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歪打正着-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三十九章 歪打正着

    张采应声而去。

    李玉不敢起身,依旧跪在当地。

    “还不快去找,真是个笨蛋,要你何用?看见你就心烦!滚!”石文义一脚踹倒李玉。

    “是!”李玉闻听此言,却一脸喜色,飞身跳起,狂奔而去。

    “这小子!”望着李玉飞奔而去的身影,石文义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然而,瞬间又被阴云笼罩,“明家主啊,明家主,你到底身在何处啊?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石文义叹道。

    “尊者,尊者,大队锦衣卫便衣冲咱们这儿来了!”货郎飞奔着跑进小院。

    “什么?”众人霍然站起身形,齐刷刷望向蒙面大汉。

    “尊者,与他们拼了!”纷纷叫嚣道。

    蒙面大汉缓缓站起,走到货郎跟前,一把抓起货郎,“你确定,他们是冲我们来的?”

    “千真万确!”货郎一口咬定。

    “你为何如此确定?”八字胡师爷疑惑道。

    “他们一路之上,到处问是否有人投宿,但却无锦衣卫平时那般飞扬跋扈的作派,反而低声细语,这不可疑吗?”

    “还有呢?”

    “再加上他们皆是便衣行事,如果他们是找人的话,以公务之身查,岂不是更加快捷?”

    “不错,有脑子!”八字胡师爷赞扬道。

    “他们有多少人?”

    “大约三十个左右!”

    “尊者,看来是真的了!”八字胡师爷冲蒙面大汉道。

    蒙面大汉一把将货郎扔开,“那还等什么,弟兄们,和他们拼了!”

    八字胡师爷道,“尊者,万万不可!”

    “为何?”蒙面大汉转头问道。

    “敌众我寡,而且还是在城内,援兵瞬间即至,我们拼不起啊!”

    “那你说怎么办?”

    八字胡师爷建议道,“尊者,我们还是分批突围吧!”

    “不行,这口鸟气我受够了,倒不如血拼到底!”蒙面大汉就待冲出房门。

    “尊者,尊者,切不可意气用事!”八字胡师爷猛然上前抓住蒙面大汉的胳膊道。

    “你说,咋办?”蒙面大汉转头望向八字胡师爷,一双血红的眼睛,令师爷打了一个寒颤。

    “我们可以如此如此!”八字胡师爷一番话语,令蒙面大汉大喜。

    众人一阵耳语,随后闪身出了房门。

    蒙面大汉从腰间抽出一把大刀,紧随其后。

    “杀!”一声厉喝,众人冲向了迎面而来的锦衣卫。

    对面的锦衣卫一时间居然懵了。

    本来还准备分开走,一家一户地问,没想到却碰到这种状况!

    这是怎么话说的,找人打听,居然都能遇到刺杀?太可怕了!

    不对,这是弥勒会贼人!

    “兄弟们,冲啊!”锦衣卫激动了,兴奋了,这可是实打实的功劳!手一扬,一支响箭飞上了天。

    贼人们更是红了眼,这是招援兵呢!杀吧!趁援兵未到,赶紧冲出一条血路!

    一时间,两队人马杀作一堆,混战开启。

    混战之中,八字胡师爷向蒙面大汉一使眼色,二人重新回到小院,进入屋中,一拍桌子,咯吱吱,地面出现一个黑洞,原来是个密室!

    二人快步进入,蒙面大汉举手往墙上一按,咯吱吱,地面重新恢复原样,严丝合缝,无一丝异样。

    二人屏声静气,静静等待,只等这股风过去,再出去,那时就天高任鸟飞了!

    啪啪啪,一阵脚步声传来。

    “张大人,看来这里就是贼窝了!”

    “搜!”

    一阵翻箱倒柜之声。

    这是锦衣卫进来了,二人对视一眼,继续听上面说话,看是否有线索,他们是如何知道自己等人在此的?二人充满疑问,只能寄希望于偷听到这个来源了!

    “张大人,看来都跑了!也无任何线索!”

    “嗯!还是找人要紧!走吧!”一阵脚步声远去,却是这位张大人离去了。

    “兄弟,到底这是找谁呢,这般大费周张?”一位锦衣卫低声问道。

    “你不知道?”另一位好似非常惊奇,“不就是石大人的救命恩人到此了,好像正在租房住,石大人不放心,想找到他!这不,就派咱们到处找了!”

    “哦,原来如此,看来咱们得快点找到,否则让其他兄弟找到,就没这份功劳了!”

    “没关系,这不还有弥勒会的功劳嘛!谁能知道,找人居然还能捞到这般功劳,要是见到那位,可得好好谢谢他呢!走了!”

    声音渐行渐远。

    二人面面相觑,差点哭出声来,这是怎么话说的?人家根本就不是找自己等人,自己却送上门,太冤了!

    二人心如刀绞,那么多兄弟,白白牺牲了!

    越想越窝囊,二人一时间,恶向胆边生,那位恩人到底是何人,要是抓着他,一定得点天灯,下油锅,万死都不能解这心头之恨!

    “启禀副千户,一干人等均已被拿下,正在押解回来的路上!”

    “好,好!”石文义一阵欣喜,没想到,寻找明中信居然还有些效果,居然能够找到弥勒会,太意外了!

    看来,这明中信还真是自己的福星,只要和他一沾边,就能够获得好处,简直太神了!

    就算是为了功劳,也得找到他!石文义暗暗下了决心。

    “少爷,恩公已经安顿好!”随从回来禀报中年人道。

    “哦,那就好,继续监视!一有消息,随时来报!”中年人吩咐道。

    “怎么还不去?”见随从并未听命而去,中年人一皱眉头。

    “少爷,恩公好像已经觉察到了!还让管家带口信感谢您!”随从回禀道。

    “哦,我就说他没那么简单?知道也好!”中年人自言自语道。

    “无妨,你们还是跟着他,有消息随时来报!”

    “对了,少爷,锦衣卫刚才抓到了弥勒会余孽!”随从继续禀报。

    “不早说!”中年人横了随从一眼

    随从委屈无比,心道,我也得先挑重要的说吧!锦衣卫办公务,与咱们何干?

    “是谁带队?”中年人继续问道。

    “好像是张采!”

    哦,那就是石文义带队了,他知晓,张采与石文义穿一条裤子。

    “还有何事?”见随从还站在一边,中年人道。

    “没了!”

    “还不下去办正事!”

    “是!”

    中年人转身快步进了内室。

    “父亲,锦衣卫抓了弥勒会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