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三连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三连场

    却原来,言者正是明有仁。

    众人为之愕然。

    “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县案!”明有仁满脸堆笑走了进来,“夺魁之日再恭喜不迟!”

    “真的吗?”众学员一阵哗然,纷纷望向明中信。

    而师逸房等教习也是第一次听说,明中信居然有此想法,也是一脸惊讶地望着他。

    明中信望着众教习、学员们讶异的眼神,微笑着点点头,肯定了明有仁的说法。

    哗,众学员一阵惊叹,原来明教习有如此志向,县案可是能够跳过府试直接参加院试的,要从全县几百名考生中脱颖而出,那可不容易。

    真不愧是我们的明教习!众学员心中感叹。

    想当初,自己等人觉得明教习布公告要求公示自己的试卷,感觉他太过高调。

    不过,鉴于对明教习的崇拜与信任,他们确信明教习一定能够通过县试!

    如今他们的确信也得到了印证,本以为这就值得庆祝了,却没想到明教习居然是剑指案,这就怪不得他当时那般高调了!

    “好了!诸位学员,各回各堂,各自学习。县试过后,学堂可是要进行考试的!如果考得太差,本教习会进行惩罚的,而且是最可怕、最残酷的惩罚!”明中信将脸一板道。

    明中信这画风变得太快,令人目不暇接。

    众学员皆一脸呆滞地望着他。

    各位教习将恋恋不舍的学员们领回各堂,继续授课,暂且不表。

    且说,明中信在武堂,学员们羡慕地望着明中信。

    不错,就是羡慕,在大明读书人的地位永远比其他行业高得多!何况他们在进明家学堂时,已经在明府社学学习了一段时间,耳睹目染,对功名充满了向往的。

    当时,只不过有的学员觉得自己天资不行,仕途肯定走不通,有的则觉得自己读书家中负担太重,想为家中减轻负担,但内心之中对科举是充满了渴望的,如今岂能不羡慕?

    “怎么?不想练了?”明中信厉喝一声。

    武堂学员赶紧投入了正常练习之中。

    明家叔侄相视一笑,走向前厅。

    几人来到前厅,各自落座。

    “中信,你真的要每场必考?”明有仁问道。

    “不错,我想无可争议地获得案,杜绝一切猜疑!”明中信点头道。

    “中信,你可有把握?”明中远担心地望着他。

    明中信自信地笑笑,不再说话。

    如果自己没有十足把握岂会如此脑残,做出如此高调的决定。

    明中远也是拍拍脑袋,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蠢。

    然而,关心则乱,二人倒也未笑话于他。

    “好了,你先去见见叔母吧!她可能高兴坏了!”明有仁嘱咐道。

    明中信也反应过来,的确,自己虽然淡定,不以为然,但大母却必定乐不可支啊!

    明中信来到老夫人房中,却见老夫人指挥着小兰正在翻箱倒柜,似乎在找一些东西。

    “大母,这是干嘛呢?”明中信有些好奇道。

    “信儿来了!快过来,让大母看看!”老夫人见他进门,高兴地招手道。

    老夫人紧紧地抓着明中信的手,上下打量,用手抚摸,时不时笑出声来。

    “好孩儿,好孩儿!”口中念叨不已,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大母,这是干嘛呢?”明中信不好意思地指着还在翻找的小兰道。

    “找到了!”小兰欣喜地叫道,却见她从柜中找出一身衣裳。

    小兰随老夫人进入后堂,去服侍老夫人换衣裳。

    明中信依旧有些纳闷,这是要干嘛?

    须臾,老夫人满面红光,精神抖擞地走出来,仿佛年轻了几岁。

    “好孩儿,走,去给祖宗牌位上香,把这好消息告诉祖宗,感谢祖宗保佑!”老夫人拉着明中信直奔祠堂。

    明中信恍然大悟,原来老夫人是要祭拜祖宗。

    ……

    祭拜了祖宗,老夫人兴奋之后,有些疲累,明中信连忙一番推拿,令老夫人神清气爽。

    “好了,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好好准备下场的考试,争取拿个案回来。”老夫人望着满面流汗的明中信,心痛道。

    明日还要考招覆,明中信也就不再坚持,告别老夫人,回到后宅,备考不提。

    翌日,县试第二场举招覆,隔一日后考再覆,两场属于连考,中间不案。

    这几日,无人打扰明中信,他也考完后就回到家中,在房中备考,真正做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

    然而,此时却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

    因第一次案只座号,众人皆不知,明中信在圈案中是否名列前茅,但见他居然参加招覆、再覆,不由得引联想。

    难道明中信第一场考试未进入内圈亦或是真的如他所言,进入内圈但还是参加了招覆、再覆,真的做到言出必行?

    当然,也有切实关心他的,如黄举等人,虽刚开始对明中信有些敌意,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

    在兰亭文会和诗词会友后,黄举等人一次次被他打击,还被黄沮一次次拿来比较,终被他的才学所折服,现在对明中信可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更何况,前几日还一同研究八股文的写法技巧,虽非知已,却也是惺惺相惜了!

    本以为,依明中信的才学,第一场进入前二十名,应该无问题,未想到,如今听打听消息的家人说,明中信接连参加了初覆、再覆,心中不禁担心明中信是否挥失常,最终无法通过县试。

    然而,自己等人却被长辈强制关在家中苦读,也无法出门安慰,只好心中暗暗祝福。

    县试第二次案来到。

    这一天,明中信与前二十名的考生来到了儒学署,在这些考生中,以年轻人为主,十几岁的也有几位,如明中信、黄举、王琪、李玉。

    众考生纷纷上前互相见礼,虽然这些考生并非全都相识,但毕竟是同届考生,若将来其中有谁飞上枝头变凤凰,还能攀附一二。此时不上前认识,以后怎好意思交往。

    黄举等三人看到明中信,此时才知,明中信居然也在前二十名,兴奋地上前与他寒喧。

    然而,除黄举等三人上前与明中信寒喧外,其余考生皆以怪异的眼光望着明中信。

    你说你一个前二十名的,为何还要去进行初覆、再覆,真是吃饱了撑的。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