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神识异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二十八章 神识异变

    然而,他依旧没有信心带领明家这只破船向前航行,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得找寻伙伴,共同承担这份责任。

    于是,他想到了要建立学堂,招收学员,让学员们与自己同甘共苦,一同面对这个复杂的场面,应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境地。

    别看他在社学中说得好听,实则真的是想忽悠这些学员来陪他共渡难关。

    然而,这些学员真的来了,他感动之余,也将心中所会倾囊相授。

    这些学员到来后,专心学习,并在短时间内投入到了明家的生意当中,还真的帮助他将生意搞得红红火火。

    他岂能不感激,感激之下,就投入了更多的感情在这些学员身上,邀请了孙宇加入,并为他们规划今后更宽更广的前景,这是对学员们的感激道谢!

    如今说到这里,见到学员们那感激羡慕崇拜的眼神,他不由得有些惭愧感动,做出了前世他从不会做的躬身感谢!

    他望着学员们感慨万千,心中发誓,今后要更加用心更加诚心地对待他们!

    “大家放心,明某无论中第与否,都会回来与大家甘苦与共!”

    “好!”学员们激动地大声吼叫。

    明中信转身向在场的管理人员再次鞠躬,久久不起。

    一时间,孙宇等人都懵了,这是怎么了?难道明中信疯了吗?

    明中信直起身形,深情地望着众人。

    一时间,众人打个冷颤,见鬼了!

    “各位,明某最应该感谢的是你们,是你们在明家困苦之际,为明家出谋划策、前后奔波,才有了明家的今日,明某这一拜,拜得其所!”

    别看一直以来,他外表笑呵呵,实则那只是他的一层保护膜,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他的内心依旧充满了寂寞空虚冷。

    而正是明有仁、明中远、师逸房、吴阁主、孙宇这些或内或外的关心他心疼的人,一一为他分担了一些责任,让他从中感受到温暖,逐渐将那颗孤冷的心渐渐温暖。

    这些亲情、友情、感情,令他感受到了力量,增加了信心,奋力反击,才能披荆斩棘,走到今天!

    他又岂能不感激这些人!

    “好了,大家今日表现不错,我也将会从中挑选一些与我同去府城,见见世面!”明中信感谢过众人后,再次面对学员道。

    霎时间,学员们都疯狂了,能够跟随明教习,这是多大的奖励啊!

    没说的,上啊!

    一时间众学员群情振奋,高声欢呼,纷纷举手要求跟随于他。

    明中信欣慰地望着学员们,原来自己这么高的人气,太牛了!

    待想开口,却只听得一声,“嗡”,明中信只觉神识一阵震颤,头脑晕眩无比,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众人眼中的明中信却是脸色一片刹白,身形摇摇欲坠,仿佛随时晕厥的样子。

    众人立马上前扶住他,学员们也停止了欢呼,一脸担心地望着明中信。

    “快,送少东家回去。”孙宇吩咐道。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终于将明中信送回了房中。

    “大家回去吧!”明中信睁开双眼,依旧双眼无神地向大家道。

    “你这身体?”孙宇等人一阵担心,“不需请个大夫来看看吗?”

    “无妨,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无大碍,只是最近有些劳累而已。”明中信强装笑脸道。

    “那也,”明中远待要再行劝慰。

    “行了,我说没事就没事,我的医术你们还怀疑吗?”

    想及老夫人的病也是他治好的,众人也就不再坚持,相继嘱咐离去。

    “对了,孙副宗主,选拨学员之事,等明日我让福伯将名单拿去给你,你看着安排一下!”明中信叫住孙宇道。

    “行!”孙宇应道,“还有何事?”

    “今后,明家学堂仰丈您了!”明中信道。

    “职责所在,不敢推辞!”孙宇应诺道。

    待众人离去,明中信也将小月打发出去,神识一动来到了归元塔前。

    刚才神识震动,好似有所变化,现在众人一走,近不及待地进了归元塔中。

    刚站立于当地,却只觉眼前一片银光闪现,神识所化身体置身于银光之中,一股暖洋洋的力量缓缓包围住他。

    待他想要仔细体察,却发现一股热流源源不断地流入经脉,心中一动,闭目内察,却见这股热流依照养神夺魄搜魂**的功法路径流于经脉之中,这,这是养神之法?!

    明中信一阵激动,这是前世自己养神**大成时的运行路线,必须先打通**的全身经脉,再重塑神识所化全身经脉,才会这般运行!现在居然没有外功的情况下运行,太不可思议了!

    功法在不断运行,渐渐地这股热流越来越快,明中信突觉识海之中再次响起“嗡”地一声,神识再次为之晕眩,紧随着,这股热流瞬间化为一只火红的大鸟穿行于体内,神识所化身体一阵剧痛,骤然爆发开来,明中信大惊失色,这,这是何物?

    明中信强忍着剧痛,想将这火鸟赶出体内,然而,这却是千难万难,平时如有臂使的力量现在皆无法调用,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只火鸟在体内肆无忌惮地穿行,明中信心中一阵悲凉,难道自己要被这不知名之物害死吗?

    按理说,如此难挨的剧痛,应该使人不自觉地晕厥过去,但明中信却并未晕迷,反而异常清醒,只能看着这支火鸟在体内肆虐,继而将痛苦放大到百倍千倍。

    一**痛苦如惊涛骇浪,冲击着明中信的神识,熬过去,熬过去,明中信心中一直在给自己打着气,也许熬过去就会否极泰来。

    好久好久,明中信麻木得快要感觉不到神识之时,只听耳边传来一声鸟鸣之声,淡淡的波纹以自己为中心扩展开来,荡漾而去。

    霎时间,剧痛消失不见,神识铺天盖地地,溢了出去,充满了整个识海,归元塔在神识之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尘埃。

    神识一扫而过,咦,归元塔顶层居然有功德碑的波动?

    然而,神识那掌控一切的感觉令他忘记了体察归元塔,继续在识海中向外漫延。

    慢慢地,他迷失在了这种快感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