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宴乡邻-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宴乡邻

    明中信与众位童生一同庆祝后,与黄举等人告辞,回到家中。

    明中信与福伯刚到明府门前,却只听得噼里啪啦鞭炮齐鸣,瞬间,从府中涌出一大群人来。

    老夫人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了出来,上前一把抓住明中信的手,无语凝噎。

    确实不容易啊,明中信从十岁就开始参加县试,一直以来,每次殷切的期盼皆成为了泡影,老夫人从先前的无限期盼变为了平平淡淡的等候,每次就等回来安慰明中信。

    今次,明中信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不只中了童生,而且还是案,这县案相当于县令的保送生,后面府试、院试只要不犯忌讳,可说是一马平川,皆能顺利通过,这可是相当于获得了秀才功名啊!

    这可是大大的喜事,老夫人岂能不百感交集!

    “好了,大母,信儿取中,您应该高兴啊,何必哭泣!”明中信安慰道。

    “对,对,我应该高兴。”老夫人用手帕抹掉眼泪,抬头观看明中信,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这才对嘛!您孙儿我可是一县案,将来是要获得府试、院试案的,今儿个讨个好彩头,我们大肆庆祝一番!”明中信摆出一副臭屁的样子道。

    “好,好,大肆庆祝,让邻居们也沾沾喜气!”老夫人宠溺地望着他,附和道。

    明中信搀着老夫人一同进门,沿路一片祝贺之声。

    明府众人皆与有荣焉,兴高彩烈地簇拥着二人进入明府。

    鞭炮之声再次响起。

    当然,少不得要去祭拜一番,老夫人在祭拜之时,手抖得连香火都抓不牢,真是激动异常!

    甚至在向祖先跪拜之时,嚎啕大哭,这些年,她见明中信一年年考不上童生,虽面含微笑,让明中信不要气馁,但她的压力却一年比一年大,再加上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内忧外患之下,她上窜下跳,拆东墙被西墙,努力支撑着明家这个千窗百孔的破船,眼看着这条船就要沉了,而自己也就要崩溃之时,却先行病倒了。

    没想到,就在此时,平常木讷无语的明中信居然挺身而出,用诡异莫恻的手段,令明家生意起死回生,甚至比起往年更是红火。

    如今,更是高中案,虽只是个县案,但却为明家带来黎明的曙光。

    她岂能不老怀安慰,更是将以前的不屈难堪一股脑全部都哭了出来。

    这一番哭真可谓是惊天动地、肝肠寸断!

    众人也是黯然神伤,确实,老夫人这些年太不容易了,内忧外患纷至沓来,休息一下都不可得!

    太惨了!

    福伯等待要上前安慰她,明中信却伸手阻止他们上前!

    立于身后的明中信望着痛哭流涕的老夫人,心中一阵恻然,终于哭出来了,否则这郁结之症实难治疗啊!

    心病还得心药医!以前不管何种药石皆无法治愈老夫人,并非明中信没有好的药石,皆因老夫人患的这是心病。

    明家一日不从困境中挣脱而出,明中信一天不成才,令她心怀安慰,这心病就不会好,如今可好,连番喜事,使她的郁结之心慢慢解冻,最终随着这些泪水奔涌而出,自己终于可以下手彻底根治老夫人的淤毒了!

    慢慢的,老夫人止住了哭声,一番祭拜下来,老夫人神清气爽,仿佛获得新生般。

    她还以为是喜事频传导致的,也不以为然,继续兴致勃勃地安排操持宴会之事。

    是夜,明府大摆宴席,宴请宾客。

    族人、邻居、朋友纷至沓来,一时间,明府灯火通明,热闹非常。

    无论如何,县试终于考完了,依照惯例,四月份交迎来府试,考场设在济南府。

    接下来,明中信要做的就是府试备考了。

    明中信考过县试并获得案的消息如长了翅膀般飞到了府城。

    “什么?那小子过了县试,还中了案?“兰景泽瞪大眼睛,仿佛要将兰云轩吃掉般。

    “不错,消息绝对准确!”兰云轩满嘴苦涩地回道。

    噼里啪啦,瞬间,书桌上的东西皆遭到了粉身碎骨的命运。

    “不可能!那废物怎会过了县试,不可能!”兰景泽一阵乱吼,随之将屋内能摔的东西全部变成了碎片。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兰景泽无论如何震怒,也改变不了明中信是陵县案这个事实。

    兰府老爷们也是相视无语。

    “希望这是明中信的一时狗屎运吧!”兰府大老爷兰江叹道。

    “无妨,我与鲁子善相交甚厚,再去拜访于他,想必他会在院试中黜落明中信。”兰府二老爷兰河阴沉着脸道。

    “别忙,先看看府试再说吧!”兰江制止道。

    也对,知府公子可是早就心仪于咱家馨儿了,他一定会阻止明中信通过府试的,又何须自己做这个坏人!兰河眼前一亮,佩服地望着兰江。

    还是大哥老谋深算啊!

    “明中信中了案?”萧飒皱皱眉道。

    “不错,这小子没有被传言击倒,也没有被小吏的无礼要求搅乱心绪,反而通过公示试卷之法,站在了道德的顶端,逼迫柳知县定他为案。而且不知他使了何种手段,使那名小吏最后被以扰乱考场的名义去职入狱!”萧森扁扁嘴道,“不过,这小子的脑子还真是好使,居然有此鬼主意,有此肮脏手段!”

    “不要小看任何人!从他应对流言的手段来看,他也散播了流言,从而搅乱众人的思想,令众人不敢相信传言,也就不会再传播,先是制止了流言。”

    “进而,布公告,绑架柳知县的意志,让柳知县答应他的请求,通过用此手段,使人们期待他的试卷成绩,成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好手段!”

    “但有两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一是他怎会知道黄、王、李三家不会飙,深查流言来源二是他怎会知道自己一定能够获得案?”萧飒陷入了沉思。

    “也许,黄、王、李三家根本没有察觉是明中信传的流言,再加上黄沮很欣赏他的文才,即使知道了,也放了他一马。”萧森试着为公子分析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