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文义请客-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文义请客

    其实,明中信一直在借着与石文义插科打诨来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将赵明兴的事情淡化,现在看来,是成功了!

    而石文义却一脸苦逼样,现在他恨得想自己抽自己一大嘴巴子,谁让自己嘴太贱了。

    本来还想在众陵县童生面前,给足明中信面子,请他一顿,为他接风洗尘,稍稍还一下人情,没想到人情没赚着,却又欠了一屁股债务,还得白请一顿。太亏了!

    “好,大家入座吧!”明中信无视他道。

    “请坐!请坐!”众人却热情无比,纷纷为今日请客的东主让座。

    石文义与众人一阵寒喧,紧挨着明中信落座。

    “到底是谁做的?”石文义低声问明中信道。

    此时的李玉早已回来,在旁伺候着。

    他也是一脸好奇,侧耳倾听。

    毕竟,他上来时只剩一个青稠衫男还在站着,左看右看这些童生中没有那么大的武力值,而眼前的赵明兴自动被他屏蔽。

    明中信但笑不语,我说了的话,怕打击到你们。

    众童生一脸诡异地望着他们二人,望望赵明兴,不说话。

    他们也很好奇,赵明兴怎会如此厉害,难道是明中信调教的?

    众人的注意力又被转到了赵明兴这儿。

    赵明兴却一直兴奋着,与李玉民和李天义窃窃私语,毕竟是第一次与人交手,他也没想到自己学的招式居然如此犀利,这种感觉太棒了!

    然而经过这几次,明中信的领袖身份已经隐隐获得了全体童生的认可。

    明中信不说话,大家也无从谈起,不敢随便插话。

    石文义见追问无果,也就不再纠缠,反正以后再问也可以。

    “这位是石文义石兄,他----”明中信为大家介绍道。

    “石某做点小买卖,与明家有一些生意来往!”石文义插话解释道。

    明中信望望石文义,你也知道掩饰一下,看来这锦衣卫的名声还是不好啊!

    但你别在这种时候来找我啊,府城应该有很多人认识你的,要是被提学大人知道我与你来往,还不知如何对我有意见呢,那我的府试、院试不泡汤了?

    石文义以眼神回复道,我就是怕今后你受牵连,所以才借个身份的!

    “这位是石兄的保镖李玉!”明中信直接给李玉安了一个职位,说着冲李婷美眨眨眼。

    这不仅是你的本家,还与你同名同姓!

    李婷美有些哭笑不得,用得着拿我比吗,我叫李婷美,好不啦!

    “这位是黄举!”

    “这位是王琪!”

    二人拱手向石文义问好。

    “这位是李玉李婷美!”当介绍到李婷美的时候,明中信故意左望一下李玉,右望一下李婷美。

    引得众人反应过来。

    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毕竟现场有两位李玉,确实挺奇怪的!

    众人一脸古怪地望着两位李玉,一位娇小体弱,一位五大三粗,看着看着,众人瞬间喷饭,笑了个不亦乐乎。

    一时间笑得李玉有些摸不着头脑,李婷美怒目圆睁,瞪向明中信。

    你小子是故意的吧?李婷美心道。

    哪有,我就是正常介绍而已!明中信心中回道。

    那为何要看我们两个?李婷美怒极。

    这,这,这是作者的恶趣味,你揍他!明中信说了实话。

    废话,我要是敢揍作者,我不就当作者了吗,还用你说!李婷美鄙视明中信道。

    作者大大,请不要受明中信的挑拨离间,我对您可是忠心耿耿的,您想咋样就咋样!李婷美一脸谄笑。

    好,李婷美是个好同志,至于明中信,就惩罚他在本书中只有一个老婆!

    哼,一个就一个,还是回到正文吧,没原则的作者!明中信如是说。

    “这位是------”

    “这位是------”

    ……

    明中信为石文义介绍了在场的所有童生。

    而后,宴席重新开始。

    在石文义的妙语连珠、舌绽莲花之下,未见过世面的童生们被他描绘的场景引发畅想,一时间将他当成了知己好友,一时间觥筹交错,杯到酒干,大家吃喝尽兴。

    明中信望着他们被石文义忽悠,摇头叹息,石文义如此阅历忽悠这些童生确实手到擒来,被套了家底,还得感谢于他,这石文义干锦衣卫真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这场宴席中,石文义真可谓做到了左右逢源,令童生们大生好感,最终,众人兴尽而归。

    石文义一一派人将童生们送回客栈,只余下黄举、王琪、李婷美三人及少数几位有自制力的童生与明中信把酒论诗,说了个不亦乐乎。

    终于,这几位也告辞而去,只余明中信一行与石文义、李玉。

    “明哥儿,你现在住宿于何处?”石文义担心地问道。

    “本来还想找你管理食宿,没想到居然被我找到了住宿的地方,太遗憾了!”明中信笑道。

    “用不用我替你摆平那萧飒?”石文义恶狠狠道。

    “不用!还是我自己来吧!”

    本来还想卖个好,抵消一些恩情,这萧飒可不比兰景泽,所能运用的资源手段,也不是兰景泽能够比的。这府城可是人家的主场,要想给明中信制造点困难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不见刚才就有地痞生事吗?估计就该就是萧飒安排的!

    况且自己今次实际上还承了明中信的情,居然无意间抓到了弥勒会的余孽,虽被首领逃跑了,但却依旧是大功一件!本应感谢这个福星,没想到却有力使不上,

    唉,该如何办呢?暗中帮忙吗?但这帮忙可是要运用一些关系的,会不会得不偿失,而且人家明中信还不一定领情!

    看情形,明中信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也许他真的有反制之策?

    算了,还是静观其变吧!随时观察明中信,等萧飒威胁到他,再行出手吧!

    打定主意的石文义与明中信一同来到了住宿之地,先认认门,可得有些日子要来往呢?

    “公子,那邢三失踪了,连同他的那些帮手!”

    “不会是明中信干的吧?”萧飒抬起头惊讶地望向萧森。

    “应该不是,明中信一行依旧还在酒楼,邢三他们被一个壮汉扔了出来,而此壮汉是邢三等人进去后才进的酒楼,也许是邢三惹了他,才被打出来,而邢三等人出了酒楼后,就不知所踪了。”萧森一脸惊疑地回答。