后靠谁啊?!”

    “老夫人,让我随你而去吧!”

    ………………

    明家上下本家仆役见到老夫人身死,神色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在明中信的神识当中,本家、仆役中真心恸哭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茫然不知所措者有之,狠毒心肠如释重负者有之。

    然而经过一翻幻境观察,在本家**有二人有问题,仆役中一人有问题,但论及隐匿程度,仆役中一人却老奸巨滑,隐然居于首冠。

    明中信将弄晕的不知详情的本家仆役的记忆一一清洗掉,让福伯、小兰送走他们。

    唯独留下了那三人。

    望着两位本家,明中信痛心不已,因为这两位本家,一位是本家族叔祖明文轩,一位是本家族叔明耻,二人为父子,族叔祖更是祖父唯一现存的亲弟弟,也许正因为这个身份,让其有了一些妄想。

    其他人只需要通过养神夺魄搜魂**改变一下幻境记忆就好,并不会对人身有大的伤害,最多就是有几日头痛如裂,今日之事待日后明中信中兴明府后再给予补偿吧!

    而本家这两人,虽则明中信恨之入骨,但是毕竟是本家,如果他强行施法进行搜魂,二人都将变成白痴,临近施法,明中信心中不忍。

    罢了,先搜仆役吧!

    小兰将仆役盘膝坐于明中信对面,明中信挥手,将银针插入仆役几处穴位,而后示意小兰,唤醒仆役。

    仆役一睁眼,却见明中信坐于对面。

    待要挣扎,却感觉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纹丝不动,面色一变,“少爷,请节哀!”

    “是吗?”明中信诡异地望着仆役,眼神一缕神光闪过。

    仆役望着明中信眼中神光一阵恍惚,但随之挣扎,想要醒转。

    “呼!”明中信眼中神光闪烁,手指上下翻动,手印迭出,口吐真言。

    仆役强力挣扎,摇头晃脑想要醒转。

    “看来这还真是一条大鱼!”明中信越加确信此人不简单,如此强力人物如何作低贱仆役在明府卧底,看来所图甚大。

    “喝!”明中信手印加快翻转。

    仆役逐渐流露出一丝向往,但眉宇间闪过一丝挣扎。

    “喝!”明中信真言再喝。

    仆役神色再次趋于平静,心神转动,飘然来到了一个芳华似锦的世界,到处都是鲜花,草地,美景,心中再无一丝犹疑。

    “远!”随着明中信的真言,手印翻动,额际血月印迹一阵闪烁。

    仆役心神中,一只猛虎猛然出现在身前,“呀”,仆役跌坐于地,心神猛然来到一个火焰冲天的地方,仆役跌坐于火焰正中,赤焰烧心,啊,不要,啊,不要,仆役双手撑地,向后逃窜,然而却无济于事。

    “离”空中一阵呼喝之声,仆役身躯保持逃窜之势,心神却离体而去,啊,太舒坦了。

    “兑”呼喝之声传来,仆役更加舒坦。

    “记忆重现!”明中信口中喝道。

    一道道光影闪过,仆役的记忆一条条倒置重现了出来。

    光影一:祖母房外。

    “雨轩老爷求见!”仆役立于门前禀报道。

    “请他进来吧!”小兰开门道。

    仆役侧立于门旁,却偷偷打开口袋,一粒粒细小的粉尘样物品散布于空气当中,仆役轻挥衣袖,将粉尘扇向房中,不知不觉中粉尘随着雨轩老爷进入,飘向了依靠于塌上的老夫人。

    光影二:一间破庙之中。

    “启禀统领,明府已经陷入飘摇,老夫人病发,只剩小少爷一人独撑,看来不久就可收网。”仆役躬身道。

    “不,还不够,上面急需补充新鲜血液,要加快进程。”一个黑影处在庙影当中。

    “那要让那两个替死鬼出动吗?”

    “不,你得亲自下手,保险一些。”黑影道,“给!”随手丢过一个锦囊。

    “是!”仆役打开锦囊望了一眼,躬身而去。

    光影三:一处宅院房中。

    “嗖”一声从窗户外飞进一道身影,房间主人明耻不动声色,好似早已明了。

    定睛一看,却正是黑衣蒙面的仆役

    “使者!”族兄明耻低头躬身迎接。

    “可已下药?!”仆役问道。

    “下了,不知何时可以行动?!”明耻舔着脸笑问道。

    “等着吧,上头还没指令!”

    “给,这是这个月的圣药。”仆役扔给了他一粒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