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田间实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二十五章 田间实习

    “不可能,黄沮岂会不知,此流言会伤及自家根本,对今后后辈的科举之路非常不利,他绝不会容忍别人败坏黄家名声的!”萧飒否定道。

    “对了,应该是明中信说动了他!”萧飒眼前一亮,喜上眉梢,“或者说,是明中信用某件物品换得了黄沮的三缄其口!”

    “对,一定如此!”萧飒站起身形,来回跺步道,“但那是什么呢?”

    “算了,不想了,以后再说吧!”萧飒想来想去,也就先放弃了。

    “那明中信真的是自信到他一定能够获得案首,还是他已经买通了柳知县呢?”萧飒有聪明人的通病,必须想透所有关窍才能安心,所以,他又陷入了思索。

    “他会不会是瞎蒙的?”萧森提醒道。

    萧飒一抬眼,狠狠盯着萧森,萧森一阵毛骨悚然。

    “我是瞎蒙的!”萧森在萧飒的目光之下强笑道。

    “记住,永远不要猜测聪明人的行为是蒙的!”萧飒恶狠狠地望着萧森道。

    萧飒说完此话,眼睛大放光芒,“这明中信必定是确信他的才学一定能获得柳知县认可,所以才敢发布公告!不错,聪明人绝不会靠蒙来成事!”

    “哈哈哈,我想通了!我想通了!”一时间,心思通透,萧飒成就感爆棚,放声大笑。

    “不错,他很喜欢冒险,也容易剑走偏锋,但最终用强悍的才学,碾压陵县所有读书人,这可是堂堂正正的手段。奇正相合,这就是明中信的手段!从这些手段中看出,这小子确实是个人才!”萧飒笑意盎然,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看来,以后要想对付他真得小心翼翼了!”

    一时间,萧飒竟然期待起与明中信的再次相遇起来,“明中信,真想与你快点相见啊!”

    旁边的萧森却一脸懵样,公子这是怎么了,犯癔症了?

    如果萧飒听到萧森的心理话,一定会说,“小样,聪明人的世界你是不会懂的!”

    与此同时,明中信心中一抖,这是谁在惦记我?

    摇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出脑子,将注意力收回来,继续关注学员们的考试。

    不错,学员们也在进行考试,明中信将其命名为结业考试。

    其实,这是明中信的恶趣味,毕竟自己刚刚经历过一场考试,心中不平衡,虐一下学员,找找心理安慰。

    当然,以上是说笑。

    明中信的真实用意是准备搞一次事关明家兴衰的大动作,准确来说就是一次以农堂为主的实战练习。

    早在轮盘抽奖抽到储物袋和种子后,他就一直在策划着要举行一场实习,现在正当其时。

    首先,明中信县试后心中再无牵拌,至于府试那远着呢!时间非常充足。

    其次,学员们也已经学习两个多月了,是时候拉出去检验一下成果了。

    再次,现在已经接近三月份了,正是种植马铃薯的季节。

    再再次,土地已经被王森收了回来,而且还雇佣以前的佃农,进行了施肥整地,当然,农堂学员们也被以上课的名义带去学习了施肥翻地。

    最后,种子已经都准备好了。之前,他以为马铃薯种子也就一些,绝不会多,没想到,储物袋虽小,但空格中的种子却多,有此发现,明中信兴奋异常,花费功德在归元塔书阁中察看了马铃薯的种植方法,一一教授了农堂学员们如何培植马铃薯种子,并于一月份进行了育芽,整了满满二十大缸,足够明家土地用了。

    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皆已准备就绪,此时不考试更待何时?

    于是,明中信提议,孙宇批准,众人研究细化方案,王森上窜下跳负责联系,终于在二月底诸事就绪,实习正式开始!

    此次实习,乃各堂协同,所以大家一同将大缸运到明家田地。

    先由学堂学员与农堂学员一同研究,依据马铃薯的生长特性,进行计算,算出土地需要的种子数量,初步做好种植规划。

    而后,由农堂学员与技堂学习厨艺的学员在秦奋的带领下,将马铃薯切块儿,并且每块上面保证有两到三个芽眼。如此,准备好种子。

    再由学堂学员进行丈量,再与农堂学员研究,确定沟渠间隔,如何合理分配沟渠,如何合理种植种子。最终,定好种植规划。

    再由所有学员依据规划进行开沟挖渠,沟渠深浅宽窄皆有定数。

    最后,学堂学员在沟中标记好种子的位置,学员们合力种好马铃薯。

    从始至终,明中信就未让助教们以及佃农们上前帮助他们,而是站立一旁,皆由学员亲自完成。

    望着种好马铃薯的平整的土地,众学员豪气满怀,自己居然种好了这么大一块土地,太有成就感了!

    众位佃农却心疼坏了,这是些什么疙瘩,种在地里就能长出东西来吗?

    虽然明中信现在付他们银钱,但却抹不去他们作为农民的本能,如果这么好的土地就这般被明中信他们糟蹋,太可惜了!

    望着心疼田地的佃农,明中信微笑不语,心道,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要将这地荒费三四个月,否则,还不得现在就和自己拼命。

    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他们皆不会信的,算了,还是让事实说话吧!不过那可得等到六月份了!

    “好了,大家有甚心得?”明中信向学员们询问道。

    “劳动之后,太爽了!”这是身强体壮之辈的话。

    “太累了!”这是身体瘦弱者的话。

    “让我们学到了耕作之乐!”这是偷奸耍滑之辈的话。

    更多的学员则是陷入了沉思。

    “技艺更多地运用于实习之中,实习更能够带来技艺的改进。”李天义道。

    “学习就是为了更好的实习。”赵明兴道。

    “学识来之于实习,实习才能检验学识。”李**仔细思索后,说出了一点。

    “互助。”赵怀德只说了两个字。

    明中信一阵讶异,没想到老实巴交的赵怀德说了最接近明中信心中答案的回答,看来今后得多多留意他了。

    孙宇等师长们也是一阵思索,明中信究竟是何用意呢?

    却不料,明中信说出了一番颠覆性的话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