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驾构初成-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二十一章 驾构初成

    “今后,请诸位同仁多多帮衬!”孙宇抱拳致谢。

    众人纷纷上前重新见礼,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孙宇也成为了他们核心中的一名了。

    “孙副宗主,今后学员学习之事虽归你管,但鉴于您初次上任,也得有人帮衬,其他职位我先建议一下,您看妥当与否,咱们再行商量!”明中信待众人见礼完毕,向孙宇建议道。

    “当然,职位之事应该少东家安排,孙宇不敢有所异议。”孙宇忙说,人家给自己面子,自己不能蹬鼻子上脸啊!

    明中信当然知道他的小心思,不过也不以为意,日久自然见人心,现在也就不说了。

    “族叔,另一位副宗主,您是否勉为其难呢?”明中信冲明有仁施礼道。

    “这?”明有仁还真是左右为难,见明家学堂如此红火,他当然也想进入大掌拳脚,但却有社学之职牵绊,不敢随意答应明中信。

    “这个副宗主还真得您来,毕竟,学员招生得您来啊,您在社学对学员们的品性、学业、特长了如指掌,他们今后的人生之路得由您来规划啊!否则他们会走多少弯路?您就忍心?”明中信刺激明有仁道。

    “你呀,你呀!”明有仁指着明中信,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族侄为了拉自己上贼船,居然使用激将之法,真是关老爷面前耍大刀,不过自己还真就吃这套。

    大不了自己今后累一些,两边兼顾即可。

    “好了,我就应下了!”

    又是一阵掌声,明有仁乃老资格,并且还是明中信的族叔,更是无人有意见。

    “师先生,这后勤主任就非您莫属了!”

    师逸房早有准备,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欣然接受。

    “至于各位教习,我们就暂不设了,现在所有教习皆转为助教,今后由孙副宗主自行决定谁升教习,或外聘教习。”

    瞬间王森心中一下就平衡了,原来所有教习皆转为了助教,和自己岂不是又平级了。

    师逸房又有新的司职,而且他属于那种技术宅,只要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研究算学就好了,持无所谓态度。

    赵、李两位工匠本就无所谓,现在更是松了口气,听少东家的意思以后会有人接手这个差事,就差拍手称快了。

    至于吴阁主、秦奋更是无所谓了。

    “孙副宗主、明副宗主,您二位看如此安排可好?”明中信向二位副宗主问道。

    “少东家人尽其才,安排妥当,孙某佩服。”孙宇直接躬身称好。

    这倒不是孙宇拍马屁,而是真心的。他清楚,明有仁在社学多年,培养了一批批读书人,虽说没有中举人或进士的,但中秀才的却也不少,对学生天赋的判断经验那是杠杠的。让他做这个学员招生,可说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而师逸房乃帐房出身,对钱财的使用更是精细到了文的地步,再加上他统管整个明家生意财务,经费今后是不用操心了!

    至于教习人选,确实现有人员符合条件的也就只有一两个,还需另行寻找,作为助教,这些人还是称职的!

    因此,孙宇极其满意。

    至于,明有仁更不会有意见,所有人的能力资料都在他的脑中,他自然知道明中信没有越外,如此安排,极好,极好!

    “好,人员暂时就如此安排,以后视情况再进行补充增加。”明中信一锤定音。

    “今后,还需仰丈各位,把明家学堂发扬光大,明某在此先行谢过了。”说着,明中信站起身形向众位鞠躬致谢。

    众人纷纷起身还礼。

    至此,日后名扬天下的明家学堂雏形驾构就此完成。

    明家生意及学堂经过整合后,稳步建设。

    明中信却暗自愁肠。

    皆因当日答应孙宇,自己尽快想办法解决藏书一事,当时,他以为不就是藏书嘛,归元塔书阁中有的是,各类皆有,只要自己耗费一些功德去查一查,然后默写出来,让明中远拿去刊印成册,不就解决了!

    没想到,书阁中的专业书籍,专业性太强,他自己都不知道哪些书籍是否适合现在的学员们学习。

    最后,不得已只好先找些大明现有的专业书籍来看,然后,两相对比,再寻找出适合学员们学习的书籍。

    而且,还得分阶段由浅入深将书籍分类筛选。

    这就逼迫他必须将各种专业知识掌握精通,否则找一些是事而非的书籍,岂不是害这些学员!

    干吧!没办法,明中信废寝忘食地投身到了专业学习当中。

    这可费老大劲了,差点让明中信看吐了,不过这倒也让他增长了不少专业知识。

    如果不是有神识这个神技能,估计他就是看书看得神经衰弱至死也找不出几本来。

    再加上,这些活,他都得一个人默写出来,写得他手抖得连吃饭都得小月喂。

    把个小月心疼得直掉眼泪,他还得反过来安慰小月。

    这是遭的什么罪啊?明中信仰天大叫。

    能怨谁,还不是你自己作死、逞能!

    不过望着桌上这些撰写出来的书稿,明中信充满了成就感。

    “小月,找个仆役,去请书坊明先生来此!”明中信自得地吩咐道。

    须臾,明中远到来。

    “又有什么好事找我?”明中远兴奋异常。

    “嗯,就这些书稿,你去排版,三天之内刊印出来,越快越好!”

    “什么?”明中远望着如小山一般的书稿,差点跌倒。

    小山一般不怕,但就怕这些书稿是明中信用小楷写的,好不好?

    单纯只是排版都得花费很长时间,更何况刊印出后还得校对、定稿,那自己还睡不睡了?

    明中远一脸苦相地望着明中信。

    “别诉苦,没用!”明中信连忙制止他。

    明中远看诉苦无用,一咬牙一跺脚,大不了多找几个人连轴转,我就不信印不出来!

    明中远不再理会明中信,冷哼一声,掉头就走。

    “哎!书稿!”明中信大叫。

    “等着吧,我找个独轮车!”明中远的声音远远传来。

    明中信笑了,心说一句,靠谱!

    哎,终于又搞定一件事,但教习的事已经迫在眉捷了,又得有专业才能,又得可靠,这还真不好找!

    算了,让孙宇和族叔去操心吧!谁让人家人脉广博呢?

    自己还是一心等待县试结果吧!就是不知柳知县是否敢给自己个案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