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中信赴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中信赴府

    几人就明家学堂的架构之事商谈几句,同时,就明家学堂的具体细则进行了一番探讨。

    几人又重新谈到了明中信的府试之旅。

    孙宇、明有仁、明中远三人就府试需要注意的地方,凭自己等人以往的府试经历经验,一一指点于明中信。

    最后,几人再也拿不出干货,只好告辞而去。

    当然,书稿、书籍皆被孙宇裹挟而去。

    众人走后,明中信急忙进入归元塔查看自己的收获。

    毕竟,功德前段时间太过耗费,差点见底啊!

    明中信一直以来心中担忧无比,毕竟,功德关系着今后的成仙大计,马虎不得,如果功德清零,还不知会发生何事?

    如果再发生事端,没有功德在身的自己,能否应对突如其来的危险,是否还能得心应手,是个疑问!

    如此,就不难理解明中信的急切心情了。

    神识一扫,却见功德小碑上“基础功德26720”。

    如今,功德在手,天下我有!明中信心中瞬间底气十足。

    又可以挥霍了,这种感觉不要太爽了!

    在一片舒爽中,明中信进入了梦乡。

    接下来的几日,明中信一一接见了各个生意口上的负责人,一一嘱咐,一一拜托,希望他们在他不在期间时刻保持警惕,应对得宜,确保明家生意不要出任何问题。

    一切安排妥当,明中信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需要为自己的府试考试进行报名准备了。

    府试同县试相同,仍旧需要亲供、具结、互结这些基本流程,唯一不同的是所寻找具保的廪生,从一名变为两名,不过这也难不住明中信,明有仁与明中远二人正好可以具保。

    这些事情自有明中远为其操办,不用他担心。

    他随时关注着明中远的手续准备进度。

    之后他就在家一心备考,并教导随行三位学员。

    至于明家学堂,他也就不再去了,全权交由孙宇打理。

    不过,明有仁与孙宇却没有放过他,不时上门为他安排任务,努力尽到自己的教导之责。

    二人不断收集往年的八股文,要求他背题,这样,虽不能提高水平,但却也能多见见成文写法,再结合明家书坊刊印的八股文写作技巧,尽力提升明中信八股文的水平。

    明中信有些好笑,但也是十分感动,毕竟这两人真的是在为他操心!

    自己归元塔书阁中的八股文大家之作、历年考卷多如牛毛,根本就不用他们费心,但这些好心却也不能辜负,所以他也就不再说什么,安心接受这些安排!

    期间,柳知县派钱师爷请他几次过府,询问备考进度,并给予指点,希望他在府试、院试中努力争光。

    转眼间,来到了三月中旬,该上路了,否则就会赶不上府试的考期了。

    明中信也将再一次踏上了科举征程。

    府城非同县城,从陵县到济南府,需要横跨几个县才能抵达,福伯早早就为他准备好了两辆马车,一辆装行李,一辆载人,准备启程。

    这日,明府门前。

    老夫人紧紧抓着明中信的手就是不放,一遍遍嘱咐没完没了。

    此次府试,本应投奔府城的兰家舅爷家,但前段时间闹成那样,也没无法再行投奔,所以明老夫人再三叮嘱明中信一定要找间好的客栈,不要亏待了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众人纷纷劝慰,终于老夫人放手了。

    众人一拥而上,又是一番嘱咐。

    明中信挥手叫过福伯,暗暗嘱咐一番。

    一抱拳,一拱手,明中信上了马车直行而去。

    此次,明中信带了一个小月、三个学员、四个仆役,一同上路。

    本来老夫人怕仆役们用得不顺手,想让他带上福伯,再多带些人手,万一路上有事,好有个照应,。

    但明中信也担心府中内奸在他不在期间兴风作浪,坚决不带福伯,并向老夫人一番分析表态,最终推辞变为了如今这般人马。

    城外五里之外有一短亭,方圆数里奔赴府城进行府试的学子们皆在此话别。

    待明中信等人行至此处时,却见短亭内外皆为青衫长袍背负行囊的学子,诸位学子见明中信的马车来到,纷纷上前打招呼,明中信一一与之寒暄应酬。

    “明兄,可算赶上你了!”一个急切的声音传入明中信耳中。

    明中信转头望去,却见黄举从一辆马车上飞身跳下,奔自己就过来了。

    却见黄举下来的马车之后,一共八辆大车,紧随其后,明中信一阵吃惊,难道这都是他的吗?

    “明兄,为何不与吾等联系,自己独自上路?”黄举一脸难看地质问明中信。

    哦,对啊,自己还答应人家与他们一同赶赴府城的,自己这段时间忙着安排府内事宜,一时晕头转向,给忘记了。

    明中信连忙上前一阵解释赔罪,直到黄举脸色转阴为晴,才松了口气。

    “难道这都是你的?”明中信指着那八辆大车道。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黄举一脸的理所当然。

    这是要去府城考试还是要搬家啊?太夸张了吧?原来还有比自己更夸张的。

    随之而来的是李婷美和王琪,二人同样准备了五六辆马车。

    唉,真是有钱啊!明中信心中感叹。

    李婷美与王琪也上前与之见礼,待要寒喧。

    周围发现他们的学子纷纷上前与他们见礼,又是一番寒喧。

    “明家主,怎么一声不响就要走呢?”钱师爷的声音传来。

    明中信一阵苦笑,今日还真是出门不利,怎会全是声讨之声?

    转身与钱师爷见礼,钱师爷一阵埋怨。

    明中信连连称罪,又是一番解释。

    钱师爷哪能埋怨于他,只不过是调笑而已。

    二人到一旁私语,钱师爷将柳知县的心意传达到,并让明中信带几样东西去府城。

    钱师爷也不再多呆,交代后转身离去。

    与众位学子辞行之后,明中信与黄举等人相携而去。

    马车走走停停,晓行夜宿,湛蓝天空下飘着洁白的云朵,雪白云朵下面飞着自由自在的鸟儿,鸟儿欢快地鸣叫着,如此美景怎不令人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