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学堂招生(二)-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十二章 学堂招生(二)

    为祝贺《帝国支撑者》获得第一个书评,当然,书评有点做广告的意思,但仍旧加更一章。

    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做点防范比较好,另外说不定黑影什么时候就来联络了,还是做个尾巴比较好。

    望着明耻,明中信阴阴地一笑。

    后手做毕,明中信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笑笑。

    随着手印翻转,散去幻境。

    却见老夫人安然坐于塌上,精神虽有些委糜,但脸色已经大好。小兰站立一旁。

    “信儿,究竟如何?”祖母一脸希冀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如此这般讲述一番:不外是一个卧底,勾结引诱内奸,利用内奸的贪婪,辅以药物,控制傀儡,谋夺明家家财,以满足他们更大的野心!

    明中信不想祖母担心,因此将外面还有一个帮会在暗处窥探图谋明家之事隐瞒下来,自己以后留心即可,以防打草惊蛇,引来更大的灾难。

    总之,皆大欢喜,内奸已露,外患已除,天下太平。

    唯一的难处,就是两个内奸如何处置的问题。

    祖母认为还是以和为贵吧!慢慢将二人的权利逐渐削减即可,也对得起死去的丈夫!

    明中信也吐了一口气,如此最好,维持原样!

    毕竟明中信还有后手,也得随时警惕啊!后宅之事今后还是得由祖母定夺,他当了甩手掌柜的,毕竟明家外面还有一大滩生意要他忙活。

    先忙活招生事宜吧!

    “这却如何处置!”老夫人指着地上的周汉。

    “这也是一个可怜人!”明中信叹道,说着,他将仆役尸体拎入柜中安置好,“待夜间再做处理吧!不要惊扰了明府其他人!”

    老夫人深以为然,不再说话。

    “我孙儿到底是长大了!”老夫人一脸慈爱地望着明中信。

    “福伯,福伯!”明中信叫道。

    “在!”福伯推门而入。

    望着大好的老夫人,福伯热泪盈眶。“主母,您可好?!”

    “好,好,好!”老夫人也是百感交集,冲着福伯点点头。

    望着主仆情深的戏码,明中信也暗自点头,福伯危难之时真的可以托付啊!

    “好了,以后日子长着呢!你帮帮信儿吧!”老夫人感慨万千的说。

    “不敢,不敢,今次,如果不是少爷,老奴万死难赎此罪啊!”

    “不妨,不妨,谁能想到,明家竟有如此禽兽不如的东西!”说着,老夫人恨恨地望着地上的明家爷俩。

    “要不是信儿还有后续安排,我绝不轻饶他们!”

    “好了,你先把两位的长辈送回房内,安顿好”明中信打断了两人对话。

    小兰立刻扶着老夫人躺在塌上,一脸悲伤的模样站立一旁。

    福伯虽则不明所以,但也马上转换了神色。

    说着,明中信打了一个响指。

    却听两位长辈浑浑噩噩般站起身形。

    “叔祖,叔父,二位请回,祖母体弱,请两位回房休息。”说着,明中信对着福伯使个眼色。

    “祖母,孙儿告退了!”

    “行了,你歇息去吧”

    明中信告退出来,回到自己房中,“哇”一声尽吐一口鲜血,脸色瞬间一片死灰。刚才运功过度,神识受损,此时不再伪装,再也支撑不住了。

    “少爷!”紧随其后的福伯紧张地扶住他,满面惨然。

    福伯深切明白,刚才少爷一定使用了非常手段,否则不会如此,但明府上下现在全靠他支撑,少爷只能默默忍受了!

    “好了,你去处理好那个仆役的尸体,不要惊动大家!”

    “少爷,你呢?”

    “小事,我自己会处理!不要让人打扰我!下去吧!”福伯望着虚弱的明中信,一阵心痛,含泪离去。

    这是明中信的责任,他无法代替,只能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为少爷减轻一些负担!

    明中信坐于塌上,强自忍着疼痛,将身上一根根银针取下,“噗”,又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幸亏福伯不在,否则,他大概担心明中信要一命归西了吧?!

    明中信定定心神,探向彩色圈印,无法进入,再探,还是无法进入,再再探,还是不行,无数次的试验,仍旧无法进入!

    明中信一阵无奈,难道神识真的不能进入归元塔了?!这次亏大发了!

    无奈,明中信只好依照养神夺魄搜魂**,养养神识吧,也许聊胜于无!

    风平浪静,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

    “少爷,一切就绪!”福伯在门外禀报。

    “好,候着!”明中信应声回应。

    “咯吱”一声,房门打开,明中信迈步走出。

    “呀!”望着春风满面的明中信,福伯为之惊讶,昨日那般疲惫不堪,今天在明中信脸上却看不出一丝一毫。

    却见福伯肩负毛巾,手端脸盆,明中信为之失笑,这位大管家的囧态很少见啊!

    “这-----”福伯看看自己手中脸盆,抬头望着明中信,意思很明显想让明中信洗把脸,毕竟作为一个大少爷,昨晚居然没有丫环伺候,虽然现在是特殊时期,但无人伺候却也说不过去,因此,作为老仆,福伯只能新自上阵了!

    “有心了,拿进来吧!”明中信一见此情形,哪还不了解福伯的尴尬,微微欠身,让开房门,让福伯端进来。

    “少爷,按您吩咐,各样器具都已准备齐全,就等您宣布考试了!”剩明中信洗漱,福伯汇报了招生进程。

    “哦,那呆会我和祖母用餐请安后,咱们就过去吧!值得期待啊!”明中信失笑道。

    福伯一想少爷让准备的奇葩东西,也为之摇头失笑。

    日上三竿时分。

    学堂中,学员们吵吵嚷嚷,信心满满者有之,忐忑不安者有之,满怀投机之心者有之,平静无波者有之,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讲台上,一张白板挂于正中,白板前有一张课桌,课桌上有一个盒子,专门放置着炭条。

    然而,面对这前所未见的奇葩讲台,学员们皆无法淡定,一对对交头接耳,都在讨论着这个讲台设置究竟有何用处?

    福伯望着这些学员,心中偷笑道,你们现在还有心讨论讲台,随后还有更奇葩的呢!希望呆会你们到了考试环节不要傻眼!

    想及此,福伯有些幸灾乐祸。

    “咳,咳!”

    听到这个信号,众位学员齐齐转过身形望向大门,却看到明家中信少爷和福伯站立在大门旁边,吵嚷的场面为之一静。

    今世,明中信怀着激动的心情第一次迈上了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