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连覆完结-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连覆完结

    众人打眼望去,却见儒学署门口开始有人进来,皆是在招覆、再覆中录取的考生,共计三十人。

    考生们上前寒喧不已,一时间热闹非常。

    县试的前三场,已经获得了去参加府试的资格,只不过名次还需经过第四场最后定下,但发长案时肯定有,所以众考生皆是一派悠然之色。

    突然,儒学署突然安静下来,却原来是柳知县、唐教官及考官、主簿、书办一起进来了。

    众考生马上上前见礼。

    儒学署礼房教官即为县学山长,读书人只有过了童生试(分县试、府试、院试)才准入县学读书,为参加乡试做准备。

    今后,他们这些被录取的考生将在唐逸之的教导下,为参加乡试做准备。

    故而,众考生诚心诚意、恭恭敬敬地向各位师长行礼。

    见礼后,柳知县亲自训诫,语重心长地为各位考生加油鼓气,希望各位考生在第四场考试中再接再厉,取得好的名次,争取名列前茅。

    唐逸之也是一番勉励,但就实在了许多。

    会见时间不长,柳知县、唐逸之众位师长走后,大家也纷纷道别,回家去备考,为县试名次进行最后一搏。

    第二日,三场所取的五十名考生将举行第四场连覆。

    连覆中,除考核基本的四时文和五经文,还会考察策论。

    这场考试,将是冲击案首的最终战役。

    故而,明府上下激动不己。

    明府上至老夫人,明家族人,中到明家各项生意的掌柜、管事、学堂教习学员,下到府中仆役,皆站立于院内等着为明中信送行。

    明中信见此情形,也是一阵感动,毕竟,自己上一世孤家寡人一个,哪有机会见识如此温馨的场面。

    在老夫人等长辈的千叮咛万嘱咐中,明中信怀着感动的心绪踏上了争夺案首的最后征程。

    考棚前,考生们皆已到齐。

    由于昨日已经都见过面,五十位考生不免要一番寒喧,在互相问候中步入考场,来到了辕门搜检处。

    有意思的是,明中信在进入考场,搜身之时,又遇见了那位小吏,真可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然而,这次小吏却未再行为难他,甚至正眼都未看他,只是简单检查一番,就放行了。

    明中信有些惊奇,本来都已经准备发动养神夺魄搜魂**给他好看了,没想到居然没有机会用。

    太奇怪了,难道自己错怪他了,他不是知府公子找来的黑手?

    算了,就当自己错怪他了,不过给他个教训还是可以的。

    “这位大哥,不知高姓大名?”明中信抱拳问道。

    “快点进去,别啰嗦!”说着,小吏抬头看向明中信,却见明中信双眼仿佛有个旋涡,他眼神一愣,呆住了。

    明中信微微一笑,抬步进去了。

    却见那小吏甩甩头,仿佛想甩掉什么!而后就继续检查。

    须臾,正在检查的小吏身子一抖,双肩上下一阵耸动,而后伸手挠了下后背,然而好似不解决问题。

    接下来,小吏就是不断地重复这些动作挠痒痒,仿佛背后有虫子般,动作越来越大,最后不顾大庭广大众之下,直接一件件脱掉衣服。

    正好被巡逻至此的钱师爷看到,脸色气得铁青,这不给县衙丢人吗?

    钱师爷一声令下,将小吏拿下,丢进了大牢,县试后再行论罪,估计这份优差很难保住了。

    见到这一切的明中信暗自一笑,转身进了考棚,小样,让你黑你家少爷!

    众位考生进入考棚后,各自寻找自己的座号。

    由于进入内圈前二十名,所以明中信的座位今日离考官近在咫尺,直接位于知县与教官眼鼻子底下。

    柳知县与考官们来到后,小吏们上前一一检验考生们的“亲供”,确认无误后,第四场附加考试正式开始。

    同样的,明中信有归元书阁在手,神识辅助,题目不要太简单,下笔如神,一气呵成。

    而后,为免有错别字或忌讳之言,神识一扫,检查后,确认毫无差错,自信满满地提前交卷。

    明中信本来极其自信,但在交卷时,柳知县与唐教官两人的眼神让他一阵不安。

    皆因二人不看试卷,只是看着他发呆,仿佛他是怪物般,太渗人了!

    明中信激灵灵打个冷颤,逃命般地来到龙门,静待放排。

    一时间,陷入思考,就自己在前世的阅历,怎会被两个凡人的眼神吓着?太不可思议了!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却不知,他连续几场的提前交卷表现皆被两人看在眼中,而且由于他提前交卷,二人也都审阅了他的试卷。

    二人看完后,被打击得一阵无语,这些答题,根本就是一个进士才能答得出来的标准答案,这怎能不让人惊疑!

    连续三场啊!那二人对他的答题早已麻木。

    这第四场考试,他又提前交卷,看他自信满满的表情,估计又是一段妖孽答题。

    依这几场的表现,估计这案首毫无疑问,绝对是他的。那还看个屁啊!

    看不看已经无所谓了,也就不再关心试卷,转而对他这个人感兴趣起来!故而,二人才用探究的眼神探寻明中信。

    却不料,把明中信给吓着了,看着逃命而去的明中信,二人哑然一笑,终究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而已,也就不再深究了。

    明中信第一次放排就出了辕门,直奔明府而去,那里还有等着他的亲人们!

    “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门房明贵一阵大呼小叫,将整个明府搅了个底朝天,一应众人悉数到齐。

    “信儿啊,考得如何?”老夫人期盼的眼光望向明中信。

    “大母,您就等着好消息吧!”明中信一脸微笑道。

    “真的吗?”老夫人不能确信。

    “当然是真的,案首不一定,但中个前十应该不难!”明中信自信道。

    要知道,他的目标可是案首,现在如此说真的是够谦虚的了!

    “又吹牛啊!这孩子!”老夫人挥手轻轻打了明中信一下,她可舍不得,这可是她的心肝宝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